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让更多的苗家娃走出大山

——记全省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杨绍书

作者:本报记者 刘兴祥 版面:第A1版 制作:吴春琴 时间:2019-01-10

 

杨绍书每天都与学生一起翻山越岭去学校。

    在黔西县金兰镇瓦房村哈冲苗寨,有一位57岁的老师,他皮肤黝黑、身材削瘦,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一天要吃的干粮,7点出门,带上寨子里七八个年幼的娃娃,天刚亮就要翻过高高的蜂子岩,到4公里外的华山小学去上课。这样的工作,他做了23年。他,就是从教41年,用双手托起苗家希望和梦想的双语辅导员杨绍书。

    为了庄严承诺选择坚守 
    杨绍书从小生活在偏僻的瓦岗三组哈冲苗寨,十多户人家就居住在蜂子岩山腰上,上面是高高的绝壁,下面是日夜奔腾不息的错界河。
    这里看起来风景很好,但乡亲们的生存环境却异常艰难,这里交通闭塞,生活基本上自给自足。赶个场办点事,要么就是坐船出去,要么就得翻越上百米高的蜂子岩,特别的危险。
    这里的黄姜和土猪虽然比较出名,但由于条件制约,姜不敢种太多,猪也不敢喂太肥,因为姜太多了没有劳力背出去,猪太肥了爬不上山路。
    在他的记忆里,小时候苗寨很穷,很多孩子一年四季没有鞋穿,冬天脚趾冻得通红,有时饭都吃不饱。因此寨子里的很多娃娃从小读不起书,他们听不懂汉话,更不会说汉语,所以不敢去赶场,因为无法交流。
    杨绍书家的条件算是好一点的,8岁时,父亲把他送进了4公里外的华山小学读书,那时候,全寨20多个和他年龄一样的娃娃,只有3个孩子走进了学堂,最终只有杨绍书读到小学毕业。
    1975年的秋天,父亲卖掉了家里下蛋专门用来换油盐钱的两只老母鸡,凑了5块钱,把他送进了华山小学初中部读初一,从此他成了寨子里第一个上初中的人。
    回想当年读书的情景,杨绍书说,当时条件特别的艰苦,因为家里穷,租不起房子,每天走10公里的山路去读书,往返要4个小时。因为没有钱,中午连5分钱一个的馒头都买不起,只好饿起肚子。
    虽然家里困难,但只要能读书,他心里还是无比高兴的。然而由于生活的压力,这样的“好景”没有持续多久,上了一个学期的初一后,他还是辍学了。因为有五兄妹,他是老大,弟弟妹妹还小,光靠父母亲劳动挣工分,吃饭都成问题,所以他只有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老师。
    回家务农后,他的生活和乡亲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每当劳作之余,看到寨子里那些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到了读书的年龄却到处玩耍,杨绍书就会陷入深深的沉思,他们难道要和自己一样与山为伴吗?他们难道要重复父辈们的生活?他们的未来在哪里?他们能否走出这高高的大山?
    时间转眼到了1977年,那是8月份的一个夜晚,杨绍书一家人正在吃饭,突然外面传来了狗叫声,开门一看,公社书记彭正祥披着雨衣,拿着电筒走进家来。坐下后,他拉住杨绍书的手说:“咱们苗家人为什么穷?因为没得文化,你是苗家最有文化的人,你要积极努力改变这种现状,办个识字班,教娃娃们读书。”
    当时他沉默了,自己教书去了,没人帮父母劳动怎么办?彭正祥看穿了他的心思,说:“你不要担心,我给你上等工的工分,另外办识字班有什么困难,我们帮你解决。”
    听到这话,杨绍书点了点头,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他知道,如果这些娃娃没有地方读书,那他们将来就是一字不识的文盲,将世世代代贫穷,只有学习文化知识,苗家人才能拔掉穷根,走出大山。
    几十年来,杨绍书把教孩子们学习作为一生的追求,这也是对彭正祥的庄严承诺。

