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少数民族民间法生态价值的当代利用

作者:崔晓明 版面:第A3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9-02-11
    我国少数民族民间法历史悠久,与国家法在治理社会事务中的作用相辅相成,民间法有助于解决国家法不易触碰到的难题,国家法也在不断的吸收民间法中的有益因子。但民间法也存在着诸如立法规范性差等问题,这些客观问题也不容忽视。

    民间法有着广泛的民间基础,许多民俗与民间法同源,都是特定生产方式的产物,与一地区文化传统关系密切,只不过两者发展轨迹不同,民俗的约束性不及民间法。两者相互影响,民俗反映的是一地区一民族特定的心理状态,这对民间法的制定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而民间法的制定是基于调整社会秩序的需要,对民俗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影响。最后,两者也有相互转化的可能,有些民俗活动失去其存在的基础,但与之相关的规则与禁忌却保留下来,这其中部分内容构成了民间法的组成部分。
    民间法在传统社会的系统性是由其所处的社会历史文化特点决定的,包括民间法的历史性,少数民族民间法历史悠久,这反映了在长期的历史实践中,少数民族人民不断总结经验的努力,同时也根据时代条件的变化而不断调整的尝试。民间法的异质性,但民间法的各组成部分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性,比如村规民约与赶仗等传统作业方式乃至神话禁忌都不属于同一类文化现象,而就其在生态价值而言,却又可以统一起来。民族性,即:少数民族民间法是少数民族人民开发实践的经验总结,它反映的了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和民族心理,其生成都依托于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其应用依赖于人民的自觉服膺,其演变又受制于少数民族人民的社会历史实践。这些特点都决定了民间法是一个有机整体。少数民族民间法在传统社会的保障机制,首先在于生产方式的长期稳定,其次在于文化传统的相对稳定,最后是政治制度的相对独立性,无论是羁縻土司时代,还是后“改土归流”时期,乃至如今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民间法的延续和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民间法的生态价值是后人在分析评价时赋予的,就其创立过程而言,绝少有这种意识导向,比如神话禁忌的最早可能是用来解释世界,土地分配与利用的安排最主要也是为了生活方便,至于它对生态系统发挥的积极效果则是后来学者归纳总结之功。笔者基于调查研究试图并寻找出其现代利用价值模式,也在对民间法生态价值尽可能全面的分析上。
    正确理解民间法是实现其合理利用的前提,当前对民间法定义的争议很大,对其分类也仍然没有定论,这也是造成推广民间法应用难的一个障碍;但是这些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人们服从对象的范围的性质和大小,从人们的互动模式上看来说,民间法代表了人们对权威和规范的自我选择与主动服从,这点是没有争议的。民间法本身体系庞杂,笔者将之视为一个作为有机的整体,也是在承认这个互动模式的基础之上的。
    民间法本身价值不容忽视,从调研情况来看,其在生态文明建设中仍然能够发挥重要作用。我们试图找到这样一个新机制能促使民间法的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发挥,至少要从两个方面进行努力。一方面要设法创造使之发挥作用的平台,引导民间法中的生态因素与新时代发展相适应;另一方面是加强民间法的内部改造,使之具有更强大的自我更新能力。对民间法的进一步研究和应用应该从以下三方面入手。
    首先,要明确探讨民间法的应用机制的文化语境。笔者的调研工作在少数民族地区进行,承接民间法的则是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这离不开对少数民族生计方式、风俗习惯、人们心理状态的研究,对于少数民族民间法的演变和流传都必须考虑到它与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师承关系。其次是明确与民间法有关的社会状况与社会规范,民间法服务于生态文明建设,与当前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国梦的理想是紧密相连的,因而它必须符合社会主义道德和我国法律规范。
    其次,民间法在生态建设中主要有生态教育、传承和保存生态知识等功能。虽然其组成部分复杂的,但也存在相互渗透的倾向,故而我们仍然提倡按其组成部分各自发挥功能的方式,再从中调度使之形成合力。比如村规民约是通过制度规定限制破坏环境的行为,家规族训既规范了人们的行为,同时也涵盖了对人们的生态教育。这些作用方式运用已久,技术经验成熟,便于上手,也能节省不少成本。促成新机制的发挥仍然要着眼于此,由部分做起,推陈出新构建出整体的联系。
    最后,民间法还要加强对相关理论的借鉴。围绕着生态学和人类学研究的理论很多,比如环境决定论、环境可能论,文化生态学、生态人类学、人类适应论、行为生态学、政治生态学等这些对民间法的推广与传播中都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此外,从调研情况来看,少数民族还有些生态习惯逐渐走向程序化,有向民间法转化的趋势,这些生态习惯如果被特定的组织或族群认可和采用的话也有条件转变为民间法。而时代在不断发展,生态环境也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民间法的研究仍有大有可为的空间,当前的经验和成果不足以成为一劳永逸的资本,还有赖于进一步调研。
(作者单位:上海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