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后进村”变身“观摩示范村”

——贵定县云雾镇燕子岩村脱贫攻坚纪实

作者:文/图 本报记者 王 杰 杜再江 梁朝文 龙海若 版面:第A1版 制作:韦明芳 时间:2020-07-31

燕子岩村党支部书记罗荣富在介绍家风家训墙



编者按

    民族地区是脱贫攻坚的“硬骨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处在民族地区的边远少数民族村寨,更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短板”中的“短板”。相较于其他地区,民族地区的边远少数民族村寨由于各种原因,发展基础更为薄弱,扶贫任务更为艰巨。全面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一个贫困地区都不能落下。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贵州各级民宗部门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积极投身脱贫攻坚,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和第一民生工程贯穿每项工作全过程,通过投入少数民发展资金、实施“两少一寨”行动计划(人口较少民族、人口数量较少民族、民族特色村寨)等助力边远少数民族村寨建设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同时,各级民宗干部积极按照各级党委政府安排部署,尽锐出战,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用忠诚和汗水抒写了民宗干部的政治担当、时代担当。



    “干净、整洁,和谐,民族气息浓郁”是燕子岩村给人的第一印象,也是最为深刻的印象。在燕子岩村,随处可见家风家训、颂党恩的标语和体现民族风情习俗的文化墙彩绘,进村的道路两旁种花植树,崭新的特色民居星罗棋布在青山绿水间,农户庭院整洁清爽,河道水沟干净清澈……

村容变,面貌新

    燕子岩村位于贵定县云雾镇西北面,距镇政府所在地12公里,布依族、苗族占总人口的95%,是一个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村。全村总面积18.43平方公里,辖13个自然村寨20个村民组510户2198人。直到2014年,全村仍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1户429人,贫困发生率高达20.4%,村集体经济基本为负数,被贵定县列为22个深度贫困村之一,是当地有名的“穷山沟”。
    “以前,赶场基本靠人挑马驮,早年倒是修了条毛路,但是效果不好。有人开车来村里走亲戚,都是到附近寨子停车,然后走路过来。那时候都是泥巴路,坑坑洼洼的,基本上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两脚泥,到处是牛屎堆,车子陷进去要找人抬。”燕子岩村党支部书记罗荣富回忆说。
    曾经的燕子岩村不光出行难,生活环境更是脏乱差。生活垃圾随便扔,通组连户的泥巴路上到处是又臭又恶心的家禽家畜的粪便。为此,有人还编了顺口溜:“土木房、泥水路、穷乡僻壤懒人住”。
    “不是我们懒,我们布依族苗族都是勤劳和爱干净的民族,但是基础设施差,我们想干净也没得那个条件啊!”罗荣富告诉记者。
    因为基础设施条件差,村里发展不起来,作为村支书的罗荣富比谁都明白解决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燕子岩村把完善基础设施作为发展的突破口,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着力完善基础设施,特别是2014年贵定县民宗局挂帮燕子岩村以后,一方面通过注入中央、省下拨的少数民族发展资金帮助燕子岩村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选派得力干部驻村加强帮扶。
    “近年来,我们投入少数民族发展资金等各级各类项目资金828万元帮助燕子岩完善基础设施,单硬化通组路、连户路就有17公里;此外,县民宗局几乎是尽锐出战,选派全局三分之二干部共6人驻村帮扶,与云雾镇选派驻村干部、村两委干部组成了18人的驻村工作队。”贵定县民宗局局长、燕子岩村驻村工作队队长刘路告诉记者。
    “投入96万元实施安全饮水改造工程12个,实现自来水进家,全村510户群众生产生活用水有保障;实施农村电网改造项目8个,全村实现了生产生活用电全覆盖、通讯全覆盖、广电网络户户通;投入资金83万余元安装太阳能路灯296盏,实现20个村民组太阳能路灯全覆盖;修建群众活动广场7个,累计开展民族文化活动20余场次,大大丰富群众的闲余生活……”这些帮扶成效罗荣富娓娓道来,在他看来,这些数据不光是发生在身边的真事实事,更是各级党委政府的照顾与关怀。
    基础设施的改善让燕子岩村面貌焕然一新。为了把村寨建设得更美更宜居,燕子岩村以民族文化为底色,从思想美、生态美、村容美、庭院美、生活美、产业美等方面着手,就地取材,变废为宝,利用簸箕、遗弃农具、河沟鹅卵石等装饰美化村容村貌,既古色古香,又实现了农村景观、农户庭院与居住环境的自然融合。之前脏乱差的“后进村”成了活力迸发的“观摩示范村”。
    “以前,很多人都想搬出去,现在反过来了,很多村外的人都想着把房盖进村里来。”罗荣富说。

