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地方文献整理与调查视阈中的历史文献学教学

作者:□ 郭国庆 版面:第B2版 制作:罗曼 时间:2020-05-22
    地方文化研究与地方文献整理是当前学术研究的热点,也是地方政府大力推动的工作之一。近年来,《湖湘文库》《巴蜀全书》《山东文献集成》《荆楚文库》《岭南文库》《江苏文库》《浙江文献集成》《陕西古代文献集成》《三晋文库》《燕赵文库》《福建文献汇编》《广西历代文献集成》《贵州文库》《金陵全书》《杭州全书》《广州大典》《苏州文献丛书》《扬州文库》《无锡文库》《遵义丛书》《义乌丛书》《衢州文献集成》等大型地方文献丛书陆续编纂、整理和出版。“地方文献丛书不仅及时抢救、保护了一批地方典籍,还促进了地方文化的传承、差异性文化的发掘、地方历史文化的研究,有利于地方经济文化的发展。”(邹爱芳:《对大型地方文献丛书整理出版热潮的思考》,《大学图书馆学报》2018年第4期。)

    地方文献整理的热潮,为中国历史文献学的人才培养和课程教学开辟了广阔的空间。在中国历史文献学课程教学过程中融入地方文献的内容,培养学生整理与调查地方文献的能力,可以更好地满足地方经济文化建设需求,为学生就业或进一步深造创造良好条件。


    一、充实地方文献的教学内容

    “地方文献是区域文化的载体,是乡土知识、民俗风情风貌的记录与展示,其中融合了诸多区域文化因素,体现了一个地区特有的历史文化发展脉络。通过对地方文献的区域文化价值进行深入挖掘,展现其独特的地方文化魅力,是发展区域文化的要求,也是支持地方政府决策的要求。”(蒲玲:《地方文献的区域文化价值挖掘与开发利用研究》,《河南图书馆学刊》2018年第7期。)从目前所见的较为流行的中国历史文献学教材来看,涉及地方文献的内容较少。如曾贻芬、崔文印先生著《中国历史文献学》(学苑出版社2001年)、孙钦善先生撰《中国古文献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董恩林先生主编《中国传统文献学概论》(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均未涉及地方文献;张舜徽先生撰《中国文献学》(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第七编“前人整理文献的丰硕成果”第二章“纂方志”,简单勾勒了方志的编纂史;杨燕起、高国抗先生主编《中国历史文献学》(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下编第二十章“历史文献学的相关学科与相关文献”第三节“地方文献”,对地方史书、地方志的发展有所概述;杜泽逊先生撰《文献学概要》(中华书局2008年)第十章“地方志与家谱”,对地方志的产生、数量、种类、用途,家谱的起源、发展、内容、价值、存佚略有介绍。整体而言,地方文献在文献学教材中所占篇幅有限,难以满足教学的需要。在中国历史文献学课程教学过程中,充实与地方文献相关的教学内容势在必行。
    首先,因为地方文献数量大,收藏分散,在讲解文献的类型时,可把地方文献单独作为一个类型加以重点介绍。地方性院校因生源结构较为单一,可重点讲解所在区域的地方文献;全国性高校可鼓励学生之间互相交流,达到熟悉各区域文献的目的。其次,不要把地方文献局限于地方志,也要对地方档案、碑刻文献、古旧家谱、民间契约文书、账簿、书信、日记等加以阐述,让学生对地方文献的重要性和学术价值有全面和充分的认识。第三,在进行目录类别教学时,可专门讲解地方文献目录。“地方文献书目具有它独特的作用。其最大特点是能够全面揭示一个地区的文献,对于辅助地方科学研究,搞好地方文献工作具有重大意义,这是其他任何类型的书目无可比拟的。例如查一个地区史料,若查全国总书目,就不如查地方文献书目全面、专深。”(柯评:《试论地方文献书目的类型与功能》,《晋图学刊》1992年第4期。)不仅介绍各地已经编纂出版的图书目录,如《湖南古旧地方文献书目》《江苏地方文献书目》等,还可以按籍贯或民族将学生分为若干个小组,收集或新编地方文献书目,让学生对自己家乡或民族文献的了解更为深入和具体。


