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重温历史 弘扬传统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前后历程文章选登

作者: 版面:第B4版 制作:吴春琴 时间:2018-04-16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今年是纪念“五一口号”发布70周年,各民主党派要弘扬优良传统,切实加强自身建设,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努力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提高到新水平。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提出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得到了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积极响应。这标志着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公开、自觉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历史事件。
    知所从来,思所将往。为营造重温历史、弘扬传统的浓厚氛围,本报将陆续选登中共中央统战部“统战新语”部分回顾有关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前后历程的文章,让我们从这段厚重的历史记忆中共同体味情怀、汲取力量、深化共识,更好地推进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一、中国各政党的建国主张

    1945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孕育着无限希望,又蕴涵着极大变数的年月。中国将向何处去?各种政治力量潮涌潮动,政治局势波诡云谲……
    抗战胜利的曙光已经到来,中国的各政党都要面对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向哪里去?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中国共产党七大在延安召开。毛泽东、朱德和刘少奇分别向大会作了《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和《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周恩来作了《论统一战线》的重要发言。大会制定了党的路线,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新中国应该是一个在工人阶级领导下、以全国绝大多数人民为基础的统一战线的各革命阶级民主联盟的国家,即新民主主义的国家。
    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中提出,只有成立联合政府才是目前中国时局的出路。大会围绕建立联合政府的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反映了共产党与各党派成立联合政府的真诚愿望。毛泽东在报告中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提出了中国人民的基本要求,对比了两条不同的抗战路线,即“国民党政府压迫中国人民实行消极抗战的路线与中国人民觉醒与团结起来实行人民战争的路线”;阐明了中国共产党的一般纲领和具体纲领;规定了国统区、沦陷区与解放区的工作任务,提出“在广泛的民主基础之上,召开国民代表大会,成立包括更广大范围的各党派和无党无派代表人物在内的同样是联合性质的民主的正式的政府,领导解放后的全国人民,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国家。一句话,走团结和民主的路线,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毛泽东在报告中说,为着彻底消灭日本侵略者,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民主改革。而要这样做,不废止国民党专政,建立民主联合政府,是不可能的。并提出结束国民党专政实现联合政府的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成立临时联合政府,第二步是召开国民大会,成立正式的联合政府。中国共产党七大还把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使全党在新的形势下达到空前的团结,为迎接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和准备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作了充分的准备。
    中国共产党七大召开期间,国民党六大也于5月5日至21日在重庆复兴关(浮图关)中央青年干部学校召开。大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中国共产党问题,坚持国民党专政,抵制联合政府,准备内战。5月17日,大会就中国共产党问题通过了决议案和工作方针,进一步确定了其独裁、反共政策。《对中国共产党问题之决议案》攻击中国共产党“仍坚持武装割据之局”,并声称对中国共产党问题采取政治解决的方针,说“现值国民大会召开在迩,本党实施宪政还政于民之初愿,不久当可实现。为巩固国家之统一,确保胜利之果实,中央自应秉此一贯方针,继续努力,寻求政治解决之道。”《对中国共产党问题之工作方针》污蔑说“中国共产党最近更变本加厉,提出联合政府”口号,并阴谋制造其所谓“解放区人民代表会议”,在企图颠覆政府,危害国家。国民党把妨碍抗战、危害国家的罪名强加在中国共产党头上,为其准备内战制造借口。同时,大会还通过《关于国民大会召集日期案》,宣布在1945年11月12日召开国民大会,通过宪法,实施“宪政”,“还政于民”,并以此来抵制中国共产党联合政府的主张。
    抗战胜利前后,中间阶级的政治积极性大为提高,各民主党派空前活跃,纷纷提出各自的政治主张。
    1944年10月10日,中国民主同盟发表《对抗战最后阶段的政治主张》,要求:(一)立即结束国民党专政,建立联合政府;(二)召集党派会议,产生战时举国一致之政府,并筹备正式国民大会之召开及宪法之制定;(三)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职业、身体的自由,废除现行一切有碍上列自由权利的法令与条例;(四)开放党禁,承认各党派之公开合法地位,并立即释放一切政治犯;(五)废除特务及劳动营一类纯粹法西斯之组织;(六)全国一切派系不同之军队,应本平等待遇之原则,统筹装备、给养、训练、补充之公平,以求得作战指挥之统一,并渐进于军队国家化之正规;(七)财政绝对公开,凡预算决算及增加人民负担之措施,必须交现有民意机关审查通过;(八)保障人民最低生活,改善士兵及公务人员之待遇,对战时、战后之受灾人民,尤应统筹统一救济;(九)立即停止党化教育,保障讲学自由及从事教育职业之自由;(十)促进中苏邦交,加强对美英及其他盟邦之联系,以期彻底合作。
    1945年12月20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在重庆韦家园坝召开了会员大会,沈钧儒主持会议。大会正式决定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改为“中国人民救国会”(简称“救国会”),通过了《中国人民救国会政治纲领》。其中指出,要遵循“民主主义的方针”,“彻底消弭内战,加强团结。在和平、统一、团结、民主的基础上,执行一切民主改革,建立独立、自由、平等、幸福的新中国”;经过政治协商会议,立刻结束国民党专政,成立临时性的民主联合政府,在经过联合政府所筹备普选的国民大会,制定宪法,成立正式的联合政府。
    1945-1946年间,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简称民联)、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民促)、九三学社先后宣告成立。这些党派在成立时都提出了自己的纲领和政治主张。民建在成立宣言中提出:“愿以纯洁平民的协力,不右倾,不左袒,替中国建立起来一个和平奋斗的典型。”民进在1946年1月召开的第二次会员大会上通过的《对时局的宣言》中指出,中国光明前途的途径“是消灭国外、国内一切束缚自由自主的势力”,在国内必须先实行民主然后实现统一,“统一而不以民主为前提,绝无法实现。”“内战的因素须用和平方法来消灭”。争取中国光明的前途最重要的是“加紧我们的步伐,集中我们的力量,争取民主,实现民主。”
    这些以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为主要社会基础的民主党派,在反对内战独裁、促进政协召开、维护政协路线的政治行动上,同中国共产党结成同盟,成为战后时局中非常重要的力量。