    双手托起孩子的希望和梦想

    说干就干,在父亲和家人的支持下,杨绍书把家里10余平方米的堂屋腾了出来当教室,生产队帮忙买了粉笔,做了块木板涂上墨汁作为黑板,摆了几张板凳在堂屋中央,上面搭块长长的板子作课桌,就这样,“一个老师的学校”如期开学了,9个光着脚板的娃娃成了他的第一批学生。
    第二年,学生增加到15名,第三年增加到22名。杨绍书一个人只能从一年级教到三年级,读完三年级后,多数娃娃都去了4公里外的华山小学继续读书。尽管苗寨穷,但大人们尝到了娃娃读书的好处,最起码赶个场可以用汉话交流了,买卖东西会算账了。
    1988年,华岗二组的徐发才找到他,希望他把学校搬到华岗二组,让二组的苗家娃娃也能读上书,并说自己可以提供房子做教室,杨绍书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当时很多人都对杨绍书说,为什么不让华岗二组的娃娃到华岗三组来读书呢?”面对疑问,杨绍书耐心给他们解释,二组到三组要翻过上百米高的蜂子岩,路险坡陡,二组的大人们不可能天天送孩子,所以非常危险。学校搬过去,他就可以每天早上带着三组的孩子去上学,放学后把他们再带回来,有他在,娃娃们就安全得多。
    1995年,杨绍书的学校被合并到了华山小学,从此,他天天带着三组的娃娃翻过蜂子岩,走4公里山路去学校上课,放学了护送回来。这一走,就走了23年。
    学校并到华山小学,杨绍书是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孩子们终于有了更好的学习条件和环境,更能够系统、全面地接受教育;担心的是年幼的孩子们每天将要奔波在山崖间,时刻会有危险。
    从瓦岗三组到瓦岗二组再到华山小学,都必须翻过悬崖,荆棘密布,之间只有一条狭窄、崎岖的“毛狗小路”,这条山路原本是没有的,是他带着学生踩出来的,从崖底出发到崖顶,直线距离虽不到500米,却要行走近50分钟。
    山路弯曲起伏,不仅要小心脚下随时可能松动滑落的石头,还得提防偶尔出现的毒蛇、野蜂。途中有一处最为险要,要从一块大石壁上爬过,而且石壁几乎与地面垂直,要徒手抠住石缝才能经过,人称“手扒岩”,每到这里,他就让孩子们等着,一个一个将他们背过去。
    为了确保安全,他会定期带上锄头和镰刀沿路除杂草、刨石梯、搭藤索。秋季学期砍一次就可以,春季学期草木长得快,每隔一两个月就要砍一次。
    夏天温度高,娃儿走到学校都累得不行了,遇到下雨天,娃娃们经常摔跤,遇到山洪,小路就被冲得不见踪影。看着这些娃娃每天跟他走这么远的路,杨绍书的心里特别的难受。然而,当看到孩子们一批批毕业,一茬茬走出大山,走向更高层次的学校,他觉得值了。

    41年献身山乡教育无怨无悔

    从1977年到现在,杨绍书已在教育战线上工作了41年,从当初的每月11.5元的工资到2017年前的164.5元,工资虽然很少,但他喜爱教书这个职业,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唯一感到内疚的是苦了家人,对不起自己的孩子。
    这些年,杨绍书欠家里的实在太多,自从结婚以来,都是爱人承担起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挖土种菜,喂猪喂牛都是她一个人带着娃娃们做,杨绍书天不亮就出门,天黑才到家,根本帮不上忙。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村里的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并挣钱回家起了新房,看着自己每月14元的工资,根本不够补贴家用,更不要说供两个儿子读初中。
    杨绍书也曾经有放弃教书的想法。有一个暑假,他跟表哥到广西的一个煤矿去挖煤。挖煤虽然很苦,但一个月有240元的工资,差不多是他两年的工资,亲朋好友都劝他别回来了,但他心里清楚,240元和10多个娃娃的学业比起来,那算不了什么。
    暑假快结束时,他再也无法入眠,如果不回去,孩子们就没人护送他们翻越蜂子岩、走4公里的路去上学,即使去了,从小只会说苗语的孩子们听不懂老师讲课,就可能厌学。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在开学前的一天,杨绍书如期回到了学校,回到了孩子们身边。
    2018年5月,哈冲组15户村民陆续搬到了黔西县城关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6名适龄儿童也就近入读黔西县第十小学,在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的关心下,杨绍书被特聘为该校的苗汉双语辅导员。
    当初搬迁动员的时候,一些苗寨同胞舍不得自己的土地,不愿搬迁,杨绍书就与金兰镇的扶贫干部一起用苗语做群众的思想工作,给他们讲政策、说道理。让他们明白,只有走出大山,才能摆脱贫困;只有走进城市,才能让后代受到良好的教育;只有跟党走,生活才会越来越好。
    杨绍书对记者说,当初能当老师办“识字班”是沾了“会说汉话”的光,现在能进城当老师是沾了“会说苗语”的光,说到底是沾了党和政府的光,没有国家对山区少数民族群众的帮扶和教育的重视,哈冲不会有现在,也不会有未来。
    年近花甲的他,坚守山乡教育41年,很多人不理解,曾经有人问他,你当了几十年的教师,每月就那点几十块钱的工资,新房子都建不起,到底图什么?他说,虽然物质上非常贫穷,但他看到他教过的400多名学生走出大山,有5名孩子走进大学,就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如今,孩子们进了城,到了新的学校,但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他说,在他教学生涯的最后几年,要为更多从大山里搬出来的苗族娃娃尽快融入新环境、适应新生活贡献一份力量。因为孩子是苗寨的未来,是苗家的希望,有了知识,苗寨一定能够走上致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