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苏菲:“中国诗歌的对外翻译严重滞后”

作者:若 非 版面:第B1版 制作:石照昌 时间:2014-03-20

“诗意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诗意”

    若非:苏菲老师,在你的博客上,你呈现的是诗意的一面,生活中你是怎样的人?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苏菲:我在博客上呈现的是诗意的一面,这个我倒没有意识到。对于我来说,诗意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诗意,我中有诗,诗中有我,这一点,是在西外上大学的时候开始体现出来的。当你被一种语言所感动,你就无法抗拒这种感动,我对英语语言的感动就是从这门语言天籁般的声音开始的,如果想感受这种音韵之美,就不仅仅只是用耳朵感受别人说英语、听英语广播、听英语磁带里播音员给你带来的声音之美,或者是看英语电影给你带来的视觉之美,最关键的是,你在用耳朵感受的过程中也在用嘴巴和心灵去感受,你在跟读的过程中自然就会听到自己的声音,当一个人对美的向往达到极致,你就会追求自己音色的完美,那么你就无法自拔。你越是无法自拔,你就越是把白天和黑夜混为一体,就越是把生活当成语言,越是把语言当成生活,就打开了生活和诗歌的界限,使之合二为一。不管过去、现在乃至将来,我想再也无法把它们分开了,这也许是我为什么会走上诗歌翻译道路的根本原因吧!

    若非:诗歌路上,有什么难忘的经历?2012年荣获美国诗歌网授予的“传奇诗人称号”,为什么是传奇诗人?
    苏菲:说起这个,要先说说在新浪博客认识混语版《世界诗人》执行总编——诗人张智先生。在认识他之前,我不管是写诗还是翻译诗歌基本处于自娱自乐型,只是在博客玩玩而已,至于在纸质刊物发表与否根本没有多大概念。认识张智先生也就认识了混语版《世界诗人》杂志,在张智以及这份刊物的鼓励下,我的诗歌创作和诗歌翻译逐渐走上了正轨。如果说我为什么会走上诗歌翻译这条道路,可以说认识张智是我从诗歌创作走上诗歌翻译的转折点,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因为对于我来说,最大的人生意义莫过于有诗歌相伴,走上诗歌之路就意味着步入了最美丽的人生之路。
    “传奇诗人称号”首先要从美国诗歌网说起,他们建立了点数和徽章系统,依次是诗人、优秀诗人、著名诗人、最珍贵诗人、桂冠诗人、传奇诗人。老外认为能获得“传奇诗人”称谓是诗人的荣耀,而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能获得这样的荣誉,我觉得内心受到极大的鼓舞,这将使我在英语诗歌原创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决、更加自信。

 


“中国诗歌的对外翻译严重滞后”

    若非:你的写作是始于原创,十多年后才开始翻译,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诗歌翻译的道路?
    苏菲:这主要是被大自然深深感动着,被语言深深感动着,被诗歌深深感动着。我出生在陕西汉中略阳,属于秦巴山地,大山高耸如云,泉水叮咚,小河蜿蜒流淌,童年就被大自然的美丽感动着,时常会情不自禁写出几行赞美大自然的文字。初一时便萌发了诗歌种子,虽然自己并不怎么知道写出的东西是什么,但总是情不自禁地写出了几句。高中是最诗意的年代,那样的花样年华,几乎天天有诗意,天天写,几乎处于巅峰状态。不过可惜那个年代没有网络,也没人鼓励,写出的东西没人过目,我几乎问遍了所有老师,竟然没有一个人给以指导或是鼓励的,我们知道那是一个分数万岁的年代,学生写诗是不被老师看好的。进入西安外国语大学学习外文之后感受到异国的语言和文化,特别是英语语言,从此便拉开了我人生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序幕。这主要是源于对英语语言深深的感动,感觉英语简直就是上帝的语言,太美了,使人不能自拔,于是一头扎了进去。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在西北政法大学花园背诵新概念英语,这样度过了几个春秋,奠定了我走上诗歌翻译之路坚实的英文基础。我们知道,外语学习到一定程度,在欣赏英语文学作品的同时,你会萌发想要去转化成汉语的强烈冲动,而这种冲动往往是无法抑制的。在读汉语文学作品时也一样会有这样的冲动,当你读到某一首优美的诗歌,你就在赞叹和享受美丽的同时,爆发一种非要翻译不可的冲动。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走上诗歌翻译道路的原因之一,这纯属偶然,纯属对自然、对语言、对诗歌的感动。

