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缠绵的秋雨

作者:龙玉兰 版面:第B3版 制作:龙鲲浩 时间:2019-11-08
    天阴沉沉地飘洒着秋雨,檐上鸟窝里的小鸟没有出门,安静地蹲在窝里看着湿漉漉、冷清清的街道。这样的天气关上窗,拉上窗帘,像小鸟一样窝在家里,是件惬意的事。
   看书,睡觉,站在窗前俯看绵绵细雨中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窗台上已经结了很大花骨朵的茶花和结满果实的岩豆。这几天的节假日就是这样度过的,休闲中带着几分慵懒,每天过得很快。
    我对雨有着独特的依恋,有着浓厚的亲切感。特别是孩子小的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养花的基地里,五六十平方的小屋,基地却很大,七八百平方米。宽敞的基地是孩子的乐园,陪蜂蝶起舞,学蛙虫鸣叫,看蚂蚁搬家,和小鸟嬉闹,用泥巴捏车子······玩得不亦乐乎。每当天空下雨时,孩子先让雨滴吻遍衣衫,然后跑进小屋,搬来一张凳子放在门前,拉着我和他一起坐着看飘落的雨丝,直到雨停为此。如果雨大了,我们关上门窗,睡在床上,听着雨声欢快地打在瓦檐和窗户上,躺在无边无际的雨林里,孩子给我编着童话,他是主角,在雨中和姑娘跳舞。或者划着船去救受灾的蚂蚁。
    孩子已长成大人了,在外地求学,有一天电话里说:“妈妈,无论我是在家乡还是在遥远的地方,雨总跟随着我,同样是欢快地打在房屋上。什么都变了,只有这雨声,有雨的世界没有变······”孩子说的都是养花基地里雨中小屋的故事。
    假日之前,爱人给我借了两本书,说假期结束是一定要还的,言下之意就是告诉我这几天内必须要把这两本书看完。对于看书,我是有喜好的,特别是下雨天捂在被子里看书,追逐那书中情节的变化,体会着前世今生因果轮回的诠释,还有年轻人炽烈的情感,可以不记时日。
    我最喜爱看的还是三毛的书,她是台湾女作家,1943年出生,她的一生足迹遍布全球,19岁离家,1981年才在台湾定居。她善良朴实,她的字里行间就像与人在交谈那么真实。三毛在年少读书时因数学成绩差,有一次数学老师把她叫上讲台,然后在她脸上用红笔画了个大大的“0”。自从被数学老师欺辱之后,就产生了严重的自闭症,在家休学多年,连门都不敢出,总是藏在自己的屋子里,直到后来学画才慢慢与外界接触。读到这里时,我伤心地哭了很久。三毛在一篇文中说:“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它是铜的。”我对自己暗下决心:“要做闪光的金子,做一名爱护学生心灵的好老师。”
    三毛爱她的父母和姊妹,有着写家信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首先写信告诉家人当地的风土人情、居住环境以及自己的状况。收到家信也是三毛最快乐的事,有一次因收到家信太高兴而奖赏邮差10块钱,邮差双眼惊诧地望着她。
    我五年级时,也给伯父写过信。那是一次作文要求,给XX的一封信。伯父在矿上工作,条件好些,对我们家照顾有加,我从小对伯父有着依恋和感激之情,信自然写得很深动感人,老师拿到讲台念。我们那是一个小乡镇,中学和小学连在一起,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全摇晃起来。我的那封信又被中学老师拿到讲台念。一封信的经历,推动我对文字产生了浓厚兴趣。
    爱人催我快看他借的书。《世上最缠绵的语言》是其中一本,全是爱情故事,第一篇是《今生你嫁的人,就是前世葬你的人》。我问爱人是不是他前世葬的我?爱人说他记得很清楚,前世就是他葬的我,用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石头垒成坟墓,还在离墓地几米远处种下一棵玉兰树,所以我今生才叫玉兰花,这些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爱人说得很认真,神情似像沉思和回忆,仿佛在说着前世今生的故事。
    不管怎样,我是信了······
    电话响了,是云叫我一起散步,一看时间下午七点。外面有些凉,云叫我穿上一件外套。云是我的同事,也是一个好大姐。云问我放假这几天去哪儿玩了没有?我说就在家里睡觉,站在没有鸟儿飞过的窗前呼吸清凉的空气。云两只眼睛望着我,就像瞪着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怪物。
    秋天的十九点,夜幕几乎降临,散步的人很少,几十米远的地方可以看见一两个人影。有一片树叶随风跳跃,一直跑在我俩前面。
    云说:“一叶知秋。”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秋天竟无声无息到我们身边一段时间了,过了秋就是冬。假日也将结束,爱人借的书我终归还是没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