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爬坡节:台江方召古老的苗家“情人节”

作者:张少华 版面:第B4版 制作:吴春琴 时间:2020-05-22

 

吹响芦笙

 

老友相逢

 

 

情歌对唱

 

 

情人喂饭

 

 

梳装

 

 

长桌饭

    久远的习俗,古老的苗家“情人节”,造就了男女聚会的节日,延续了男女情感的交流。台江方召地区的爬坡节,就是一个男女情感交流的苗族传统节日。
    爬坡节,苗语称“Jit Bob”,或“Ait Gad Ngex”,即“爬坡”或“聚茅棚饭”。每年农历春末夏初的农历四月,到处鸟语花香,杜鹃花开满山满岭红艳艳,人们播下的秧苗已发出了三匹嫩叶,春天的季节即将过去,夏季的农忙季节即将到来,苗族青年男女们无限怀念刚刚过去的春季,他们便相约到当地一座最高的坡顶上去聚会游玩。这个节日,其实也是老屯施洞地区的“三月十五姊妹节”的延续和演绎。
    苗族青年男女们事先相约在某一天,到某村寨的一个最高的坡顶聚会。在聚会的这一天凌晨,与男方相邀约聚会的某个苗寨姑娘,她们便守更起夜,蒸煮糯米饭、煮腊肉、鸡、鸭、鱼及其它菜肴,待天刚亮,她们就抬着煮熟的糯米饭、腊肉、鸡、鸭、鱼以及泡糟米酒,成群结队地向约定的坡顶走去。在约定聚会的某坡顶上,男青年们已早先如约带着芦笙到相约的坡顶上,在那里吹奏着动听的芦笙曲,以及吹木叶、打啊嗬、唱情歌,等待着邀约的姑娘们到来。
    当姑娘们抬着糯米饭、腊肉、鸡、鸭、鱼以及“方召啤酒”——泡糟酒等食品赶到坡顶后,男青年们便高兴地一齐来迎接她们,与姑娘们一同将抬到坡顶的饭菜摆开,大家一起来进餐,相互劝酒,并边喝酒边唱歌。待到大家都已尽兴、酒饱饭足后,男青年们又吹响了芦笙,于是男青年和女青年们便和着芦笙围着圈圈跳起了芦笙舞,他们边跳舞,边说笑边唱歌。那些在山坡附近犁田、干农活的老人们,也为青年人们的笙声和木叶声、歌声所感动,甚至有的老人停下手中的活路,痴痴地翘首相望,心里回味着年轻的往事:“哟,我们也曾经有那么年轻、快乐的一天啊!”
    在坡顶上聚会的青年男女们舞蹈跳累了,就各自寻找自己的意中人或情人躲在一些绿树下歇凉,畅谈倾吐双方相互的仰慕之情,或相互以歌声诉说自己的衷肠。到傍晚时分大家均玩得累了的时候,又重新聚在一起来吃饭喝酒,直到太阳沉入西山,青年男女们才慢慢走下坡顶,男青年们跟随姑娘们到女姑娘的寨子去,继续由姑娘们凑集菜肴、酒饭去供给男孩们吃。当夜,男孩们又继续与姑娘们进行游方唱歌,到半夜或天亮后,男女们才依依惜别。按照当地的风俗,通过此次坡会后,男青年们还择日带钱去答谢和补偿姑娘们在坡会中支出的酒菜、饭的费用,同时大家又再次聚会喝酒、谈情说爱。此后,有意的男女双方就慢慢的建立了恋爱关系。情投意合的,即交换信物订婚。
    这种别具一格的爬坡节,再现了古老时代母系社会生活方式。因为当时婚姻的缔结居于主动地位的是妇女,而不是男子,这一习俗,就是母系氏族社会婚姻缔结的残留痕迹。
