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构建以增加就业为核心的供给侧结构体系

作者:欧阳美平 版面:第A3版 制作:龙鲲浩 时间:2019-07-11

    近年来,国家重点推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得中国经济的走势将长期处于L型状态,有可能给我国结构性就业问题带来直接和深远的影响。2019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就业优先政策要全面发力,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就业总量不能减”。这就要求我们从理论思想上要把握中国结构性就业矛盾生成的演变逻辑,探索出供给侧改革的实质,从而找到构建以增加就业为核心的供给侧改革路径。

 

基于产业发展视角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质

 

    当前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工作,其中,真正和结构性就业直接相关的,也就是“去产能”和“去库存”这两个基础性工作。而实证“去产能”指的主要是诸如钢铁、煤炭等对国民经济影响较大行业,这也是由于和去库存有比较大的交集。因为像钢铁、水泥等资料也影响房地产行业产值。而“去库存”在当前面也仍然主要集中地房地产行业。因此,所谓的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归根到底就是要对过去国家楼市的过度自由化带来的泡沫而导致的经济虚火上升而不得不进行的自我救赎过程。
    实证认为,我国面临着“三去一降一补”所带来的经济转型,这势必要造成传统行业所在岗人员的大量失业,特别是处于现在的改革转型升级,新的应对政策无法一蹴而就、岗位供给侧出现的高数量与低质量并存、就业与需求侧的水涨船高等等已成为一对难分难解的冤家场景下,就业难的问题已被舆论场简单化地解读为“培养不对路”的结构性矛盾,其实,这一结构性矛盾,不仅有某些专业设置的阶段性过剩原因,更多是由于社会供需双方质量对标“对不上眼”,新兴的技术型产业缺人产生的,这就是我们说的结构性就业和空位的并存,从而形成了人力资源的绝对过剩和相对短缺的现实矛盾。

 

用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来证实分析我国结构性就业因素

 

    一方面,按全球市场规律分析,对理性经济人的“理性”质疑之后,完全理性、无限理性、客观理性得到实践的否定,相反,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不断壮大,出现资本逐利的完全自利性,决定了市场终究有失灵的时候;另一方面,政府的执政能力不断加强,一些为着维护社会正常的经济秩序,在市场失灵之时,责任政府须对市场进行必要的有效干预,比如,理智的政府应采用有针对性的、有效的、科学的必要行政干预,通常主要是包括经济的手段在内对资本的投资方向进行规范约束和政策指导。
    从我国现有的情况看,就是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解决好“去库存”方面的问题,具体须做好三点:一是要注意房地产泡沫的恶性膨胀自身对我国的就业影响;二是要解决房地产高库存可能对就业不可预见性影响;三是当出现房地产泡沫之后要主动地刺穿资产泡沫。同时,预防供给侧改革其它相关产业对结构性就业的影响,防止去产能和去库存的政策失误可能造成的低端劳动力的严重过剩;做好补短板的驱动,将带来中高端技术人才的空缺等现象的发生。

 

在供给侧改革中构建以增加就业为核心的公共政策体系

 

    理清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质及其对结构性就业问题的演变逻辑,我们就可以有针对性的从宏观上采取必要的干预措施,以减少甚至消除这种调整中对结构性就业困难的危害。
    政府主导,增强消费能力,减少产品库存。新消费主义经济学认为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生产关系结构和经济制度结构,与以资本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结构和经济制度结构同时并存,或者说,我国现阶段生产关系结构和经济制度结构的多元性,为“短缺性”危机,尤其是以“过剩”为特点的、具有周期性的危机在我国发生的可能性,提供了制度前提。现阶段所表现出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泡沫膨胀,较形象地展现了楼市的相对过剩和绝对过剩的特点。在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根本的问题在于消费。投资和出口可以看着是另一种消费形式。中国14亿人口,既是强大的生产力,更是不可低估的消费力。这种消费力,有着多层次的消费空间和很难估量的消费需求。从楼市的角度来观察,这种消费力基本可以看作是无限大。因此,即便是楼市的“绝对过剩”,也可以通过提高消费欲望而转化为相对过剩。
    基于以上分析,特别是楼市相对过剩的现状,采取的有效对策归根结底就应该是从降低产品价格和提高消费能力两方面着手来解决问题。比如,加快并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来根治炒房的恶习,降低房产价格,使其逐步回归价值,使广大的人民群众不但能住上房,还能住好房。
    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真正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政府,是绝不能用滥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的方式来促进所谓的经济发展,也不能用增加名义工资使实物工资持平甚至倒退的方法来安抚人心。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 这说明人民幸福指数的提高,说到底还是在于人民内心的感受。
    重视结构性就业导向,努力让“双创”能见到实效。在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看来,改善供给结构的根本出路,一方面在于加快资源从供给老化行业的退出速度,另一方面也在加快培育“软财富”和“软价值”为代表的新供给产业的形成和扩张。所谓的软财富行业,是指知识产业、信息产业、文化产业、金融产业和其他社会服务业。这五大财富来源不再是以地球本身的资源为主,而是以人类的活动和人类的思维为主。对于那些必须大量消耗地球资源的硬财富的制造业,也应该给它们附加上更多的“软价值”。要把这项工作落到实处,就必须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见到实效。
    推进“双创”工作,要关注社会创新与技术创新的互动,注重社会创新与市场创新的结合、社会孵化与市场孵化的结合。根据近几年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增加值每增长1个百分点能创造约10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2014年,全国新登记注册第三产业企业的数量为287.42万户,占新登记注册企业总数的78%以上。这也是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并未出现大量失业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一方面创造新需求,一方面增加新岗位,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至于出现大的失业波动,用经济的办法而不是用强行干预的方法来保持社会的正常工作秩序,这也是政府应该保持的底线责任。
    加强人才信息沟通和联动,不断完善我国公共政策体系。随着社会变革,会越来越注重对具有某种特殊的才能、创新的技艺、独特的思维能力、灵活的应变能力,以及在某一方面往往能独树一帜的特有人才的需要。从另一角度来讲,这类人才往往比较冷门,所以亦少为人知。根据这一特点,就应加强对这些特殊人才的信息的沟通和联动,由专业的人才服务机构在用人单位和人才之间进行专门的渠道沟通。
    要培养与市场适销对路的人才,就要切实拉近高等院校专业教育与企事业所需科技之间的距离,构建起通畅的人才与企业的通道,把企业的岗位需求、技能和能力的要求传递给人才及教育机构。与此同时,还可对人才提供专业的辅导,帮助他们按照企事业的要求进行能力的再造,促使“人材”转变成企业所需要的人才。另外,人才培育和产业发展方面,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的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无疑对今后拓展就业渠道,完善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治理政策指明方向。
    [作者单位:三峡大学。本文获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中国就业结构仿真预测及其调控政策” (NO:18YJA880078)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