    二、加强地方文献的整理教学

     传统的中国历史文献学课程教学,偏重于课堂讲授和理论分析,学生实践能力难以得到很好的锻炼。如杜泽逊先生的《文献学概要》包括文献的载体、形成与流布、收藏与散佚、版本、校勘、目录、辑佚与辨伪,以及类书与丛书、地方志与家谱、总集与别集、出土文献概述、敦煌文献概述等内容,没有专门的章节谈论文献整理,这就需要在教学过程中,主动加强地方文献整理教学,提升学生整理与运用地方文献的实际能力。
    首先,开展文献点校实践训练。吕叔湘先生把标点视为古籍整理的第一关,指出:“不要小看标点,以为轻而易举,一定要谨慎从事。”(《古籍整理的第一关》,《中国出版》1983年第4期。)文献标点是基本功,是正确理解文献的前提,是历史文献学教学不可或缺的实践内容。在教学过程中,可以让学生自主选择与自己家乡相关的、尚未整理的文献,进行初步的点校,然后课堂交流,总结得失。地方性院校在教学过程中可指导学生集中选择一部地方古籍,学生分组分工合作,从版本调查与对勘、繁体字识读与录入、编写校勘凡例、撰写校勘记等具体工作做起,完成整部古籍的点校整理。其次,在教学过程中可指导学生编纂地方文献资料类编,比如地方教育资料类编、地方人物资料类编、地方民俗资料类编等,教学成果积累下来,就成为地方经济建设和文化研究的参考资料。第三,可引导学生编纂地方文献资料索引,如地方志人物传记资料索引、地方志诗文篇目索引等,不仅可以提高学生利用地方文献的综合能力,也有利于推动地方文化的深入研究。


    三、开展地方文献的田野调查

   散逸在民间的契约文书、古旧家谱存在粘连、霉蚀风险,散落在乡野的碑刻文献面临风化、酸化危机,亟需进行收集和保护;对古旧家谱的解读,离不开对家族人物的访谈、家族祠堂与墓地的调查;对契约文书的释读,需要了解持有者的生平、家世和生活的自然与人文环境,“这些民间文书一旦脱离其原有环境和传承脉络,特别是在整理与研究过程中有意无意将它们与特定的地方网络及实际功能剥离开来,往往就难以真正了解和理解其所反映的社会历史实态。”(张应强:《民间文献与田野调查:“清水江文书”整理研究的问题与方法论》,《安徽史学》2015年第6期。)此类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田野调查。同时,通过田野调查收集的第一手文献资料,也不乏补佚、纠谬的学术价值。因此,在中国历史文献学教学过程中增设地方文献田野调查实践环节,是提升学生专业能力与专业素养的必然要求以及回应社会需求的必然结果。
    首先,在教学过程中至少安排一次集中田野调查。以班级为单位,5-7位学生组成一个小组,在学校周边选择一个区域,每个小组负责一个村或社区,开展地毯式田野普查和访谈,有田野调查经验的老师或研究生参与指导。其次,发动学生暑假或寒假在家乡周边独立开展调查,了解家族或家乡的历史及相关文献,提交一份文献调查报告作为课程作业。第三,组织学生汇报交流,调查成果要及时整理汇编,可指导学生进行深入研究,写成专题论文或作为毕业论文选题,为将来从事学术研究打下扎实的基础。“历史文献与田野调查的结合,为本人论文写作带来很大帮助,弥补了本人论文写作第一手资料的不足,使本人对写作对象有了更直观、深刻的理解与感悟,这些对史学论文写作来说都是非常必要的。”(廖玉玲:《历史学与人类学融合的途径——历史文献与田野调查的结合》,《传承》2008年第2期。)
    总之,中国历史文献学教学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适应当前地方文化与地方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发展趋势,使学生对地方文献的内容与价值有全面深入地了解和认识,在地方文献编目、点校、类编、索引、调查、使用、阐释、研究等方面得到系统训练,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文化建设。
    (本文系国家民委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地方文献整理视阈中的中国历史文献学教学改革探索”成果) 
    (作者系贵州民族大学民族学与历史学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