    若非:诗歌翻译和原创,你是两手都在抓,且成绩斐然。原创和翻译,你最倾力什么?为什么?
    苏菲: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诗歌原创和诗歌翻译我最倾力的是诗歌原创,他们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诗歌原创就没有诗歌翻译。所以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诗歌翻译者,首先你必须是个诗人,只有你会写诗而写得不至于太差,你才可以翻译诗歌,否则你的语言必定会有大问题,至少很难抓住诗歌的语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诗人都喜欢读诗人翻译家翻译的诗歌作品,而并不看好单纯的外文翻译家们翻译的诗歌了。为了使自己的诗歌翻译作品更加精准,在艺术上更加完美,这几年我在努力找回汉语诗歌原创的感觉,这将有助于我的英语诗歌汉译,也就是说在把英语诗歌转化成汉语诗歌的过程中使其从语言上更完美,当然我也在努力提高英语诗歌原创能力。作为一个主要搞汉译英的诗歌翻译者来说,英语诗歌素养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如果你根本不写英语诗歌,写出的作品不被英语本族语诗人们和读者们认可,你想想看,你翻译出来的英语诗歌他们认可吗,他们喜欢读吗?这就如同我们不喜欢读单纯的外文翻译家们翻译的诗歌一样。

    若非:原创和翻译,从意义上讲,都是艺术创造。如何处理原创和翻译之间的关系?
    苏菲:对,原创和翻译都是艺术创造,既然是艺术创造那就得想方设法达到艺术的完美性。从诗歌的角度来说,艺术的完美性比其它艺术形式要求会更高、更严格,原创诗歌作品不管是本族语还是外文都遵循这个规律。当然诗歌翻译作品除人类普遍对诗歌的审美情趣之外,附加了更加高难的创作过程,比如把一首汉语诗歌翻译成英语诗歌,要意思精准;照顾到译入语的地道和流畅;译出语和译入语在诗歌形式上要完美统一;诗歌的韵律和节奏要统一;实在无法做到形式、韵律、节奏的完美统一时,为了打造更加完美的译入语语言形式,要先考虑到译入语国读者对诗歌艺术美的追求和向往,尽量满足他们的审美标准,那就是先考虑意思精准、译入语的地道和流畅;还要努力使翻译作品达到与原创一样的艺术效果,不能让读者发现翻译的痕迹。尽管有很多翻译家认为翻译就是戴着镣铐跳舞,没有自己原创那么轻松自如,受到原作品很大的束缚,可是我认为没有绝对的自如也没有绝对的束缚,带着镣铐跳舞是在对原作充分尊重基础上的一种再创造和超越,它未必不是人生的另一种境界,你未必就感受不到原作中大自然的美、语言的美、人性的美、诗歌的美,一旦你感受到了,带着镣铐也是完美的!因此对于我来说诗歌翻译就如同自己的原创,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会不由自主的将身心融入到原作者的作品当中去,去感受原作者的悲欢离合,就如同自己写诗一样。

    若非:诗歌翻译,你最注意的是原作品的什么?
    苏菲:我最注意的是原作品和译作气韵的统一。也就是说,不光是形似更重的是神似,也就是诗歌精气神的相似性。当然这是诗歌翻译最完美的状态,是很难达到的境界。

    若非:你觉得当前中国诗歌的对外翻译,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苏菲:中国诗歌的对外翻译严重滞后。虽说近年来诗歌对外翻译有上升的趋势,可是相对中国目前诗歌发展的现状来说,是严重滞后的。由于我国文化建设相比其他国家较薄弱,特别是文学与诗歌对外译介推广方面投入非常有限,比如其他领域,像中医、旅游、科技等方面,由于实用性很强,都有专门的翻译机构去做,但诗歌翻译这一块几乎没有,大多是一些翻译热爱者和民间团体,凭着对诗歌的热爱在努力翻译推广着。

    若非:你现在外语类院校任教,工作和翻译有联系吗?
    苏菲:有联系,我教的是英语,虽说不能每节课和学生一起欣赏英语诗歌,但我总能感受到给学生上课就如同读诗,如同写诗,当你把语言的美展现给学生,你会发现你更加感受到了语言的美、诗歌的美,它或许来自同学们敬献的青春眼眸,或许来自你对语言的沉醉,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你的翻译作品和原创作品更加完美了。


