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七塘有座喜观桥

作者:□ 梦桐疏影 版面:第A4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8-06-13
    有一次随《重庆日报》记者重走璧山古驿道,路人告诉我们说:到了七塘,不到喜观桥,等于没来。
    喜观桥?这名字,我熟悉得不得了。原来,这座横跨璧北河的老石桥,就是从临江乘船到七塘的终点码头,也是连通七塘、八塘、临江、依凤的一个重要交通要道。  
    清楚地记得,当年这里是何等的繁华!河面宽阔,水鸟翩飞。周围是一望无际船的田野,葱茏的庄稼像巨大的绿毯铺展开来,白色的村落散卧其中。桥上,每天是熙来攘去的过往行人。岸边,一棵数百年的老黄葛树傲然挺立,枝繁叶茂,浓荫坠水。树下是商店、饭馆、皮革店、茶馆。从这里上上下下的行人、货物极多,我小小的身影每次出现在这里都忍不住感叹:这是清明上河图露出的小小一角!住这里的人如同住在画里!每天可以看清清河水,落日晚霞;也可以爬上大树藏在浓荫里唱歌说话,看远处的风景;又或者在这儿买点东西,比如一个气球、一颗糖也是快乐的……气球拿在手里,快乐在飞。糖含在嘴里,幸福是蜜,一点点从口中往心里浸透。那时,嘴角是泛着微笑的,脚步是轻快的,眼光是自由的,心是飞翔的。人们在这里,上船下船,说说笑笑,带走送各种各样的东西。这边有你的熟人,那边有你的亲戚。大家大声打着招呼:
    “二叔,你在临江去割(买)了几斤肉啊?”
    “呵呵,是啊,好久没有打牙祭了,娃儿吼得凶哟。”
    一阵快乐的笑声,亲情如水流淌。
    “她表姨娘,你上个月给张家二娃介绍的媳妇呢?成没有?”
    “哦,两个年轻人满意得很。你来我往,浓情蜜意的,羡慕死人了。”
    “还不是你会说媒,要不然怎么又成一段好姻缘呢?”
    又是一阵笑声,在河面滚动。
    往东边坡上走,就是二姐家。每次离开,二姐都会送我们到这里,看着我们上船。老艄公解缆离岸,发动船只,轰隆隆几声,船就在行人的嘻嘻哈哈中破浪前行了。往西,可去八塘大姐家。在我眼里,这是一个快乐驿站,也是幸福的发散地。到二姐家的路上美景自不必言,而到大姐家要走一个多小时,一路上平畴沃野,风光秀美。当然,这些美景都不能跟喜观桥的好相比。
    喜观,我喜欢这个名字。总觉得这座古老的石桥就是一位敦厚朴实的老人,每天笑盈盈地坐在那里,看欢天喜地的人们来往自如,看喜结良缘的队伍锣鼓喧天。璧山结婚有个风俗,迎亲队伍但凡遇见桥,担挑挑的人就不走了,将担子放在桥中间,大家笑闹着等待伴郎伴娘发喜钱后才又吆喝着继续前行。
    有时也会遇上迎面而来的迎亲队伍。此刻,两队人马卯足了劲,他们不会傻傻等在那里要喜钱,而是大踏步往前冲,据说哪边先冲过桥,哪家就更幸福。于是占据有利位置的一队人马,脸上全是河水一样荡漾的笑意,扁担一闪一闪,轻捷大步飞奔过去。另一队,虽然心里不悦,但也没法,还是笑嘻嘻地担着沉甸甸的挑挑。他们会在心里头比较,哼,新娘子反正没有我们接的漂亮,陪嫁没有我们多……后来,大家懂得谦让了,毕竟喜观桥大气,开阔。两队迎亲队伍都不吃亏,彼此让一点,有条不紊迎面通行。两对新人在桥中交换礼物,握手拥抱,彼此祝福。婚后,他们谁都不会忘记那个美好场景,成为好朋友、好兄弟、好姐妹,赶场做事也常会在桥上再见面的。
    迎来送往中,喜观桥沉醉于晨风暮雨夕阳飞鸿,见过很多新娘新郎,他们的幸福就如同桥墩稳稳站立。时间就是脚下的流水,波澜不惊,日夜流淌。虽然这样的桥,在这条河流上只是很寻常的一座。然而在那天的寻访中,见多识广的老炼一看见,还是忍不住大叫起来。他踏上石桥,认真地数着桥墩,测量桥身石头:8墱9孔的平铺式石桥,除靠七塘一边第一孔的石板被3块钢筋水泥板替代外,其余的8块青石面板基本完好。令人称奇的是,每一块面板都是由整块厚重的青石构成。当过文管所所长的赵兴中老师用身体丈量了一下,石板长约4米,宽约2米,厚约0.6米,算起来每一块也有十来吨的重量。大家惊叹,古代的先民,在没有现代化运输与起重设备的情况下,是怎样将这些庞然大物开采出来,又运送到这里,还严丝合缝地安放在桥墩上。老炼说,随着道路的变迁与翻修,许多桥已被拆除或改建,然而像喜观桥这样当年的“群众演员”,熬至今日,也成了“明星”。
    想起当年的轿子、新娘子,敲锣打鼓的迎亲队伍,我就想沉浸在那片红红绿绿热热闹闹的梦幻里。现在哪家的姑娘小伙儿结婚也不会再走喜观桥,他们坐着宝马奔驰,呼啦啦从远处的公路上飞奔而过,像彩云一样,消失在远方。
    而喜观桥,现在大约不能叫喜观桥了。我想可以改名为“静观桥”。静静地观百态人生,观千年风景。石桥依旧,流水依旧。只是,时光匆匆,永不回头。这座古老的石桥同样也被横跨河面的一条笔直的乡间草油公路替代。除了偶有怡情、寻找乡野之趣的闲人走走,就是田间地头种庄稼的农人行走,只有夕阳清风明月日日陪着它,不悲不喜,不生不死,像中了寂寞的咒语。它就这样在我乡愁里稳如泰山,成为走回过去的必通之道。
我要感谢它,让我在它上面轻轻一走,就走回了过去,走回了少年、童年,走回了幸福而美好的记忆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