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加大民歌文化的研究力度

——第八届南明桂花节布依族民歌文化研讨会侧记

作者:本报记者 吴茹烈 梁朝文 版面:第B1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9-11-08

参加研讨会人员合影

 

会议现场

 

会议现场

 

编者按

    11月2日,由贵州省布依学会、贵阳市布依学会、贵阳市南明区民宗局、南明区布依学会联合举办的布依族民歌文化研讨会在多彩贵州城举行。
    研讨会由贵州民族报社社长、总编辑农文成,贵州省布依学会副会长、贵阳市布依学会会长周国茂分别主持。
    来自全省各市、州、县以及省直各科研院校50余名布依族文化工作者、专家学者,对布依族民歌的文化生态、传承保护、创新发展等相关问题进行现场交流和探讨。
    民歌,是一个与文人诗歌相对应的概念。民,指民众、老百姓。歌,即思维活动的口语表达。与文人诗歌的书面创作、书面传播和传承方式不同,民歌是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创作和传播、传承的。文化,指人类创造的物质、精神以及文化财富的总和。民歌文化,指以民歌创作、演唱、传播、传承为核心形成的综合文化事象。与会代表从布依民歌研究本体、布依民歌创作传播与传承、布依民歌生态、布依族民歌的抢救与保护等方面进行研讨。

 

穿越历史时空的文化艺术

 

    贵州省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罗剑认为,文化生态就是人类文化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因此,布依族口传民歌的文化生态,就是指民歌赖以生存的自然地理环境及社会历史环境。布依族民歌始终根植在深厚的民族文化土壤里,产生于布依族人民大众赖以生存的自然与社会环境中。在布依族口传民歌文化中最主要的习俗活动就是对歌,布依族“对歌”这一历史悠久的民俗活动,它的形成、发展、演变和传承,都与布依族所处的自然生态环境、生产生话方式、文化心理和审美意识相联系。对歌始终贯穿于布依族的民间信仰习俗、生产习俗、饮食习俗、服饰习俗、居住习俗、家庭习俗、生育习俗、交往习俗、婚姻习俗、丧葬习俗、节庆习俗等里面。体现了布依族民歌生活的丰富性和通融性,再现了布依族的人居环境和生活方式,是穿越历史时空的文化艺术。同时,也是研究布依族文化历史的最原始资料。因此,继续挖掘,研究布依民歌,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专门研究贵阳地区布依族汉语情歌的班正全认为,布依族汉语情歌很讲究格律,即便是即兴创作也要求押韵。歌词中或直白大胆、或委婉曲折的方式表达爱意,都使用了一些修辞手法,如比喻、夸张、借代、比拟、双关等修辞,使歌词所表达的爱恨情仇更加生动形象。可以说,学好布依族民歌,能激发人们的诗兴趣,对诗文创作,无疑是有很大帮助的。
    来自“中华布依第一县”册享县的贺明勇对布依族民歌的理解是,布依族是天然的歌者,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也是一个擅长用歌声传承、记录自已历史文化和表情达意的民族。可以说“人人是歌手,寨寨有歌声”,整个布依族地区都是一个诗与歌的海洋。从远古时期的摩经吟诵,到当代流传的山歌民谣,都无不证明布依族人是生活在中国大西南这片土地上的“天然歌者”。而布依山歌,就是在山野中传唱的布依族民歌,是最能鲜活、最能生动反映布依族民族的生产生话场景和民风民俗,真实准确地表达布依族人民丰富多彩的思想感情,是布依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说,研究布依族民歌、传承布依族民族,弘扬布依族民歌,对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陶冶高尚情操是非常有益的。
    安顺市布依学会会长马启忠认为,布依族民歌是传载布依历史的无形史书,它记载了人类从蒙昧时期走到文明时期的历史进程,其史料价值丰厚。如《造万物》《劈地撑天》等,反映的是布依族先民战天斗地,生息繁衍的人类发展史。《二十四季节歌》反映的是古人种植的情况。从中,让我们了解古人认识自然,顺应自然才得以生存的自然法则。这些歌,告诉人们必须尊重自然,保护环境才能安居乐业的道理。这与当下提倡的保护生态,坚持绿色发展理念相同。从这个角度来说,布依族民歌又具有科学的教育意义。


各民族和睦相处共同进步的历史见证

 

    中华民族历来都是小聚居,大杂居的格局。这种居住格局决定了各民族间并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的。历史上,各民族间相互交往,文化上相互学习,共同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布依族在和汉族的交往中,不但学到了汉文化,还根据汉族文献诗歌的格调、格律,用汉语编创和演唱,反映布依族人居环境,生活习俗,精神诉求、喜怒哀乐的山歌。《好花红》就是这种山歌形式的代表。
    《好花红》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发源于黔南惠水县好花红一带布依族民间的歌,曾经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展演,深得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广大群众的喜爱。在与会代表罗廷龙看来,布依族汉语民歌句式规范,内容丰富,情真意切,寓意深长,雅俗共赏,极具艺术性和感染力,与文人创作的七言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者的相同之处在于,布依族汉语民歌和诗一样都是人民群众在生活中心情所至、兴之所生、由感而发;不同的是,一般意义上的诗是经过文人加工过的,或是直接创作而成的。而布依族的汉语民歌则是人民大众在生话、劳作中自由流露出来的,更质朴、更自由、更接地气。比如,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写的是对寻芳不遇的惋惜和怅惘。而布依族的汉语山歌,也能表达出相似的意境。如:记得去年四月八/哥到妹乡到妹家/去年妹是妈的崽/今年妹是崽的妈……这些表现手法,既幽默,又寓教于乐。
    贵州广播电视台记者周玉亭认为,布依族民歌的赋、比、兴和隐语、拟人、夸张等手法的综合运用使民歌更具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作为水稻民族的布依族人具有宽广的胸怀和委婉、含蓄、柔美、礼貌的个性特征,成就了布依民歌的婉转、合蓄和柔美的艺术感染力。比如《好花红》:好花红/好花红/好花生在刺梨蓬/好花生在刺梨树/哪朵向阳哪朵红……一开头便用朴直的语言,对刺梨花生长的环境进行了平铺直叙,这种铺陈直叙的方法就是赋。当然,赋这种铺陈与排比的修辞手法往往一起使用,以达到抑扬顿挫的表达效果。所以说,布依族民歌,是有其独特的艺术效果的,值得好好学习、进一步研究和弘扬。
    水钢工会原主席伍忠纲认为,布依族传统文化,尤其是古歌、摩经等,不但记录了古代布依族的历史,也记录了当时的社会历史和人们的思想诉求,是研究布依族历史和古代布依族居住环境的第一手资料。伍忠纲说,我们研究历史,其最终目的是认识历史,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教育人们要尊重历史,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才能在各项建设事业中少走弯路,实现各民族的繁荣。