    “翻译工作对我的诗歌原创有着巨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若非:作为混语版《世界诗人》的客座副总编,你如何认定一首好诗?
    苏菲:其实凡是在这份杂志的版权页上署名的编辑,主要任务是翻译诗歌,其次才是去读稿和选稿。每期都有部分诗歌翻译作品按时按量刊登在混语版《世界诗人》杂志上,因此我们的主要任务不是选稿而是翻译。我认为好的诗歌是经得起历史推敲的,作为诗歌,语言应该优美、有内涵、有一定的时代和现实意义,能给读者带来精神上的愉悦和慰藉。

    若非:编辑工作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苏菲:翻译工作对我的诗歌原创有着巨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比如说,英译汉时会学习到原汁原味的英语诗歌,从它的语言、韵律、思想、气韵各个方面都得到学习和借鉴,写作英语诗歌时便会将这些特点融入自己的诗歌中去;汉译英时同样也会学习到地道的汉语诗歌。翻译实践是非常锻炼人的,光有理论没有实践是可不行,这好比是纸上谈兵,眼高手低!
    做编辑翻译工作之后,不但发现所学语言得到很好的应用,而且发现更自信,人生更具挑战性。因为作为一个诗歌翻译你懂得的不光是诗歌语言,最重要的是你要具备至少两门以上语言的诗歌创作能力,只有这样翻译出来的诗歌作品才像是诗歌、才地道、才会让读者认可。这无疑是人生极大的挑战,同时也因这种挑战使人生更具意义!


    “贵州应重视诗歌翻译,加大诗歌翻译投入以及建立专业的诗歌翻译队伍”

    若非:是第一次到贵州吗?之前有什么印象?
    苏菲:是的,我是第一次来贵州,对我而言贵州始终是个很神秘的地方。感觉贵州有很多服饰多样的少数民族,他们载歌载舞,绚丽多姿。最重要是作为诗人,我最羡慕的就是,贵州的山水和它孕育的杰出诗人们,这里人杰地灵,是出诗人的地方,适合写诗,真的!这些都是从诗人们的诗歌作品中感受到的,此次来贵州才知道真是名不虚传呀!

    若非:对贵州诗歌及本次贵州诗歌节有什么整体的印象?
    苏菲:“独山传奇·首届贵州诗歌节”,本土意味浓郁,质朴而神秘,太令人难忘了!那些奇异多姿的少数民族舞蹈与音乐,使我们对贵州的本土文化心生无限敬畏,贵州人民的好客也让我印象深刻。本次诗歌节的圆满成功,与当地的媒体记者和会议组织者们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各位嘉宾和与会诗人们不辞劳苦,从四面八方齐集独山,在雨雪交加中朗诵诗歌,令人感动!
    南鸥先生对诗歌太疯狂太执着了,他忙前忙后,连饭也顾不上吃,同时还要感谢贵报《民族文学周刊》执行主编郭思思先生,在机场苦等了几个小时才接到我,在此衷心感谢!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我们混语版《世界诗人》执行总编——诗人张智先生,他带病从重庆赶到独山参加此次诗歌节,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和高原反应,病情加重了,但是他还是坚持到最后,让人肃然起敬!

    若非:贵州是一个边缘内陆省份,文化的发展相对沿海来说是滞后的。作为一名诗歌翻译家,你对贵州优秀诗歌的推广,有什么建议?你认为《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办得怎样?
    苏菲:贵州省的诗人们很少把自己的优秀诗歌作品介绍出版到国外去,这样就很难让外国读者和诗人们读到自己的诗歌。因此要重视诗歌翻译,加大诗歌翻译投入以及建立专业的诗歌翻译队伍。
    《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是一份很专业、很全面、很前卫的文学刊物,它必定会为中国诗歌的崛起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人物档案
 
苏菲,本名陈丽华,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文学院,英语语言文学硕士,在外语类院校任教至今,现为混语版《世界诗人》季刊客座副总编,英汉双语诗歌写作者和译者,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翻译协会会员。1989年开始汉语诗歌写作,2004年开始英文诗歌写作,2011年开始发表英汉双语诗歌和英汉双语诗歌翻译作品。部分汉语诗歌作品及翻译作品刊载于《新诗》、大型文化季刊《大昆仑》、《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1—2012)卷》等多种刊物和诗歌选本。参与汉英读本《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部分作品的翻译及全书的翻译校对,英语诗歌作品收入美国国会编选的《2012年度诗歌年鉴》,曾获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颁发的2012年度“国际最佳翻译家”奖,荣获国际知名英语诗歌专业网站美国诗歌网授予“传奇诗人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