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冷洞:最珍贵的“精神”贡献

作者:陈亚琼 王尚封 版面:第A1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9-08-13
    把石旮旯变成米粮川,把恶劣生存环境变成美丽乡村,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兴义市则戎乡冷洞村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不怕困难,艰苦奋斗,攻坚克难,永不退缩”的精神。
——题记 

 

    盛夏时节的冷洞村,放眼望去,山间梯田层层、水池星罗棋布、石头上爬满金银花、铁皮石斛,农产品加工设备欢快运转,崭新的楼房错落有致,自来水、水泥路直通农家……山青水秀秧田香,景色很美。但是,更美的是肩挑背驮“搬”来这座美丽乡村的故事。
    顺着冷洞村从过去走到现在的路径,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碗饭、一口井、一条路、一个钱袋子、一群人,构成了他们从绝境走向新生,从贫困走向小康的核心要件和鲜活图景。

 

一碗饭

 

    “土如珍珠水如油,满坡石头无粮收;有女不嫁本地郎,小伙外出去上门”,上世纪70年代,在冷洞村流传着这首让人心酸的民谣。
    全村没有一片好地,有的一亩地分成千余小块,有的地块就是一个牛脚窝。犁地就像在掌中挑刺,因为牛在地里不能打转,只得使用一种特制的“人拉犁”,锄头也是一种特制的“鸡嘴锄”。山多、石多、坡多、林少、土少、地少,石漠化极为严重,自然环境恶劣,生存条件差。据1976年年的统计,冷洞耕地亩均产粮193公斤,人均口粮不到100公斤,每年靠吃国家返销粮、救济粮、救济款过日子,温与饱这两个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成了他们的最高奢望。每一年都有村民背井离乡,下册亨、跑望谟、过广西、上云南。有人说,要改变冷洞贫困的面貌,除非等到“石头开花马生角”。
    “出路在哪里?”冷洞人苦苦思索。
    山西大寨改天换地事迹和河北遵化沙石峪农田建设给了冷洞人启示。一个“立足本乡本土,炸石造田,从根本上解决吃粮问题”的想法在干部和群众的脑海里萌生。
    冷洞人同大自然的抗争从解决“一碗饭”开始。
    “猛攻千年石,细抠万年土”,一场向贫困宣战、向石山要粮的战斗打响了。
    全村老少齐上阵,高龄的老人积极要求参加,看牛娃也拿柴疙瘩“嗨佐嗨佐”喊着开山号子,巾帼不让须眉,炸石造地现场一派繁忙……
    一个个坚硬的石头、一条条长长石桩被炸开砸碎,铺平夯实,砌成地基,整出平地,钻到几丈深的石峰里、石旮旯,一锄锄、一撮撮地把泥土从石缝中掏出来,在碎石上回填泥土。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冷洞的炸石造地在一亩一亩的延伸。1976年当年,该村共炸石造地150亩,新增80亩。一亩的收成比过去三皮石山坡的还多。
    然而冷洞并不满足于吃饱包谷饭,他们还想吃上大米饭。炸石凿地后,他们又捣鼓“地变田”种水稻的事。1999年,已经接任村干部的朱昌国成为全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年,他家修建了全村第一个水窖,容积220立方米,第二年春耕,他家在实施的地变田种上水稻,品种是汕优63。割谷子那天,村民纷纷赶来,帮的帮忙,看的看热闹,这一季他家1.1亩水田整整收了20麻袋,1600斤谷子,晒干都有1500斤。
    石旮旯能种出水稻的消息不胫而走,轰动了全村,甚至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