 

与时俱进传承布依族民歌

 

    周国茂认为,随着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和现代西方文明的传播,布依族情歌的文化生态的平衡正面临严重冲击。一些交通比较发达、接近都市的地区,青年男女之间的交往和恋爱方式己不再是传统的“囊哨”“囊冒”和对歌了。因而表达爱情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情歌己逐步失去适宜生长的土壤。固有的价值观念已开始发生动摇,而新的健康婚姻观念尚未确立,致使这些地区的青年中出现了文化断裂现象。作为爱情中精神内容载体的情歌如果没有新的载体迅速替代,那么爱情关系中动物性的因素将显露出来,人将重新变得粗俗。因此,加强传统文化传承保护发展力度、帮助青年一代从传统文化中吸收养料,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恋爱观和道德观,使布依族青年男女之间自由交往的传统习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扬光大是我们今天需要做的事情。
    民族民间文化的传承受社会、经济、环境等方面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也是众所周知的。如何传承民族民间文化?来自荔波县布依学会的覃建能,对布依族民歌的传承有着独特的思考。他认为布依民歌的传承,要发挥互联网平台和实体教育培训的作用,让各方面的人才、技艺、把布依族山歌编辑成精美的视频、音频、图片、动漫、文字等,通过互联网传播出去;同时在布依族聚居地区,要鼓励支持各类传习机构、学校教育机构,培育人才和骨干,以激励鼓励奖励机制关注民间艺人。
    对于布依古歌的传承问题,望谟县民宗局原副局长王玉贵认为,布依族古歌传承最主要有三种基本模式,一是家庭式的个体传承,民间传承人以歌师和妇女传承为主;二是社会式的群体传承,以歌节、歌会、歌堂、歌赛、歌队等民间活动传承为主;三是现代式的媒体传承,主要是通过电视、民歌艺术节、民族歌王大赛、互联网及文化旅游来体现。不管是专门演唱会古歌的民间歌手还是在家务农的布依族妇女,从传统的歌节活动到现代式的“歌王大赛”、文化旅游,都要肩负起传承布依古歌的历史责任。
    随着社会发展步伐的加快,各民族之间交往交融的频繁,布依族传统文化的传承环境越来越严峻。对此,六盘水市布依学会会长孙乾卫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由于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现代信息传播技术的不断提高,现代媒体的传播手段日益现代化。民歌“口头传唱”的传统传承方式逐渐被广播、电视、网络等现代媒介所取代,布依族民歌语言逐渐被“融合型”“混合型”所取代。孙乾卫说,由于社会发展变化而影响布依民歌传承形态问题,值得大家高度重视。
    专家、学者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布依族民歌,作为布依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传承看到了一些希望。但也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如民歌传承出现断崖现象,许多优秀的民歌已经失传和即将失传;传承与发展没有形成成熟的保障机制等等。怎样结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传承,发掘和发展好布依族民歌文化,怎样将布依民歌传统与时尚结合,非遗与时代相适应,让社会大众接受和喜爱,让布依族民歌这棵大树根更深、叶更茂,花更艳,果更甜,这是布依族民歌研究者们努力探索的方向。
    黔西南州文联原主席韦安礼对布依族民歌有着独到的见解和深厚的感情,他说,布依民歌尤其是情歌,反映的是布依青年男女追求的纯真爱情追求,是一部部滴血的情歌,是民间寓教于乐的教科书。当今社会,民歌依然很有教育意义。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居住环境的变化,时下民歌的传承已经出现了断层。因此,应该通过网络、多媒体等资源,挖掘民歌的精神价值,创造出符合当下审美、娱乐需求的影像制品。这样,既传承、发展了民歌,也丰富了人们的精神食粮。
    会上,与会专家、学者还对近年来布依族民歌在搜集整理及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表示赞赏。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公开出版或收入各种相关文集的有几十本(部)。如农文成搜集的《布依族情歌》;吴秋林等主编的《盘县羊场布依族盘歌》;樊敏、梁朝文译注的《布依族婚嫁经》;黄荣昌、黄镇邦翻译整理的《布依族民歌荟萃一一十二部古歌》;鄂启科译注的《布依族民歌荟萃一一大调民歌》;吴定川、鄂启科译注的《布依族民歌荟萃一一小调情歌》;梁朝文搜集整理译注的《布依族传统恋情歌选》;黄德林的《文化生态视野下的布依族古歌研究》;罗剑、鄂启科等的《布依族口传民歌文化述论》等。这些文集的出版,为布依族的历史文化研究、古籍抢救和传承保护都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