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让岁月成歌,把一生唱完

对话贵州籍著名词作家苏拉

作者:本报记者 刘学文 版面:第A4版 制作:吕玉昆 时间:2020-05-22

    苏拉,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语文教师,曾获深圳市“十佳”青年教师荣誉,著名词作家。

    生长于贵州凯里,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随缘而遇,随遇而安;相信梦想,珍惜美好;感谢生命,感恩生活。喜欢阅读、旅行、写作,创作流行歌词三百余首,曾获中国流行音乐二十年特殊成就奖,岭南新歌榜、上海东方风云榜最佳作词奖,代表作有《晚秋》《晚霞中的红蜻蜓》《其实我已不在意》《伤心雨》《我在春天等你》《可遇》等。


核心阅读:    改革开放40多来来,在中国歌坛,不同时期,都会留下一些经久不衰、让人传唱的经典歌曲。《晚秋》《晚霞中的红蜻蜓》应该算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代表作之一。而这两首歌曲的词作者苏拉,就是从黔东南大山里走出去的贵州人。今天,让我们走近苏拉,共同分享她的创作故事和艺术人生。


 不期而遇中
走上歌词创作道路

    记者:在贵州老乡中许多人都知道,你走上歌词创作这条路,与另一个贵州老乡分不开,甚至还带有一些传奇色彩,是吗?
    苏拉:那是1991年的秋天,一个令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时时怀想的季节。
    那个秋天里的一天,我穿过人头涌动的广州火车站,到对面的邮电大楼前的电话亭里给我的贵州同学打电话,挂线后,转身只见一个打扮得很夏天、很精神、戴眼镜的陌生人候在一旁。见我打完电话,他立刻说:“小姐,能不能借你的磁卡给我用一下,我的手机没电了,朋友等我复机。”他一脸诚恳而亲切的笑容,更令我不能拒绝的是他一口流利的贵阳话——很显然,他刚才已听出我的口音,冲着老乡的情面来的,我毫不犹豫地把磁卡借给了他。
    他很快打完电话,我们站在电话亭旁礼貌地寒喧了几句。他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着:太平洋影音公司音乐监制朱德荣。我对这个名字跟眼前这个人一样陌生。他问我喜不喜欢流行音乐,我回答很少接触。他说难怪你不认识我,这样吧,以后电话联系,反正大家是老乡,一回生二回熟,有什么事也可以互相照应。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记者:一次老乡在异地他乡的萍水相逢又各奔东西,后来又怎么会跟朱德荣有交集?
    苏拉:我从未想过这一次萍水相逢会对我以后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回到宿舍,我随手把张名片塞进抽屉。那时候,我从上海华东师大毕业,独自跑到广州,成为广雅中学最年轻的语文老师。
    过了一段时间,在贵州电视台工作的同学让我想办法帮他联系一些节目源。我想来想去,也就那个只有一面之交的朱德荣跟这事儿挂上点勾。一天晚上,我鼓起勇气给朱德荣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对我这个老乡还有点印象,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帮忙,我们约好第二天下午见面。
    那天下午我们的谈话很快超出了节目源的范围。聊着聊着,他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你不是学中文的吗?那你肯定写过诗歌,写过诗就可以尝试写写歌词。我们现在的流行歌坛就是写词的太少了,怎么样,试试吧?”
    我被他很快的语速和热切的语气弄得一时不知所措。我几乎是诚惶诚恐地对朱德荣说:“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我根本不懂歌词,而且我极少写诗,只写过一些散文。”他竟让我立刻回学校把我所有的作品拿出来给他看,我为他的热情所驱使,便将那些已积压在箱底的文稿翻出来让他过目。之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时隔二十多年,言犹在耳。他说“苏拉,你一定要写歌词,你要相信我今天说的话,不出一年,你一定能成为出色的词人,会有许多人知道你的名字。”

    记者:在朱德荣老师的鼓励下,你开始了去尝试一种新的开始?
    苏拉:一直以来,我都缺乏相信自己的能力,也很少去计划将来。当时,朱德荣的一句话并没有使我踌躇满志、热血沸腾,但是,他的信任让我感动——第一次有人对我下了如此美好的预言似的断言,这使我产生了一种不容辜负的责任感。于是,我战战兢兢地走上了写词这条路,一时间,我那小小屋子被各种有关流行音乐的杂志、磁带所充满;一下课我就闭门听歌,体会文字如何才能与音乐达到完美的交融。


