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洞苗寨: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

作者:□ 东 江 版面:第B4版 制作:罗曼 时间:2019-01-11

 

 

 

 

    若干年前,在一本叫作《贵州秘境》的书上得知,在贵州境内,有一座建在山洞里的村庄,叫中洞苗寨。那时感觉很遥远,不光是地理位置的遥远,还是生活方式的差别。多年过去了,记忆已经模糊。之前夏天的贵州之旅,我特意把探访这个穴居村庄列入行程之中。
    夏天的贵州之旅,源于一场贵阳马拉松。当全国各地都处在酷暑炎热之中的时候,位于西南地区的贵州却大打避暑牌。号称“夏季马拉松之都”的贵阳,在7月份举办了一场马拉松,在我的印象中,敢在夏天举办马拉松的,国内只有贵州的贵阳和六盘水。我跑马拉松其实是为了玩,大概就是所谓的“以跑带游”吧。我跑得慢,成绩不佳,于是休假一个星期,趁此机会在贵州好好看看。
    出发前做足了功课,这才得知这个穴居村庄位于贵州省安顺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格凸河畔水塘镇格井村,离紫云县城约30公里,距贵阳161公里。多家媒体将中洞苗寨冠以“中国最后的穴居部落”、人类洞居“活化石”的称号,为其增加了一抹神秘色彩。紫云,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不过此前闻所未闻。说来也巧,出发前一个星期的周末,我出去骑车,在路上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几百元现金,还有身份证、银行卡、诊疗卡、健身卡,身份证上面的地址正好是紫云的。不过钱包里没有联系电话,我打诊疗卡、健身卡上的电话到医院和健身房,问询卡主人的联系电话,但没问到,后来请银行的朋友帮忙,通过银行卡的信息找到了钱包主人的电话,跟他约好时间、地点,将钱包归还给他。这也算是我和紫云一点小小的缘分吧。
    在紫云,我们先游览了格凸河风景区。这是一个喀斯特地貌的景区,景区里有地下河、燕子洞、天坑、穿洞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令人惊叹。从格凸河景区出来,我们前往中洞苗寨。中洞苗寨距离格凸河景区16公里,跟着导航走,过了一个叫打饶的村子再往前不远,有一个岔路口,按照路牌指引向左上坡,走到水泥路的尽头是一个转弯处的小平台。从这里开始步行,走石砌的小路到中洞苗寨还有大约3公里,走路大约40分钟。
    实际上早几年前中洞苗寨就已经开始准备开发旅游了,在停车的地方已经建好了一条直到苗寨的洞口前的缆车道,但不知何故,一直没有使用,所以中洞苗寨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发。那些缆车的车厢就放在起点处,成为路过村民歇脚的地方,因为可以遮风挡雨。

    前往中洞苗寨的小路穿行在树林里,由石头砌成。这条石头路,我以为是一条古道,后来去到寨子里问了才知道不是,而是前些年才砌上石头的,以前是普通的小山路。翻过一个山坳,在垭口处就可以远远望到中洞苗寨的洞口了。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走,爬上一段台阶,就来到中洞苗寨前。洞外,听到洞里的人讲话,非常大声,这才明白,山洞有天然扩音的效果。
    站在洞口,终于可以看到洞居村寨的真面目了。这是一个半月形的山洞,洞口很宽,里面不深,这样比较通风,光线也比较好,所以比较适合居住。洞里的房子都靠着洞壁两边修建,都是用木头做架,老的房子用竹笪做墙,新建的则用木板做墙。有经济头脑的村民把房子改成农家乐了。洞的中间有一个政府修建的蓄水池,用来承装洞顶上滴下来的水。最里面有一排砖砌的房子,那是曾经的中洞小学,现在已经废弃了。
    有位作家的描述非常细腻:“这个巨大的洞穴,像大山睁开的一只巨大的眼睛,洞前的修竹绿树是美丽的睫毛。洞口宽115米,深215米,洞高50米,站在洞口,恍惚觉得站在另一个世界的入口。洞很大,洞口一带光线比较充足,里面还有一大块平地。”  
    中洞人家都是苗族,最早是祖祖辈辈住在山下面的一个山洞,即下洞,在中洞的右下方。后来他们又迁徙到山上的这个中洞。大半个世纪以来,他们就一直居住在这里。
    跟大多数的农村一样,现在留在洞里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都出去做工了。据村里人说,现在村里有100多人,大多数都还住在洞里,只有3户人家搬到山下政府建的房子住了。难怪走路进来的时候,在半路看到十几座新建的房子,大多数都空着,屋前屋后已经长满了野草。原来是政府为他们修建的。不过由于用水不方便等原因,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搬出来,还是要住在洞里。其实想想也是,山洞里冬暖夏凉,还不怕刮风下雨,比起山下的房子,山洞里还是有优势的。
    我们来到中洞苗寨的时候,村里的孩子正在捉迷藏,一点也不理会外来的游客,或许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吧。其实尽管中洞苗寨还没开发旅游,但慕名前来的人还是不少,当然都是自由行的居多,旅行团是很少来的。我们在这里停留一个小时左右,就遇到了三拨游客。村里的小孩已经放暑假了,据村里人说,以前洞里是有小学的,但条件较差,而且学生多了,洞里也容纳不下。后来有爱心人士在外面格凸河那边修建了学校,就搬出去了。现在洞里的孩子去学校要走两三个小时的路,都是内宿的,吃住都不用钱,一个星期回家一趟。
    重庆女作家杜虹在《中洞苗寨》一文中曾有如下描述:“没有通车的简易公路上,一辆汽车带着我们七弯八拐地沿着深深峡谷穿行,路的尽头有一个巨大的溶洞,里面住着起码上万只燕子……在这里,走路就是地地道道的‘爬’,两脚加上两手,扯着枝条,攀着岩石,才敢往上挪步。爬了不一会儿,心就跳得好像要蹦出来,两腿越来越沉重。站定往上看,陡峭的绝壁似乎要压过来,脚边怪石嶙峋张牙舞爪,令人头晕目眩……攀登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眼前突然一亮,一个洞口在树木掩映中显现出来,我以为中洞到了,鼓起最后的力气,沿一条岩石组成的通道快步上去,看见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天生桥。抬头望,一个溶洞挂在云雾缭绕的山尖,我问那里面是不是中洞苗寨,回答说这里有一组洞,那是上洞,刚才经过的天生桥是下洞,要去的地方在两者之间,所以叫中洞。”中洞苗寨在她的笔下,简直成了如梦似幻的桃花源。
      山里天气多变,我们在洞里的时候,外面下起了一阵太阳雨。等雨稍停,我走山路去上洞看看。上洞是一个穿洞,就是两头都是空的山洞。走到半路,回头往下看,看到一道彩虹挂在山间,彩虹的一头正好在中洞的洞口。我听到洞里同伴说话的声音,大声喊他们出来看看,但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我能听到他们说话是山洞扩音的效果,而他们是听不到我在外面叫喊的。当然,即使他们听到了,出到洞口来看,由于角度不同,他们也应该看不到这道彩虹吧。
    我们离开时,寂静的空山中,时光缓缓流荡,牧牛的人扬起鞭子,优雅地在空中甩出一个弧度,飞鸟争鸣,山花次第开放。洞穴门口玩耍的孩童唱起稚嫩的歌谣,透过满山的翠绿,传出很远很远……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