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家国情深 党恩难忘

作者:牛贵军 版面:第B3版 制作:龙鲲浩 时间:2019-11-08

    心牵挂的地方叫家乡,梦扎根的地方是祖国。
    “谁不属于自己的祖国,谁就不属于人类”,爱国从来不需要理由,乡愁与生俱来,日久情更浓。中华民族,自古家国一体,保家就是卫国,爱国就是爱家乡;共和国儿女,感恩永远一致,爱国即爱党、爱社会主义。
    “没有党,就没有我,就没有家!”这句话,父亲念叨了一辈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10年,我最深爱的父亲走了,享年84周岁。
    1926年,父亲出生在河南卢氏一个极其贫穷边远山村,他幼年丧母,少年失父,很小便成为孤儿。父亲在那个悲惨的世界里度过了他极其悲惨的幼年和童年。后来,革命的共产党救了父亲,父亲参加了共产党的革命。
    1949年,父亲随四野大军南下,一直征战到广西。父亲作战英勇,四立战功。1956年,父亲从部队转业到贵州大方。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父亲与他的战友和同志们一起,在大方这片土地上,艰苦创业、无私奉献,两袖清风、一心为民,几十年如一日。
    父亲离开河南老家近60年,因为战争、工作,加上经济条件不允许,仅回过3次老家,但他每天无不都在思念着家乡。尤其是到了晚年,父亲思乡之情愈加浓烈。
    2008年,我们全家再次踏上了回乡之路。我们的家在大山之上,父亲硬是在我们的搀扶下艰难地登上大山。当我们快走到山顶要到家的时候,激动万分的父亲竟然把我们推开,老人家总是想走在最前面、最前面……
    终于到家了!然而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这哪是“家”啊?一个已完全垮塌了的小窑洞。
    那一幕,我终生难忘!父亲引领全家不远千里回归故里,来到家门口却进不了家,只能默默地站在野外,足足十多分钟,父亲没有说一句话,唯有泪在流。
    回过神来的父亲,迫不及待地带着我们找到了他魂牵梦萦几十年的亲爹亲娘的坟墓(其实就两方矮矮的小土堆)。
    终于,一个阔别家乡近60年的游子,一个82岁的老人,用尽他全身所有的力气和情感,深深地跪在辞世时比他现在年龄小得太多的父母坟前。
    当父亲拼命地将头贴到地上,双手紧紧抓住坟土,恨不得钻到坟里面去的时候,我被震撼了!我竟然情不自禁地诵读起了余光中的《乡愁》。当我读到“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时,父亲顿时老泪纵横,嚎啕大哭!
    那一刻,我真正地读懂了我的父亲。
    从小成为孤儿的父亲,一辈子一刻也没忘记生育他的亲爹亲娘。而极度不幸的父亲又是极其有幸的,因为他有了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母亲,她就是党就是祖国!于父亲而言,感恩父母就是报效祖国,拼死战场是为保卫母亲,听妈妈的话就是听党的话。
    1956年,中国吹响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号角,大批革命军人将转业投入到地方建设中。当战友们得知要转业到更边远更艰苦的贵州工作时,尤其是来自北方的战士,心里都是极不情愿的。然为此做思想工作的部队首长只说了两句话:“是共产党员的请举手(许多人举起了手,包括我的父亲)”;“共产党员必须带头服从党的分配”。就这样,父亲与他的战友们一起,二话没说,毅然决然来到了贵州,艰苦奋斗一生,直至生命结束并长眠于此。
    父亲转业后担任过供销社主任、食品公司和土产公司经理等职务,还成了有名的“兽医”。在那个买肉需要“肉票”的年代,“生猪”收购是供销食品单位的重大任务之一。而农民家里养的一头猪就算是全家最大的财产了,一旦猪生病死掉,不但农民个人损失巨大,也会影响国家的收购任务。为此,父亲自学兽医,成为给猪治病的专家,全天候义务给养猪户服务。记得小时候我们常常会在深更半夜被敲门声惊醒,“牛主任,我家的猪病了!请你去看一下。”无论是谁、家住多远,父亲从未拒绝过一次。每当父亲回来时,往往已是天亮。
    在那个温饱成问题的年代,供销食品部门若用今天的话来说,可是“肥缺”单位。父亲一直在这样的部门当领导直至离休,而我们家却一直生活得十分困难。记得我上小学时还经常打赤脚,全家一年难得吃上几顿肉……