思想通,人心聚

    基础设施的完善使燕子岩村不断吸引投资者的目光。2013年,一家旅游开发企业准备投资2000多万,流转200亩土地发展农旅一体的产业链。刚开始,村民都答应流转土地,结果到插秧的季节,村民们反悔了,纷纷在自家稻田里耕田插秧。正是因为村民们心不齐,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导致项目流产。
    像这样前功尽弃的情况,前前后后有十来次。“群众有顾虑,思想不统一,全村就像一盘散沙……如果思想不脱贫,就是脱贫了也容易返贫。”罗荣富说。
    为了聚拢“散沙”,排除思想障碍,扭转村民陈旧观念,燕子岩驻村工作队通过院坝会、田坎会等多种方式,把思想扶贫做到户,党恩教育教到人。“白天干活,晚上开会,大喇叭天天广播,为了提升宣传效果,我们把扶贫政策编成山歌在群众中传唱,又利用斗牛比赛、山歌比赛、刺绣大赛、民族节庆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民族文化活动加强宣传。”刘路说。
    为了彻底打消群众的顾虑,在宣传中,干部们不光讲大道理,更注重算细账。“小龙虾保守价30元每斤,每亩30斤,一亩地就有900块钱……”像这样的账,村干部算了无数次。账算得越细,群众的顾虑就越小。
    同时,驻村工作队根据当地民族习俗,巧用亮家风家训、定村规民约等方式激发群众内心深处的荣辱意识和上进意识。“我们针对滥办酒席、不孝敬父母、不参加公共事业建设者、不参与卫生打扫、不按规划乱建房屋、不管教未成年子女者等不正之风推出‘红黑榜’,‘红榜’引导风尚,‘黑榜’约束村民。如果进入‘黑榜’,将给予3个月‘决裂’期,‘决裂’期内不能享受部分惠民政策,满3个月后经村民代表会议测评合格,才能恢复有关权利。 ”罗荣富告诉记者。
    “公益事业勤参加,家乡建设美如画;小康生活感谢党,团结共创文明家;攻坚克难谋发展,勤劳致富俭持家;人人劳动家家富,不等不靠个个夸……抓好党建促发展,首先爱党爱国家”。在燕子岩村,朗朗上口的村规民约不光刻在木板上,更刻在群众心里,内化成为群众的自觉行动。
    此外,村里用鹅卵石垒了一堵家风家训墙,把每家每户好的家风家训刻在上面。该县民宗局还联合云雾镇政府还编写了《云雾山下好家规好家训好家风——燕子岩的故事》一书,该书在去年正式出版,讲述燕子岩村20多户人家的家规、家训、家风故事。
    思想变,气象新。经历了“思想洗礼”的燕子岩村群众积极性空前高涨,从“喊不动”转变为积极主动干。在编制竹篱笆时,党员王章龙主动捐献近1万斤竹子;在建观摩步道中,所有征用田地、土地涉及到的群众户主,全部无偿贡献出来,支援步道建设……
    如今,燕子岩村已经成为黔南州“志智双扶·感恩奋进”思想扶贫学习观摩热点,来自该州各县的学习、调研、观摩团络绎不绝,目前已接待各类观摩团达120余次。
    “心往一处想,劲才能往一处使。思想转变以后,村里引进企业,再也没有反对的声音,流转土地签字后也没有村民反悔了。”罗荣富说。

