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窗 花

作者:闵凡利 版面:第A4版 制作:吕玉昆 时间:2019-02-11
    窗花盛开的时候,雪花正如火如荼地纷飞着。西北风来来回回地扫荡,把这个季节扫荡得满是内容。那时我正站在窗前,仔细阅读这个冬日,读它的所有细节,所有的痛苦和欢乐。
    关于冬日,我知道得很少,但冬日的坦荡和真诚,让我这个满身俗气的人无地自容。和冬日站在一起,我知道我真没有勇气脱光自己,和它比一比谁最纯洁。我承认我浑身伤疤,丑陋无比,就像百年柳树的沧桑,那么沉重和艰辛。我身上的灰尘无比肥沃,冲洗一下能肥沃老家的三亩责任田。
    我这样说并不是仇恨自己。我只是想干净地沉入冬日,和冬日一起孕育我的诗情。我的诗是这个季节的生命,在这个冬日梅花般地开放,绽出漫天的清香,就似那窗外飘舞的花儿,清淡、美丽而高雅。
    雪花在替冬日抒情。
    我明白,雪花越来越潇洒,越来越让人惊叹不已。在雪花的感染下,窗上也开出了一种花,那花开在玻璃这块纯净的土地上,迷朦了我的视线。
    玻璃上的花儿清清楚楚,异常温柔。花儿清秀,有着处女般的芳香。它开得不急不燥,我不知它挡住我视线的意图,它是在告诉我什么吗?
    冬日越来越深入,越来越让我感受到了它的博大精深。窗上的花姿也越来越秀美,越来越让我感受它的妩媚。这个时候,我深深明白了:开出一朵花,是多么美丽的事情啊!
    玻璃本是没有生命的,玻璃的一面假如镀上水银,它就会成为镜子。镜子是好东西,它能让我们看清自己:自己的落魄与气派、丑陋和潇洒。窗户的玻璃保护着我们,使我们与这个季节分开,让冬日在这个季节里对我们无可奈何。可隔开的冬日却在疼痛中苦苦挣扎,它忍受着孕育的磨难。在痛苦的磨难中,窗花开了,它用一种美丽转换了我们的视线。我知道,窗花是冬日的使者,是冬日爱心凝成的花儿,在艰难的孕育中,使我们的疲倦得到抚慰和关怀。
    太阳升起来了,窗花就凋零了。她凋零得很从容,该谢的时候就谢,就像一个演员,没戏的时候就毅然走下舞台。从那震耳欲聋的掌声和义无返顾的背影中,我明白了:是一个演员,就要演出自己的掌声!
    窗花凋零得很迅速,不一会儿玻璃上就流出长长的泪水。从那一滴滴悄然滴落的珠子中,我听到窗花对我说:生命虽然短暂,也要把它活成一种美丽。
    那时你的窗外,该是春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