    是啊,过去的一切,今天想起来都难以想象,生活在今天的孩子们更是难以相信。
    与老百姓同甘共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搞半点特殊,不享受半点特权,以身作则,廉洁自律,对父亲来说既是党性也是本性。
    至今我还清晰记得父亲曾怒不可遏地多次将上门行贿的商人轰出家门。每逢单位调工资,父亲总是一次次将轮到自己上调工资的“指标”主动让出来,给更困难的职工。
    父亲曾说,他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得到参加抗美援朝的机会;他一生最大的自豪是在他所工作过的单位,在他当领导期间,没有一个干部职工因违法乱纪而受到处理。
    受父亲的影响,我在上大学期间入了党。当时家里每月给我寄100元的生活费,而当得知我把400多元的奖学金全部捐给“希望工程”,父亲特写信表扬我。当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一度走入低潮之时,没有多大文化更没有高深理论的父亲,用他最淳朴的情感、最朴实的语言和最坚定的信念坚定了我的信念。为此,我在大学期间第一次登上演讲台,用这样的演讲题目表达了我的深信——《莫道云吞日,终是太阳红》!
    1995年,我大学毕业,有幸迎来全国第一次公开招考公务员,我考取了省高级人民法院。后来又被组织选调到省委政法委工作。此时本应为我高兴的父亲,却极其严肃认真地对我说,政法部门是国家的“刀把子”,执法者一定得守法、过得硬!面对当时严重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父亲时刻告诫我们:“不正,一定不长”“千万不要只看到强盗吃香,一定要看到强盗挨打的时候”。
    2012年,我调到省纪委工作。这一年党的十八大召开。我想父亲所说的“强盗”,既是过去打家劫舍的土匪,也是后来一个个被打掉的“老虎”“苍蝇”。
    这一年我看了电影《一九四二》。看着银幕上成千上万被活活饿死的河南同胞,我想起了父亲,更深刻领会到了父亲念叨一辈子的那句话:“没有党,就没有我,就没有家!”透过泪水,我看到身旁素不相识的一个个观众竟然与我一样,泪流满面!
    是啊!那时,那样的惨剧仅仅只发生在河南?在东北,山河沦陷,千万同胞流浪他乡;在华北,人民生命财产被“烧光、杀光、抢光”;在南京,30万同胞惨遭屠杀……
    历史绝不能忘记!落后就要挨打,没国哪来的家?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每当央视播放张富清老英雄的宣传片,我总是会热泪盈眶。同时我也会想起我的父亲,想起他们那一辈人。他们与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深信不疑地跟着党,把他乡当故乡,视人民为父母,用他们的汗水、泪水,甚至是鲜血和生命,为共和国打下最坚实的强国之基。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所有的苦难凝结成今天的辉煌。而今的中国,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航母、大飞机有了中国造,中国高铁、5G引领世界,“一带一路”中国引领;中国已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指日可待。中国的发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距离梦想竟如此之近!
    是啊!我多想告诉父亲,今日之贵州正阔步前进。“天无三日晴”的贵州,被打造成了“避暑天堂”,“地无三里平”的贵州变成了“山地公园省”。“大数据”引领贵州新发展。贵州率先在西部地区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贵州桥架到了云端。各市州都建起了飞机场,大方高铁马上开通,现在回河南老家,半天就能到达……
    贵州得到党中央习总书记最亲切的关怀!贵州人民时刻“牢记嘱托、感恩奋进”,决胜脱贫攻坚指日可待,同步小康就在眼前。
    岁月流转,情怀永恒。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一曲最美的音律,在我灵魂深处悠然响起:“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