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救世苗文”的前世今生

作者:蒙昌配 版面:第B3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4-03-13

    在苗族聚居的地区都流传着许多关于苗文失而复得和得而复失的神话传说,尽管这些传说现已无法考证,但是它强烈地表达了苗族人对文字渴求的心声,彰显了苗族人期盼文字的千年梦想。生活在海外的苗族人对文字梦想的神话与救世运动密切关联。正如语言人类学家李穆安(Jacques Lemoine)所说:“苗族人不懂得文字的书写,但是他们非常渴望文字的出现。多年来,他们一直怀揣梦想,希望上天能授予真正属于自身民族的文字。这样的主题在不同的救世运动中一直反复地重演……众多关于救世神话的传说都讲述上帝将文字赐予苗王,差遣他下界临凡,向其它苗族人传授文字。”东南亚苗族文化精英杨雄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为老挝苗语创制了救世苗文。   

    1959年,杨雄录在越南Tham Ha村为老挝的白苗语和青苗语创制了救世苗文,并且开始向当地的苗族人教授文字。得知这一消息,无数的苗族村民慕名而来,向他求教。渐渐地,人们发现杨雄录知识渊博、智慧过人,就尊称他为文字之母(Niam Ntawv)。当地开始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学习救世苗文的运动,追随他的人也越来越多。然而,一生穷困潦倒、从未上过学堂、也未曾懂得读书认字的杨雄录何以创制救世苗文,人们对此迷惑不解。杨雄录向世人宣称救世苗文由神所赐,这样的说法让原本难以追踪溯源的文字变得愈加扑朔迷离。消息传开后不久,越南政府将学习救世苗文的活动视为美国政府的颠覆运动,于是对杨雄录开始实施抓捕,并且对参与学习、传播救世苗文的无辜苗民展开血腥杀戮。在随后的两年里,杨雄录先后逃往老挝政府辖下的Kiaw Boua村、龙城(Long Cheng)的Nam Ngua村。但是他仍继续教授苗文,并且掀起了更为声势浩大的文化复兴运动。渐渐地,苗族军事头领也开始对杨雄录有所猜忌,他们断言这场运动就是俄国政府企图颠覆老挝政府的阴谋。同时,他们认为杨雄录利用宗教信仰蛊惑民心,致使众多追随者对他的超自然力和未卜先知的本领深信不疑。于是有苗族领导人开始对他动杀机。1967年9月15日杨雄录遭老挝皇家政府(Royal Lao Government)的苗族军警逮捕,羁押于Nam Ngua村附近的Pha Khao监狱里。1970年11月8日,杨雄录的弟子王家寇将他营救出狱,并把他转移到位于釜边(Phou Bia)山麓的楠迦村(Nam Chia)。1971年2月中旬,苗族头领派出杀手伪装成前来学习文字的村民,潜入杨雄录的临时住所残忍将其杀害。

    在亡命天涯的路途中,杨雄录一直没有忘记教授救世苗文,并且前后对这套文字做了三次改进,因此,救世苗文总共有四个版本。原版本救世苗文共有91个元音—声调符号,形状怪异,杂乱无章。该版本文字的元音和声调组合为一个单独的整体(见图1)。除了“  ”和“ ”采用下划线当作声调外,其余所有的声调符号均用点来表示,并且标记于每一个元音符号之上的点所处的位置缺乏规律性。声调符号本身不表示任何语言意义,只具有区别不同元音符号的特征。
    图1. 原版救世苗文元音—声调符号(篇幅有限,仅展示部分符号)

 


    原版救世苗文的辅音符号共有60个。有些救世苗文的辅音符号与声调符号构成一个整体,而有的则可以单独出现。此外,辅音符号之上的小符号没有单独的值,本身不具有区别意义的特征。功能与英语“i”字母头山的那一个点别无两样(见图2)。
    图2.原版救世苗文的辅音符号