    开头提到的“聚茅棚饭”,意为男青年们在山上搭建茅棚等待,姑娘们包酒饭上山给男青年们吃,大家一起在坡上聚会之意。方召坡会的意义,就是通过举办坡会,为青年男女们提供了相互认识、建立感情的平台,促使许多男女青年结成了双对。事实上,方召地区的爬坡节,是男女青年在野外相聚会的古老情人节。在久远的往年,此节日仅限一些青年男女相聚,后来就逐渐发展成为地方性的男女老少集会的节日。到爬坡聚会节日的这一天,坡上汇集着数千人,坡上一圈圈、一丛丛的男女青年游方唱歌、吹芦笙,以此为媒介寻友觅伴追求知音,洋溢着节日欢乐的气氛。一些上了年纪的男女,也在寻找他们的“老情人”喝酒,对唱情歌或酒歌。这种由原来仅为男女青年聚会的“坡会”变为全民性的“坡会”后,准备鱼肉和糯米饭的东道主再不是女郎们所为了,而是由地区的男人们相约筹集资金来统一办理。虽然这样,有的妇女仍然沿袭古老的习俗,自己自带“方召啤酒”——泡糟酒,用竹篮盛装了糯米饭,届时在坡上与“情人”相逢时,就用手抓糯米饭给情人吃,同时也还送给亲友吃,用自带的“方召啤酒”——泡糟酒去敬情人和亲友喝。在大家都到坡顶后,芦笙手们吹响了芦笋,大家就围着芦笙跳舞。有些不跳芦笙的,就聚在一起对唱情歌。到中午时分,负责做后勤的人员就用塑料布铺起长桌摆上了鸡、鸭、鱼、肉等菜肴,大家就坐在长桌两面一起喝酒、吃饭。席间,老的对老的、年轻的对年轻的相互换酒,对唱情歌和酒歌。大家吃饱喝足后,有的继续踩芦笙,有的继续对唱情歌,直到太阳偏西,大家才依依惜别。
    这个节日的来历,源于《娥娇歌》中的传说,传说当时由于方圆几百里内的苗族不能开亲,饥渴已久的苗族男女青年无法找到自己宣泄情感之处。一年,有七十个穿着盛装、长裙齐脚跟的方南(清水江畔)姑娘,有七十个插着七十双锦鸡羽毛的“黎”小伙子,有七十个插着七十双鸭羽绒的“方”小伙子,有七十个插着七十双野鸡羽毛的“柳”小伙子,聚集到“九将坡”(即“九鼓社聚会坡”,台江、剑河、榕江、雷山交界处的牛角坡)去踩鼓。在这些众多青年男女中,有一个男的叫金丹,女的叫娥姣,他(她)们之间已相互有了爱意,因而在芦笙场上,大家都顺着逆时针踩芦笙,独有金丹一人反着逆时针踩跳,并不时挑逗着逆时针舞蹈过来的娥姣姑娘。
    太阳偏西了,聚会踩芦笙的人群均觉得饥饿了,便纷纷走出场外,走进森林中相互找意中人谈情说爱。有个捡粪的老头故拢通,在捡粪经过此地时,见到同族兄弟姐妹们在谈情说爱,于是故拢通就对他们说:“你们都是同族兄妹,不能谈情说爱,更不能开亲!”此时,娥娇与金丹就站了出来,哐哄故拢通说她们俩的感情太好了,无法舍割了,愿意出一千两银子请他去说服族人,并买一头白水牯牛来宰杀“购榔”(定榔规)修赔族人,将本族分为一主一客,好让大家族内开亲。故拢通被娥娇与金丹的真心感动了,并说服了族人,让他们宰杀了一头白水牯牛议下“族内可以通婚”的榔规。此后,人们为了纪念娥娇与金丹促成了族人通婚的功德,便组织在每年的春暖花开时节来聚集做坡会。
    在远古时,由于在严格的同族不能通婚的旧俗束缚,使许多同族苗族青年饱尝了不能开亲的痛苦。据传说一千多年前的方召大寨因有一名叫“故伦”的老人破除了同族不能开亲的束缚后,在地方寨老宣布同族可以开亲之时,方召大寨那里当天就有80对青年男女成就了婚姻,使她们彻底结束了同族不能开亲的痛苦历史。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