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守望与梦想

——读刘泽安诗集《守望乡村的孩子》

作者:□ 张 华 版面:第A4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8-10-11
    关注儿童,讴歌儿童,从横向看,乃关注民族的今天,讴歌民族的今天;自纵向看,是关注祖国的未来,讴歌祖国的未来。她是全人类的良心,是全世界无所不包的真理。重庆汉子刘泽安是一位怀有良心、手握真理的著名儿童诗人。几年前,当我们读到他的儿童诗集《风筝上的眼睛》,便满怀温馨,满怀愉悦。几年之后,当我们又读到他的第二部儿童诗集《守望乡村的孩子》,更是如沐春雨,如坐春风。
    刘泽安,先为乡村儿童,后为儿童诗人,所以,乡村儿童至为本真的喜怒哀乐,得以在他的儿童诗中淋漓尽致地渲泄出来。刘泽安先为儿童诗人,后为行政官员,所以,更为广阔更为深邃的乡村儿童的世界在他轻灵的诗笔之下得以开掘。
    《电话》中:“学校的老师/把电话搁在讲桌旁。”每个眼巴巴的孩子,通话时间限定5分钟——可能5分钟都太奢侈了,因为一个班50个同学,一场电话打完就需耗时4小时,穷得仅有一部电话的乡村小学,有闲钱承担这等高额的话费么?尽管如此,电话还是按时开通了。电话这头,是儿子,是女儿;电话那头,是爸爸,是妈妈。于是,讲桌上那台普通的电话,成了学校最美丽的风景。
    乡村儿童仿佛候鸟,暑假进城,九月返乡。儿童的父母也是候鸟,大年时返乡,过年后返城。《归巢》解读亲情乡情,让人怦然心动:“迁徙的鸟儿/总要归巢。”任人走遍东西南北,心之归宿,还是故乡。
    从乡里人向往城市,到城里人迷恋乡村;从城乡差别日渐缩小,到城里人乡里人日益亲近。一曲《农家乐》,其情其景,让人心向往之:“农家乐里/我们忙前忙后/爬山  摘梨    淌水/都是好游戏/陪伴的快乐/传遍了每一个人”。
    从乡村进入城市,从乡村小学进入城市打工子弟小学,一个乡村儿童骤然感觉到:“脚下的路又宽又平/心中的路/却突然陡峭狭窄。”在《童选》中,乡村儿童幸运地遇到贵人相助:“于是同学们/善意地把我们呵护/于是老师们/刻意地把我们关照。”而同学的善意与老师的刻意让乡村儿童获得了更为珍贵的感悟:“可我们知道/凭着理想  智慧  勤劳/去竞争/把路踩在脚下/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
    《村里的小学》在琅琅书声之中,欢声笑语之外,透露几多彷徨,几多无奈:“没有爸爸拿着锄头/追着打着的苦头/没有妈妈握着篾丝/缠着绕着的嗔怪/可也没有/被爸爸高兴时摸摸头的感觉/被妈妈抱在怀里的温柔”。爸爸去了远方,父爱的天空顿时空空落落。妈妈去了远方,母爱的大地倏然冷冷落落。在思念中等待,在等待中思念。何其无助,又何等酸楚。
    《问题少年》这首诗,写得别开生面。关于问题少年,同学报以鄙夷,老师予以嫌弃,家长施以打骂,最后,要么学校将其除名,要么少管所将其收管。然而,对待问题少年,诗人却声嘶力竭地呼吁:“不能把这个称号/随意/罩在一个少年身上/不能把这个名词/贴在/教室里的任何一个角落。”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老师有爱  妈妈有爱/爱的木桨  划向河中/沐浴在爱河中/问题不再缠着少年。”诗人以为,对待问题少年的态度,消极是错误的,粗暴是错误的,送少管所也绝非万全之策,只有施之以爱,才可化解问题。
    《守望乡村》荡气回肠。父母进城打工去了,留下孩子守望“乡村的水/缓缓流淌着的故事/乡村的炊烟/袅袅上升的故事。”孩子想念父母,想往父母容居的城市,孩子依稀感觉到,父母居城市,可能大不易,孩子朦朦感悟到,就生活质量而论,城市肯定优于农村。孩子于是“站在风景中/等待/是继续守望呢/还是离开。”诗人在此设问,答案其实已在设问之间。
    刘泽安《守望乡村的孩子》这部儿童诗集,不仅具有强烈的思想性,而且颇具鲜明的艺术性,尽可能地实施将厚重的内容与完美的形式的高度统一。
    这部诗集,生活气息极为浓郁。
    刘泽安出生农家,对乡村生活本来烂熟于心。所以,其诗作所涉山川风物,无不熠熠生辉;所及花鸟虫鱼,无不栩栩如生。他那一组《在秋天的田野上》,便将巴渝农村特有的秋意秋韵渲染得活色生香。他在《望秋》中歌吟:“鸟儿扬起翅膀的时候/秋天/在稻田里随风而动/盼望着/秋收的喜悦堆积在/乡村少年的脸上。”鸟儿是乡村常见的鸟儿,稻田是乡村常见的稻田,诗人将这些乡村常见的事物有机地组接且揉和在一起,透露出乡村少年对金秋的热烈期盼与憧憬。在《秋》中,诗人写道:“悄悄的/不算是盗窃/把树上的果子摘下来了/就摸到了秋天的脉搏。”在诗人故乡,秋天偷果尝鲜可能是当地一种特有的风俗,既是特有的风俗,应该不算偷吧,而我们却在这偷果非偷的乡村习俗中,感受到了乡村儿童品尝秋果后深深的满足与巨大的喜悦。在《秋收》中,诗人欢唱“收割着/春天里的播种/夏天里的骄阳/每个村庄/镰刀开始飞扬/每个少年/甩开光光的臂膀/天空中飞舞的稻花/一点一点/落在/直起腰板的少年身上”。春种、骄阳、村庄、镰刀、少年光光的臂膀、空中飞舞的稻花……这一系列交相叠印的图画,勾勒出了一幅新农村春种秋收的美丽景致。
    这部诗集,语言也较明白晓畅。
    这是缘于,诗中或比喻、或形容、或指代,均与乡村儿童耳熟能详的乡村景物、事物息息相关。诗中的语言表述,也同乡村儿童的语言表述有某些相似之处。在《吹笛少年》中,诗人如此抒发乡村少年的梦想:“吹笛的少年握住笛孔/笛声里的追求和梦想/一定会生根/一定会发芽/一定会成长成栋梁。”此处,用乡村少年熟悉的“生根”与“追求和梦想”连缀,“追求”与“梦想”便由静到动,由无色无味转至斑斓耀眼,芬芳扑鼻。再如《摇滚少年》:“舞台上/音乐奏起来/腰肢摆起来/尽情释放/青春的力量/尽情地享受/青春的激情。”诗人笔下的摇滚少年,或举手,或投足,无不显示出激越的节奏。直至诗末:“生活不如意/学习不顺利/都用意乐来解愁/都用摇滚来震憾,”从而油然读出一代乡村少年爬山涉水的激情澎湃,夺关斩隘的斗志豪迈,飞向明天主宰明天的绚丽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