《晚秋》家喻户晓,一程山水一程歌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与朱德荣的合作?
    苏拉:经过一段日子的耳濡目染,1992年初,我和朱德荣开始了合作。非常幸运的是,那一年,我们的作品在广东新歌榜频频上榜,其中的一曲《深夜有你》获得了年度的十大金曲奖。颁奖的那天晚上,我坐在陌生的人群、陌生的氛围中,看见、听见出自自己笔下的文字、发自自己内心的情感被歌唱着,那种奇妙的感觉用最美好的语言也难形容。那一刻,我的生活揭开了新的一页。

    记者:在你的创作道路上,朱德荣老师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苏拉:我是如此感谢那一次偶然相逢。它让我如此切身地感受到命运在冥冥中所显示的力量,也成全了我向来随缘的心态:该来的总归会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我感谢命运的眷顾,同时也感谢自己不曾抱怨过生活。?
    从那以后,我和朱德荣成了默契的拍档和最好的朋友,我一直亲切地称他为“朱哥”。我们合作了《美人如云剑如虹》《我在路上》《雅鲁藏布情歌》《行歌坐月》等获奖歌曲歌曲,一起用流行音乐宣传我们的家乡贵州。
    他不断介绍岭南优秀的音乐人给我认识,热情地向大家推荐我稚嫩的习作;他送给我许多很棒的唱片一一为我讲解、如数家珍,叮嘱我从中学习写词的要领;他一边用他独特的沙哑的嗓子哼唱喜欢的歌,一边不住地感叹音乐的神奇美妙。他对音乐的爱与投入深深感染了我,为我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门,他对音乐的热情、永远积极向上的生活姿态至今感染着我。后来当他以创作一曲《九月九的酒》红遍全国时,我非常为他欣喜,我觉得那是他应该得到的,是他长期以来对音乐倾注热情所获得的回报。
    我常常想起林清玄的一句话——“生命中的许多事,你错过一小时,很可能就错过一生了。”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重要的机缘,我一分一秒也不曾错过。

    记者:最后一次见到朱德荣老师是什么时候?
    苏拉:2014年12月,引领我开始歌词创作、我视如兄长的音乐人朱德荣因病辞世,我心痛不已。那一天,我去见他最后一面,在不断循环的他创作的音乐中,回想起我们初识的那年秋天,泪流满面。看着躺在鲜花丛中的朱哥,觉得他只是累极了睡去,十几分钟后又会精神饱满地出发,就像无数次他在路上一样。
    这时,《我在路上》的旋律响起,回想起朱哥当初约我写这首词时,告诉我令他感动的几个歌手执着追求梦想的故事,忽然觉得其实这首歌就是为朱哥而写——
    走过万水千山 还有一程山水在等待
    看过风雨彩虹 还有一滴泪水再忍耐
    我已停不下来 狂野之中才能大声呼喊
    我还在路上 风借我翅膀
    我要用最孤独的力量 握住信仰
    ……
    是的,我们都在路上,一程山水一程歌,有缘相遇,生死不散。朱哥虽然离开,他的音乐却仍在世间流传,他对音乐和生活的热爱也让我能更乐观的面对岁月的寒冬,有着继续前行的勇气。

    记者:朱德荣老师为你的创作打开了一扇窗,后来你创作的《晚秋》唱遍大江南北,家喻户晓,成为你的代表作之一,能给读者讲讲创作《晚秋》幕后的故事吗?
    苏拉:自从认识朱德荣老师,走上歌词创作这条路,接下来的日子,越来越多的音符和词句占据了我的时空,我沉淀多时的情感仿佛找到了喧泄的出口,一发而不可收拾。
    1993年,毛宁唱红了国语版《晚秋》,那是我第一次和许建强合作的作品。当时,以写粤语歌著名的许建强正转向国语歌创作,准备寻找合作者。他说他挺喜欢我填词听《深夜有你》,想试试跟我合作。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把他的成名曲《晚秋》交给我填,令我莫名感动。
    在写《晚秋》之前,借着淡淡的酒兴,他向我讲述他的一次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虽然爱已成往事,但伤痛犹在,愁肠百结,无以开解。我在感慨世间悲欢离合之余,只能用:“在这个陪着枫叶飘零的晚秋/才知道你不是我一生的所有”“心中藏着多少爱和愁/想要再次握住你的手/温暖你走后冷冷的深秋/相逢也只是在梦中”这样的词句来表达痛失所爱的苦涩和无奈。
    也许,很多情感都会因时过境迁而由浓变淡,而最怕的就是淡得似乎销声匿迹又无所不在,总在人不经意时悄悄袭来,轻轻触动,勾起一阵毫无防备的揪心疼痛,刹那间的,却又是永远无法消除的。从此,我学会了倾听,用心倾听旁人的故事,收集身边的点滴情感,体会心与心的交流,借以丰富自己的人生和歌词的内涵。

