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应时代而生 顺潮流而长

——写在《贵州民族报》创办35周年之际

作者:余正生 版面:第A17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21-01-01

    前些日子,即2020年11月8日第21个记者节,我切身有感而发吟诵了一首小诗,题曰:《钟爱新闻这一行》,表达一生之初衷与钟情。言之有源,至今我还保存珍藏的小学一篇《理想》作文中这样写道:“我长大了要当新闻记者”。直到如今看起来,这在新中国刚建立的20世纪50年代初期,而家乡又地处僻远深山老林、只讲苗语且文化落后的山村,能在幼稚灵动的习文中萌发抒写自己将来的向往励行,还真感匪夷所思而扪心发笑与惊诧!也许是应验命运的安排及缘分的笃行,一生中无论是职业更迭还是岗位变动,总是与报刊新闻业如影相随、相伴而行。其中,从青年时代初入社会,进《贵州日报》从业记者、编辑工作20年起,自1986年至1999年调任《贵州民族报》总编辑13年,以及后来换岗到党政机关或卸职退休到社会学术团体,总因一路走来的专业途径而沿袭,或兼管或亲执机关、社团刊物之“牛耳”,这不能不令我发自内心感叹“钟爱新闻这一行” !
    真是:流年似水,岁月匆匆。转眼间,在新闻生涯中,当年我和我的同事们倾力而办的《贵州民族报》,已经步入三十五个岁龄。值此之际,允应后继民族新闻业主持者盛情之邀,匆撰这篇小文,以抒胸臆,坦诚情怀,以示庆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掀起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大潮,神州大地,万物复苏,焕发生机。《贵州民族报》就是这样应时代而生、顺潮流而长的:1986年元旦创刊问世,是我国创办较早的民族报纸,为四开小报,试刊一年印发了26期;1987年元旦从第27期起正式出版向全国公开发行,发行量由开初将近一万份迅速猛增到六万多份,在国内逐步瞩目而扩大影响;1988年元旦由四开版变为对开大报,并逐步缩短周期,用稿量俱增,信息量加大,影响面扩展,受到各民族读者青睐。至今,在我的文房书斋,完整地保存着我在《贵州民族报》供职13年间的报纸合订本。每当看到包括创办试刊在内到公开发行的这14本共756期计数千万字的报纸合订本,宛如一部偌大的巨著,激悦情怀,感慨万千:这是我和我曾经的同事们以及千千万万的各族各界作者,肩负使命、不辞艰辛、勤劳耕耘的结果。它是时代的纪录,社会的见证,历史的典籍!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如今,掐指一算,我离开《贵州民族报》社已经20余年了,但斗转星移、世态炎凉并未淡释我对民族新闻业深厚情愫。每当阅读后继者多年来一直给我专送的“本报”时,别有一番非同寻常的滋味;因为我和我的同事曾为这株改革开放之初就率先在祖国神州大地公开问世、茁壮成长的民族新闻鲜花,勤勉耕耘,精心培育,尽力浇灌,付出辛劳。如果说感情是动因,热爱是动力,那么民族政策是动源,民族特色是动能。正是基于这样清新的认识,我们在创办《贵州民族报》过程中,始终把“民族特色”作为第一要素,摆在突出位置,无数次在报纸评论和学术论文中反复宣唤:“民族特色”是本报成长的根基、“民族特色”是本报响亮的口号、“民族特色”是本报辉耀的旗帜、“民族特色”是本报不朽的生命!舍此,将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兴许自生自灭。记得,在1991元旦编纂印制的《贵州民族报创刊五周年纪念》画册中,我在卷首语开宗明义、观点鲜明撰文《民族特色是本报的旗帜》。还有,我和本报同仁撰写的一批民族新闻学术论文,如《论民族新闻报道》《论民族新闻特色》等,在人民日报主办的全国权威学术刊物《新闻战线》发表后,被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学术资料中心集萃汇编。正因为“民族特色”是本报从业人员认知共识的规则和笃信恪守的定律,之所以才有民族报业发展壮大,民族新闻方能喜闻乐见,从而发挥“增强各民族紧密团结、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号角效能和作用。
    如今,欣逢《贵州民族报》三十又有五华诞,作为曾经本报的同仁、老新闻工作者和中国民族新闻研究会原会长,由衷愉悦,倍感欣慰。此中可喜可嘉的是,后继同仁牢记初衷、传承宗旨,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哲理诤言刊印在报头下,倍加凭添本报显著的标识和响亮的口号。正是这样,在“民族特色是本报的旗帜”辉映下,《贵州民族报》高擎其帜,开拓奋进,越办越好,彩绘华章,独树一帜而鲜明立于神州报林之中。
    诚然,当我们欢庆《贵州民族报》创办35周年,“回顾过去,道路艰难,成绩可喜;展望未来,前景广阔,大有可为”时,不妨老话重提,引以共勉:要坚持党的要求和人民需要的正确新闻宣传方针,不要倾附效仿和人云亦云而失读;要坚持区域特点、本报特色,不要千报一律、一个面孔而厌看;要恪守新闻本质特征,不要艺术化文体写作形式替代;要坚守新闻客观真实,不要虚化漠幻新闻、甚至臆造假新闻;要开门见山新闻,不要如堕云雾新闻;要言简意赅新闻,不要王婆裹脚新闻;要文字朴实准确新闻,不要华丽辞藻副词叠加虚浮鼓噪新闻;要继承弘扬好的传统作法,独树自己鲜明特色,标题要立意精准,言简意赅,版面横直交叉,错落有致,图文并茂,美观悦目,喜闻乐见,可读可亲;不要仿效、更应杜绝标题言不及义、版面堆砖式通栏横排的呆板造型或慵懒作法等等。言虽及此,但总体看来,我们的《贵州民族报》多是做得好的,较少存在上述问题,只是由于对“本报”钟爱而温馨提示,戏当赘言,而已也罢。
    常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相信,应时代而生、顺潮流而长、已经35个春秋历练的《贵州民族报》,会走得更稳,会办得更好!这是我又一次发自内心的祝愿。末了,我在这里援引文前提及的《钟爱新闻这一行》诗句,作为本文结尾:
    新闻从业四十年,
    笔走龙蛇鼓与呼,
    文章满纸书生累,
    欣慰舆情助祉祜。
  【作者系《贵州民族报》原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