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依托区位条件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

作者:□ 秦占奎 版面:第A3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9-03-14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建设进程由点及面取得长足进展,为沿线国家和地区开辟出共同发展的巨大空间。面对国内各地充分发挥比较优势、竞相对接“一带一路”的新形势,处于开放洼地的内陆贵州,如何依托“近海、近边、近江”的有利条件,利用好“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的政策优势,乘上“一带一路”的时代快车积极拓展对外开放空间,对于今后一段时期的开放发展影响深远。

 

    贵州参与“一带一路”的区位优势明显

 

    国家“推动共建‘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对西南地区战略定位,广西和云南的前沿地位突出。紧邻广西、云南的贵州,参与“一带一路”比其他内陆省份更具优越的“近邻”优势。一是作为西部地区“一带”与“一路”有机衔接的战略节点,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左右逢源”。二是作为西南地区南下出海的交通枢纽,“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的开通,使贵州连接南北、“通江达海”的水运低成本优势更为凸显。三是“近海、近边、近江”的“浅内陆”优势,可便捷参与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中印缅孟经济走廊等建设;经川渝连接亚欧大陆桥,还可积极参与中蒙俄经济走廊、新亚欧大陆桥及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

 

    全国各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总体态势

 

    五年来,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进入快车道。2013年—2017年,我国与沿线国家进出口总值累计33.2万亿元人民币,年均增长4%,高于同期外贸年均增速1.6个百分点。2017年我国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44亿美元;在沿线国家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1443亿美元,同比增长14.5%。沿线国家对华直接投资56亿美元、新设立企业3857家,增长32.8%。分地区看,西南地区对开行中欧班列的响应最强烈,“渝新欧”“蓉欧快铁”引领国内五大中欧班列运输系统;华东、华南、华北与沿线国家的贸易额占比持续提升,合计占比达82.5%;东部沿海省市在沿线国家投资占比接近70%,西部及沿边省市投资水平和能力不断提升;各地纷纷通过“亚欧商品贸易博览会”“中国-阿拉伯国家博览会”“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中国-东盟博览会”“中俄博览会”等经贸平台建设,积极融入“一带一路”。

 

    贵州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着较强投资贸易互补性

 

    “一带一路”沿线有18个高收入国家、22个中高收入国家、23个中低收入国家、2个低收入国家。从地理板块看,一是收入水平总体呈现“西高东翘、南弱北强、中部塌陷”格局。二是经济发展活力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快北慢、中部滞缓”的格局。三是产业竞争力总体不强。贵州与“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发展水平相比,与沿线中高收入的伊朗、塞尔维亚、马其顿相近,略低于泰国,但高于其他31个经济体,而经济增速远高于沿线各国。产业发展虽然在国内区域经济板块中整体处于中下水平,但相对于沿线国家仍具有较为完善的产业体系,比较优势主要体现在基础原材料产业保持的传统优势、制造业显现的后发优势、工程建设领域形成的专业性优势等方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业互补性较强、合作潜力较大。与东南亚“近边”国家比较,除了在劳动密集型加工业领域与其互补性较小外,其他领域产业互补性均相对较强;与南亚国家比较,产能结合度高、合作空间大;与中亚及蒙俄地区国家比较,产业发展与其有一定的差异性和互补性,能矿等原材料产业产能结合度相对较高;与西亚北非、中东欧国家比较,虽然有一定的产业互补性,但“地缘上”相对疏远,与其开展贸易和工程建设承包领域合作的潜力大于产能合作。

 

    贵州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之对策

 

    按照“人文交流先行,工程承揽探路,实业投资跟进,贸易往来互利,园区合作互融”的总体思路,立足东南亚“近边”国家,放眼南亚、中亚、蒙俄及中东欧等“远方”国家,沿着“一路”与“一带”由近及远,以点带线、由线带面,不断扩大“朋友圈”。将东盟作为贵州拓展“一带一路”开放空间的主选区,全面加强和深化双边投资贸易合作;将南亚作为次选区,积极开展差异化产业互补合作;将蒙俄、中亚作为“拓荒区”,从加强贸易合作入手带动产业投资合作,以旅游业合作开发“黔山秀水+大漠草原”“亚热带风光+北国冰封”等“互补型”旅游产品为先导,促进民心互通,将其培育成面向“一带”走出去的“桥头堡”;将中东欧及西亚北非作为延伸区,可从工程承包和贸易入手积极加强合作。
    一是夯实物流通道。实现“有水有港有出路”,抢占“通道制高点”。打通内河出海通道龙滩电站等水上断头路,分别将红水河望谟蔗香港、乌江上游开阳港(贵阳水上门户)建设成为千万吨级枢纽港,并在两港之间规划建设一条铁路货运专线,架起“一带”与“一路”有机连接的“双通道”。二是人文往来先导。充分利用国际会展论坛平台,进一步密切与沿线国家的人文往来;以“中国-东盟教育交流周”为平台,以教育、文化、文艺、卫生、科技等领域的广泛交流合作扩大贵州国际影响力;突出“酒博会”暨“贵洽会”,增强“醉美贵州”国际影响力;发挥好旅游业的先导作用,进一步密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旅游业合作。三是示范引领带动。以园区为载体,选择重点国别率先开展“引进来”示范合作,“走出去”产能对接带动。面向“一路”“近边”朋友圈,选择几个东盟国家作为贵州对接“一带一路”的切入点,全面开展投资贸易服务合作,实现率先突破,带动高职业素养、专业型大健康大数据大旅游等领域国际化人才的培养。“走出去”以越南、老挝等为开展产能合作的先行国,合作建设“越南、老挝(贵州)产业园”,示范引领与“一带一路”沿线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合作。四是强化政策保障。重点完善“走出去”激励政策,以投资带动贸易发展、促进产业发展;设立“一带一路”发展基金,为“走出去”对外投资、“黔深欧”“黔新欧”中欧班列建设等提供资金支持;落实境外发债备案制,支持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境内外市场通过发行股票、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方式募集资金;实行优势产能“走出去”税收减免政策,带动优势产能、产品、技术、标准、服务“全链条”出口。五是做足风险防控“功课”。加强“走出去”国别法律、文化、宗教和习俗等研判,利用好国家“国际商事争端解决机制”的后盾,增强“走出去”的底气。
    (作者单位:贵州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