    记者:后来,你与许建强又有哪些合作?你的又一代表作《晚霞中的红蜻蜓》也是与他合作的吗?
    苏拉:许建强以他流畅、感性而优美的旋律给了我不少灵感,使我的词句更加贴近音乐,也再次给了我信心的支持。继《晚秋》之后,我们又创作了《星星是我看你的眼睛》《晚霞中的红蜻蜓》《伤心雨》《其实我已不在意》《把酒当歌》等作品,都是我自己喜爱的。我与演唱我的作品的杨钰莹、麦子杰、王子鸣、吴涤清等歌手成了很好的朋友。与此同时,我又与李海鹰、毕晓世、张全复、李汉颖、捞仔、王刚等著名音乐人合作,进一步开拓了自己的创作空间。当我越来越多的在大街小巷听见自己的歌,在广州生活了三年时间的我,才第一次感到自己真正走进了这个城市,真正融入了这个城市。

    记者:你是哪一年到的深圳,深圳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苏拉:1994年,我依依不舍地告别广州,调到深圳,歌声如影相随。深圳最吸引我的就是蔚蓝的大海、澄澈的天空和年轻的气息。虽然有诸多诱惑,我仍然选择了中学教师的职业,幸运得到龚国祥校长的肯定,成为深圳外国语学校的老师。白天和那些单纯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晚上看书、听音乐、写歌。当我走在深圳阳光明媚的街头,感觉清新的风轻轻牵动我的裙角,而迎面走来的男孩女孩们都是那么的神采飞扬,我总有忍不住的快乐:生活是如此简单而美好。我很快融进了新的环境,爱上新的生活。
    在深圳,我写了更多的歌,更多的知名歌手演绎我的作品,也获得了更多的荣誉。但一直以来,我一直处于很随意的创作状态,而我的许多歌词都因此而带上太多的个人色彩,使我常常在听歌时感到不尽人意的遗憾。当我意识到这点以后,我让自己沉淀了一段时间。


“岁月渐渐氤氲成一首悠长的歌,可容我慢慢将一生唱完”


    记者:1998年以后,流行音乐北移,不少广东音乐人北上谋求新的发展,你没有随波逐流,依然在深圳安于教学,偶尔写写歌词,许多人都很好奇,如果你选择北上,也许会在创作上有更大的作为。而你选择留在了深圳,你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苏拉:近十年的教师生涯,让我渐渐深入地体会到,能够介入孩子的成长,伴随他们由懵懂无知到学有所成,其中的艰辛和欣慰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跟孩子们谈到梦想,突然有孩子问:“苏老师,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我想了想,说:“老师的梦想,就是看到你们每个人都实现自己的梦想啊!”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也许是每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的梦想,这个梦想比起其它梦想都更平凡却又更远大,更需要付出和奉献。我心怀着这样的梦想,渐渐成为了我想要成为的老师,像我在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些老师一样,被许多学生喜欢着、尊敬着。
    1998年,我被评为深圳市十佳青年教师。也是在1998年,我在一次活动中认识了当时《深圳青年》主编、著名作家邓康延,而在此之前,我对他的文字景仰已久。康延兄不遗余力地鼓励我开始散文创作,于是距我大三时第一次在《青年散文家》发表处女作十年之后,我在《深圳青年》发表了五千多字的散文《岁月成歌》。这篇文章被《青年文摘》等多家刊物转载,激发了我的散文创作热情,连续在《深圳青年》《女报》等刊物上发表多篇散文,并于1999年出版散文集《三心二意》,圆了我大学时代的一个写作梦。

