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既要发挥民族特色优势又要拓展市场版图

作者:本报记者 王 杰 版面:第C3版 制作:龙鲲浩 时间:2021-01-01


2017年10月,本报策划出版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号外



2006年11月《贵州民族报》改版座谈会


   2000年,全国报刊结构调整,报社因政策性调整而停刊。复刊后,如何恢复元气,成了摆在报社领导班子面前的首要问题。2006年6月,刚到任的报社主要负责人提出,要牢牢抓住“民族特色”这个固有的优势,同时,必须探索拓展行业的“市场空间”。通过“民族资源”“市场资源”“两条腿”走路,才能蹄疾步稳。


从停刊到复刊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1999年是20世纪的最后一年,这一年,本报正集中全力谋划新世纪第一期报纸时,却迎来了停刊。
    1999年8月,中央“两办”下发了《关于调整中央国家机关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厅局报刊结构的通知》,对报刊市场进行第二轮政策性调整,新闻出版署根据中央精神下发了《关于落实中央“两办”30号文件调整报刊结构的意见》,《贵州民族报》因政策性调整被撤销刊号停刊。
    当时的《贵州民族报》已经发展成为民族地区重要舆论阵地,鉴于民族工作的重要性和多民族省情实际,贵州省老领导王朝文(贵州省原省长)将他收到的反映请求恢复《贵州民族报》的报告呈报给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并与其他当时出席2000年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等二十余人联名向全国人大、政协提出恢复《贵州民族报》的提案请求。
    后来,新闻出版总署根据贵州多民族省情实际,批准《贵州民族报》复刊。
    经此变故,《贵州民族报》元气大伤。复刊后一段时期一直处于负债经营的窘境。在最困难的时期,报社欠债100多万元,职工“两贴”工资只发放30%,全社仅有的11人中,除报社班子成员,只有3名采编人员,各项工作运转艰难。
    2006年6月,刚到任的报社主要负责人上班第一天,就有“债主”上门讨债,“当时我意识到,不抓经营问题,一切无从谈起。在那段时间里,我主要工作内容之一是如何找钱还债。”
    “一份报纸要发展壮大,除了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也必须获得市场垂青。体制和市场并不矛盾,是统一的辩证的关系,‘体制’和‘市场’都属于‘大市场’,是推动《贵州民族报》又好又快发展两大支撑点。贵州是多民族聚居省份,少数民族人口众多,对民族政策、民族信息、民族文化等内容的需求为《贵州民族报》提供了良好的读者基础。其次,作为民族地区的民族时政类报纸,有来自国家政策和法规等方面的支持,这是办好这份报纸的重要依据和重要资源。”
    进入“十一五”后,报社紧紧依靠主管部门省民宗委的关心支持,大力整合社会资源,大胆开拓创新,按照“政治家办报、差异化发展、专业化制作、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管理、职业化队伍、社会化服务、集团化发展”的总要求全方位谋划,在方法上始终坚持新闻的党性原则和正确政治方向,始终坚持创新发展理念和创新工作机制,《贵州民族报》的发展逐步迈上良性发展轨道。
    2011年,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的《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实施意见》中明确要求:“加大对民族自治地方新闻媒体的扶持力度,进一步办好《贵州民族报》,支持‘民族新闻网’等民族类重点新闻网站建设”,这对做好做大做强做优民族传媒事业提供了坚实的政策基础。
    2013年,省民宗委党组原则同意贵州民族报社呈报的关于组建民族传媒集团(公司)的实施方案。
    2015年,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刘晓凯作出批示,要求加大对《贵州民族报》的扶持力度。领导的重视、关怀、关注、扶持,促进了报社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


