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母亲的味道

作者:徐仕荣 版面:第A4版 制作:吕玉昆 时间:2019-02-11
    失去母亲的悲痛让我时常泪流满面,母亲瘦弱的身影在我脑海挥之不去,特别是失去母亲后的第一个春节,我不知该怎么度过。
    因为父母年纪大了,往年春节一直陪伴在父母左右,虽然短暂,但过得很是充实、快乐和幸福。
    母亲瘦小,随着年龄增长,身体日渐虚弱,但母亲在我们心里一直是那么的坚强。在饥饿年代,把我们弟兄姊妹抚养长大,尽管后来的日子好了起来,但母亲仍然不愿安享清福,在田间地头一直忙碌到她生命结束。
    2018年10月10日,母亲离开了我们,我怎么也不相信,母亲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和我们生离死别。
    那天早晨,接到在贵阳陪护母亲的二姐的电话:“妈妈走了,我一个人好无助,你们快点来接妈妈啊!”
    接到电话的一瞬间,我愣住了:“怎么好转了的母亲会突然走了呢?”
    我迅速请了假,一路悲痛地赶到贵阳,和闻讯赶来的侄儿抬着母亲上了车。我要将母亲接回故里。
    今年春节,父亲坚决说要在老家过节,因为母亲就在老家的土地上。虽然亲情没变,但总觉得没有母亲的春节是残缺的,没有了母亲,便缺少了家的味道。
    母亲一生勤劳俭朴。尽管我们弟兄姊妹都已成家立业,大哥、大姐、二姐已当了爷爷奶奶,但我们在母亲心里仍然是长不大的、需要遮风挡雨和呵护的孩子。每次回家,母亲都要送到村口,直到小车消失在村的尽头。
    每年春节,母亲非常盼望一家人团圆,临近春节前几天,都让父亲打电话给我们,嘱咐我们一定要回家过节。
    看到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回到了家里,一直忙碌的母亲按照她的方式,准备着丰盛的年夜饭。当然面条必不可少,母亲知道我们爱吃面条。此外,母亲精心准备着她拿手的砂罐炖鸡,砂罐里放有母亲采摘来的佐料。看到一家人围在一起高兴地吃着饭,母亲感到欣慰和满足。
    去年春节回家,我和邻居喝酒,从早上喝到晌午,见我喝醉了,母亲吩咐邻居把我扶进屋内休息,然后一直坐在床边,一边缝补衣服,一边守望着我。
    2019年1月17日,母亲去世百日。 我们回老家为她烧包,看到失去母亲后孤独的老屋,平生第一次感觉老家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
    没有了母亲,就没有了团圆、温馨的家,今年春节没有了往常热闹的氛围。尽管如此,我们弟兄姊妹还是会回老家,聚集在父亲身边,让父亲快乐幸福。
    祝愿母亲在天堂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