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未来一定比现在更好

作者: 版面:第A16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21-01-01


    2020年已经过去,2021年已经到来,《贵州民族报》也迎来她创刊35周年华诞。我是土生土长的贵州人,又是从事社会科学和民族文化研究工作的侗族学者。从《贵州民族报》诞生的那一天起,我就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作为这份报纸的忠实读者和撰稿人,也跟这份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一样,亲身感受和亲眼见证贵州各民族团结进步的光辉历程。
    那是1963年8月26日清晨,我怀揣《中央民族学院录取通知书》,高高兴兴地从我的家乡贵州省黎平县竹坪村启程,翻山越岭,直至天黑才来到黎平县城。第二天因买不到车票,只好在县城等候。第三天下午坐上从锦屏开往榕江的班车,这也是我第一次坐汽车远行。来到榕江县城已是傍晚,我和全车乘客只好在榕江歇宿。第四天从榕江坐汽车翻越雷公山,直至天快黑时才来到州府凯里。第五天又坐汽车到麻江谷硐等候从贵阳开往柳州的火车,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并坐上火车。因车上乘客太多,我没有座位,只好站在两个车厢的连接处,摇摇晃晃地随车前往柳州。第六天在柳州又等了一天,直至傍晚才等到从南宁开往武汉的列车,我奋不顾身地挤了上去,也是没有座位。我心里想:“站在车上行走还是比爬山舒服啊!”第七天,火车才缓慢地开进了武昌车站。我虽然一夜没有睡觉,但还是没有一点困意,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城市:“好大的寨子啊!”正当我目不暇接、思绪万千的时候,从车站的广播里传出一个坏消息:“旅客朋友们,因华北涨大水,从武昌开往北京的列车暂时停运,请大家耐心等候。”我不知道华北为什么会涨大水?也不知道要等候多少天?我只好听天由命。第八天白天在武汉停留一天,并和来自南宁的一位中学老师一起去看长江大桥。雄伟壮观的大桥,波涛滚滚的长江,来来往往的大船,让我这个来自侗乡山寨的准大学生感慨万千!当天晚上终于有了好消息:有一趟专门来接学生去北京上学的专列开进了武昌车站,但要凭学生证或录取通知书才能上车。我高兴极了!当列车在华北平原上奔驰时,我再也见不到家乡的大山,再也听不到美妙的蝉鸣。9月4日深夜,我终于来到了日思夜想的北京城,终于走进了我终生难忘的民族大家庭中央民族学院。回望全程,我从家乡来到北京,足足花了9天9夜。这就是1963年贵州的交通状况。
    那是20世纪70年代,我还在贵州省独山县水城钢铁厂平黄山铁矿工作,我的妻子龙月江独自带着孩子在北京长辛店上班。我们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10天半月才能盼到对方一封来信。这就是当时贵州的通讯状况。
    现在好了,贵州通了高铁,黎平有了机场。我们从北京回老家或从老家去北京,当天就可以到达。我们身居黎平县岩洞村,可以随时通过手机视频与国内外的亲朋好友联系、聊天或“见面”。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发展,侗乡的变化是当年我做梦也想不到的!
    在进步、发展和变化的过程中,我也发现或感受到了新的困惑。如我们正在尽心尽力保护的侗族大歌,由于城镇化、信息化和打工潮的迅速发展,传统的歌队正在消散,年老的歌师正在消亡,后继乏人的状况日益显现。又如,农村青壮年男女大多都到城镇打工或居住去了,在农村留守的老人大多都成了无人照管的“孤老族”,包括我们自己。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当下我们正在和当地政府及有关人士商讨编辑出版侗文、汉文、音像、曲谱“四位一体”的《侗族大歌集成》科学资料本。我们认为,只要这些资料能留存下来,等侗乡人民富裕了,日子好过了,不再为养家糊口奔波劳碌了,他们就会有时间、有精力、有心思来学习和演唱侗族大歌,并能借助侗族大歌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新文化。另外,我们也想协助当地政府在黎平岩洞把“互助式康养中心”建设起来。所谓“互助式康养”,就是充分发扬中华民族老年人勤劳节俭、互助友爱的优良传统,相互关照,抱团取暖,共享余晖,让在家乡留守的老人能够舒心养老,让在外地打工或工作的儿女能够安心工作。
    本人也深知自己的时光、能力、精力和财力都非常有限,但本人坚信: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是百年巨变之年,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的开局之年,未来一定比现在更好,《贵州民族报》也是如此。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邓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