增期、扩版、改版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给新闻媒体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谋得一席之地,成为《贵州民族报》应对挑战首要解决的问题。
    “报纸作为重要的新闻媒体形式,其存在的重要价值之一,就是能把最新发生的新闻尽快告诉读者,报纸的信息量、时效性、指导性、服务性成为报纸在市场上求得生存的关键。复刊后没有增期扩版的《贵州民族报》因为出版周期长、版面内容有限、时效性不足等原因,导致报纸在市场竞争逐渐式微。”
    “增期改版扩版,走差异化办报之路成为了关键一招。《贵州民族报》要在报道内容、报道方式上避免与其他报纸‘同质化竞争’,就要办出自己的特色,通过实施‘产品差异化’的个性化服务,塑造自己的市场个性,扩大市场需求,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增期扩版改版是进一步提升报纸市场竞争力的迫切需要,只有通过增期扩版改版,开辟新栏目,增加信息量,突出‘民族特色’和‘贵州的个性特色’,使报纸从机关报的模式向综合性、指导性、专业性、大众性、服务性的报纸转变,才能够在众多的报纸中树立自己的个性形象,从而赢得市场发展空间和市场份额。”
    “2006年下半年,《贵州民族报》酝酿改版。围绕‘《贵州民族报》为谁办?’‘为什么要办《贵州民族报》?’‘如何办《贵州民族报》?’三个问题作了深入思考。把报纸办成关注国情、省情、民情,融国事、家事、天下事于一体的综合类时政报纸。按照‘民族宣传+’‘民族特色+’的方法论,改革‘一厢情愿式’的因稿就编报道方式,进一步增强报纸宣传的‘亲和力’。力求‘为政分忧,为民解难’,‘对上负责,对下服务’,让党和政府满意,让各族群众赞赏,让广告商家首选。”
    “从这个层面上看,增期扩版改版是解决报社长远发展、可持续发展、又快又好发展、科学健康发展、做大做强做优的必须选择。同时也是适应民族工作发展的需要,打造‘民族工作品牌’的需要,推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的需要,是实现‘宣传向传播转变’的需要,是实现‘内容’落地和内容结构优化的需要,是进一步提升报纸宣传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的需要。”报社时任主要负责人介绍办报历程时说到。
    为此,贵州民族报社从2006年下半年进行扩版改版,从2007年至2015年先后扩版增期,从2016年起实现了日报的目标,有效解决了民族时政类报的“时效性”症结和发展瓶颈。

不断适应读者市场分众化


    “与此同时,报社对报纸版面结构进行优化调整,对版面内容进行“精耕细作”,以适应“分众化”趋势。先后创办了各类专题周刊、专刊。按照“民族+”为各行业提供个性化宣传信息服务,凝聚了各业界人士,增强了民族时政报纸的宣传覆盖面与知名度。先后创办的《民族文化周刊》《民族文学周刊》《民族经济周刊》《民族教育周刊》《民族医药周刊》《民族法治周刊》《民族语文周刊》《民族古籍周刊》《民族研究周刊》等,除了横向覆盖各行业,还竖向覆盖各地方,创办的《原生态黔东南新闻周刊》《中国凉都新闻周刊》《黔南新闻周刊》《金州大视野新闻周刊》《黔西南新闻周刊》《毕节新闻周刊》《武陵观察新闻周刊》等,实现了全省市州全覆盖,极大地扩大了报纸的知名度和版图,在取得政治效益、社会效益的同时,实现了经济效益的最大化。”
    改革永远在路上。近年来,媒体融合发展日新月异,全媒体时代的到来,迫使传统纸质媒体的发展模式必须转型。《贵州民族报》紧跟形势发展,始终坚持创新发展理念、创新工作机制、创新工作载体和平台,不断强化办报指导思想和创新丰富的工作手段,不断适应读者市场分众化、经营市场细分化的需要,初步发展成为了集纸质媒体(《贵州民族报》)和移动媒体(民族手机报、微博、微信、抖音)、网络媒体(民族新闻网)、贵州民报传媒有限公司、贵州民族旅行社为一体的融合发展新格局。从“十一五”至今,办报的队伍规模、经营总收入、总资产、职工经济效益分别实现了3至5倍的增长,先后获得中国报业经营管理奖、贵州报业首届改革创新奖、中国报业优秀公益广告作品奖、“贵州新闻奖”一二三等奖等殊荣,“民族新闻网”先后获得2017年度贵州十大最具影响力新闻网站、2017年度最具公信力新媒体奖、2019年度核心新闻价值奖等荣誉,为贵州的改革、发展、稳定以及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作出了贡献。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