产业兴,日子旺


    “以前,我家主要种田种地,粮食刚刚够吃,遇到点麻烦事,要拉下脸皮跟亲戚朋友借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正在蔬菜基地整理塑料膜的布依族妇女金安秀告诉记者。今年52岁的金安秀上有老,下有小。赡养老人需要钱,供两个娃娃读书也需要钱。家庭的压力全压在她和丈夫身上。“想过跟丈夫去打工挣钱,但是没文化,去了没得人招呼老人和娃娃,只好在家种田咯。”
    像金安秀这种情况,燕子岩村不在少数。依靠传统的玉米、水稻种植仅能勉强维持温饱,外出打工又不是长久之计。
    “只有自己发展产业才是王道。”刘路说。
    驻村工作队齐心协力,把产业发展作为打开脱贫致富大门的“钥匙”,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很快,各种产业在田间地头、山上山下遍地开花。
    罗荣富告诉记者,目前,全村发展茶叶2600亩、刺梨380亩、桃园300亩、烤烟种植300亩,蔬菜基地300亩,小龙虾养殖75亩,形成了以茶叶、刺梨、小蜜橘和蔬菜畜牧养殖“三长两短”的扶贫主导产业。
    “我以前自己在家,种不了那么多地,很多地撂荒了,现在,我把土地流转给企业搞产业,流转一亩有700元收入,农闲时我到公司打工,一天100多块钱的工资,加上丈夫那边的收入,我们家日子越过越好过了。”金安秀说。
    据了解,单蔬菜基地的土地流转就覆盖全村52户,农户流转收入每年每亩700元,累计流转收入每年21.28万元。同时,引进产业带动老百姓在家门口就业,仅蔬菜基地在2020年春夏季就解决了5000余人次务工。
    “我们采取‘企业+贫困户’‘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利益连接机制,实现企业带村组、基地带农户、强户带弱户的‘三带’模式,实现了贫困户产业全覆盖,户户有分红,户户有务工。此外,鼓励村民在学到技术自己发展产业。”罗荣富说。
    贵定种茶历史悠久,云雾茶闻名遐迩,相传盛唐时期就列为朝廷贡茶,清初时评为全国八大名茶之一。近年来,贵定依托云雾山大力发展茶产业,取得了显著效果。燕子岩村地处云雾山下,占尽天时地利。
    看到茶产业的发展较好势头,布依族妇女祝时英放弃外出务工,到银行贷款20万元发展茶叶种植基地。
   “第一年没挣钱,反而把家里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两个娃娃上学需要钱,没得办法,只好让丈夫出去打工,我自己在家管理茶园、照顾老人孩子。” 回忆起创业之初的各种艰辛,祝时英依旧历历在目。
    不气馁不放弃,祝时英凭借一股韧劲坚持下来,主动到云雾镇规模大的茶园里去学习茶叶种植、茶园管理、采茶制茶技术,虚心向茶叶专业技术人员请教。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几年的努力,她的茶园面积已经超过200亩,并成立了贵定县王思武茶叶种植场,购买了一套先进的茶叶加工设备,每年营业额达200多万,纯收入近30万元。
    先富起来的祝时英没有忘记贫困的父老乡亲。她带领当地群众发展茶产业,教种茶技术也教制茶工艺,并主动吸纳贫困户到茶场就业。共带动村里130余户农民增收,户均年收入1万元。在她的带领和帮助下,村里种植茶叶的农户达到20余户,全村种植茶叶的面积达1500亩。
    典型突出的事迹使祝时英备受关注,她也因此当选了贵州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每年全省“两会”上,祝时英都会结合自己的创业历程为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建言献策。
    44岁的布依汉子祝会旭同样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早年和妻子在外奔波打工,看到发展云雾茶的广阔前景,他也回乡承包了三百多亩荒山发展茶产业。
    “去年,我们投入少数民族发展资金17万元修建并硬化上山道路,道路长600米,宽3米,大大方便了群众上山种茶、采茶和运茶。”刘路告诉记者。
    “种茶比在外面奔波好多了,采茶忙时,我们一天要请两百多个工人,一人一天一百,单一天的工资支出就是2万,我们一年营业额大概两三百万,纯收入大概是二三十万左右。”祝会旭告诉记者。
    “现在,我们村已经脱贫出列,贫困人口已经清零。下一步,我们要巩固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瞄准青山绿水发展旅游业,用三年时间使全村人均纯收入达到8000—10000元,打造一个产业兴旺、人居安乐、社会和美、让人向往的田园乡村。”罗荣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