    二、走向和平民主的可能

    1945年8月,蒋介石三次电邀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赴重庆谈判。蒋介石一次比一次急地敦促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似乎急切地要同毛泽东共商和平民主大计,而其真实意图,一是蒋介石在当时不敢悍然发动内战;二是如果共产党不敢赴重庆谈判,就有理由说共产党缺乏和平的诚意;三是如果共产党赴重庆谈判,就可以诱使共产党交出军队和解放区,同时有一个缓冲的时间调兵遣将,部署内战。
    面对这种形势,8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同国民党进行谈判的问题。会议分析了形势,认为和平、民主、团结是全国人民的强烈愿望和利益所在。同国民党进行谈判,通过和平的途径实现中国社会的政治改革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同时,毛泽东也指出,蒋介石消灭共产党的方针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我们要学会在和平条件下进行斗争,准备走曲折的道路。会上确定了对国民党的方针,提出通过斗争,迫使国民党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人民的要求,实施一定的政治改革,以推进国内和平,建立联合政府。会议决定派周恩来先行赴渝,随后毛泽东再去谈判。
    8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的宣言,明确提出和平、民主、团结的口号,号召全国人民为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8月26日,中共中央向党内发出通知,说明了和平谈判的方针,准备在不伤害人民根本利益的原则下做出某些让步,同时要求全党不要因为谈判而放松对蒋介石集团的警惕和斗争。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在国民党代表张治中、美国驻中国大使赫尔利的陪同下飞赴重庆,受到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引起了国内外的强烈反响。成千上万的重庆市民走上街头,热烈欢迎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代表的到来。
    毛泽东抵渝后,同蒋介石有过几次面商。国民党政府派出王世杰、张群、张治中、邵力子同周恩来、王若飞进行具体谈判。
    谈判中争论最多的是解放区的军队和政权问题。在这两个问题上虽然中国共产党做了重大让步,并提出过几个方案,但由于国民党方面坚持“你交出军队,我给你民主”的方针,未能达成协议。尽管双方分歧很大,但经过43天的谈判,国共双方代表于10月10日签订了《政府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这次谈判确定了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和途径,即“必须共同努力,以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为基础,并在蒋主席领导之下,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彻底实行三民主义”;并以“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之途径”。二是确认国民党应“迅速结束训政,实施宪政,并应先采必要步骤,由国民党政府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邀集各党派代表及社会贤达协商国是,讨论和平建国方案及召开国民大会各项问题”。10月11日,毛泽东返回延安,周恩来、王若飞留在重庆继续同国民党政府代表商谈召开政协等问题。11月25日,周恩来返回延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