 

 

    图3.第二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辅音符号

  

 


  
  

    第二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的元音-声调符号总数从原有的91个减少到26个,声调符号的数量也精简到3个。该版本苗文不仅符号的数量有所变化,形状也逐渐体现出规律性。声调的位置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符号均统一置于元音符号的正上方,而不再是杂乱无章地分散在不同的位置(见图4)。但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原版本和第二阶段版本的苗文本质相同,因为该版本的元音和声调符号仍然作为一个单独的整体,两者没有分开。
    这个阶段的辅音符号总数也从原有的60个减少到20个。并且辅音之上小符号的形状和位置也更加具有规律性,均统一置于辅音符号的正上方(见图3)。
    图4. 第二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元音—声调符号

 

 

 

 

 


    第三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的元音符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杨雄录根据发音的声调将元音符号分为两大类(前元音和后元音)。将8个发音的声调也分为两类。分别与两种不同类型的元音符号组合在一起(见图5)。对元音符号类型的选取主要根据声调来做决定。这个阶段的辅音符号同第二阶段版本几乎保持一致。
    图5. 第三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元音—声调符号

 

 

 

 

 

    1971年,在杨雄录遇害的前一个月,他在监狱里对第三阶段版本的救世苗文重新做出变革性的调整。与第三阶段苗文不同的是,他取消了对元音的分类。基本元音符号的总量从26个降到13个。但同时增加了3个声调符号(见图6)。
    图6.第四阶段精简版救世苗文元音—声调符号

 

 

 

 

 

    图7. 救世苗文的音节结构
                     
  
  


  
  

 

    总体而言,救世苗文属于字母文字系统,每个单一的符号可以表示比音节更小的语音单位。在书写顺序中,救世苗文的符号和音节同英语一样从左到右依次排列。不同的是,在所有的音节里,书写的顺序与发音的顺序刚好相反。辅音在发音上先于元音,但是在书写上,元音位于辅音之前。在整个音节结构里,元音符号担任音节的核心,即书写音节的中心,声调作为小符号标记在元音之上,辅音作为附加符号标记在元音之后(见图7)。
    尽管杨雄录已惨遭杀害,但是他为海外的苗族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他的文化复兴运动也没有因此停息。在以王家寇为代表的一群有志青年的艰辛努力下,救世苗文犹如星星之火一般,从老挝的釜边山(Phou Bia Mountain)穿越泰国南丰难民营(Nam Phone Refugee Camp)和百伟奈难民营(The Ban Vinai Refugee Camp),漂洋过海,一直蔓延到美洲中西大平原。如今,从圣保罗到南明尼苏达州三百英里处的部分苗族人都能使用这套文字。此外,从洛杉矶萨克拉曼多北部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大量苗族人也能使用这套苗文进行交流。但救世苗文在美国的普及面远不及老挝、泰国广泛。海外苗族人主要将救世苗文用于书信往来、议事记录、祭祀礼仪等方面。
    救世苗文对海外苗族具有重要的民族象征意义,在文字发展史上也具有深远的影响。海外苗族人在异国他乡颠沛流离、在政治上孤立无援、(在老挝和越南)遭到迫害、在(釜边山)为生存而抗争、(在难民营)遭到遏制、在美国经济处于低迷的时期需要维持日常生活,苗族文化因而处于危机边缘,对于他们而言,救世苗文具有重要的民族象征意义,为苗族人赋予强烈的民族感和自豪感。在文字发展史上,救世苗文也具有重要的影响。这套文字书写系统由元音担任音核,能够精确,完备地书写青苗语和白苗语两套方言的元音、辅音和声调。这一点甚至超过在国际上推行面比较广泛的RPA苗文。此外,在世界上难以找出任何记录的案例能够表明不会读写任何语言的人有能力创制出如此完美的字母文字。


    (作者系贵州民族学与人类学高等研究院海外苗瑶族群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