    记者:你的创作对你的学生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苏拉:我常常在课堂上跟学生分享我的阅读和写作感受,希望能够影响他们体会到语言文字的魅力。我让他们随心所欲地写随笔,在随笔中留下我的分享文字;我引导他们朗诵、欣赏诗歌,并鼓励他们写下属于自己的诗意的文字,集结成诗集,为他们的少年时代留下最珍贵的纪念。我多年的努力只是为了让孩子们懂得,学习语文这门功课,绝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它最大的价值在于充沛情感、丰富思想、愉悦生命。
    教书和写歌,已然成为我生命中不能分割的存在,让我抵达更远的地方。
 
    记者:在深圳生活这么多年,你用手中的笔为深圳写过哪些歌曲?
    苏拉:2010年秋,我应邀为深圳读书月创作了歌词《遇见一本温暖的书》,获特等奖,并入选深圳读书月最具影响力的诗文朗诵会篇目。
    2015年,我与好友杨义合作,为深圳这座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写了一首歌——《祝福深圳》,被评为2015深圳音乐工程十佳金曲。虽然在二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获得各种荣誉、奖项无数,但我还是为这次获奖有点小小的激动。因为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为了我深爱的城市。

    记者:你在深圳生活二十多年了,深圳已成为你生活时间最长的一个驿站,深圳在你心中,他乡是否变成了你的故乡?
    苏拉:20多年了,我的家在这里,我的亲人在这里,我的学校在这里,我的学生在这里,我的朋友和同事在这里。我们为了梦想而来,迷惘着奋斗着,欢笑着哭泣着,寻找着失去着,终于把异乡变成了故乡。我发自内心地歌唱、祝福这座美丽、富有活力的城市。

    记者:你为什么不做专业的词人,为什么还要做老师,没想过换个职业吗?一辈子做老师会不会太乏味了?
    苏拉:我的答案既简单又不简单:为了两个可以自由散漫的带薪假期;为了学校地处繁华商业中心,上课之余可以放肆逛街享受美食;为了躲避所谓职场的箭弩拔张、虚情假意;为了同事之间的简单亲密,可以发展浓厚的友谊;为了保持内心的干净任性,可以常常向孩子借一点傻傻的勇气;为了那方讲台虽累人之极,却又有一种能让人忘忧40分钟的魔力;为了台下几十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目光里有信任也有怀疑;为了节日里那些精致的卡片,稚嫩温暖的文字,以及越来越多的从世界各个角落寄来的明信片;为了居然有孩子一直记得我的生日,十多年来总是第一个给我祝福,从未错过;为了孩子们离开后的来信,那些平等的朋友之间的对话与交流;为了有一天惊喜地听到学生写的诗、唱作的歌;为了某一天读到这样让自己汹涌的文字:“十年后的今天,我希望自己依然是初中那个对写字抱有热爱,对生活抱有期盼的,一直在成长的孩子。希望自己走到今天,依然是个能让你感到欣慰的孩子。”为了在像昨天那样的聚会中,我们能如此愉快的聊天,欢笑感慨,一同追忆青葱往事;为了……
    种种答案,无关高尚,亦无关春蚕,无关蜡烛。曾经有过不少抱怨,更不敢轻言无悔。但谁又能说,这不是真爱?

    记者:对于自己走过的路,对于自己的未来,你有什么样的人生感悟与期许?
    苏拉: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不曾大富大贵,也不曾穷困潦倒;不曾大起大落,也不曾沉寂平淡;在平凡现实的生活中还拥有一片任情感驰骋的天空,这使我能够温和宽容地看待世情,一点小小的快乐就能让我感到满足。我学会了珍惜我所拥有的,也学会了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抱怨生活,而要以一颗沉着的心耐心等待,也许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遇见一个人或者错过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或者失去一个人,你的命运从此就改变了。
    生活在继续。教书的日子在继续,写歌的日子在继续,我仍不清楚每一种日子能持续多久,也仍然不想去担心未来。于是,在这样的淡然中,岁月渐渐氤氲成一首悠长的歌,可容我慢慢将一生唱完。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