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追逐极光的北极狐

作者:□ 张雨荷 版面:第A4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8-04-13


    阿拉斯加的夜晚,静谧而曼妙,苍穹之中,蜿蜒着如丝绸般的光束,淡蓝、墨绿,微红的光束交织着,轻盈地划过夜空。极光笼罩下的冰原,像是铺了一层彩虹地毯,绚丽夺目。
    冰雪间发出轻微的震动,阿哲如梦初醒一般地刨开松软的冰雪,抖了抖落在身上的雪花,迈着细小的步伐从洞里走了出来,它怯生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变得焦急起来。
    “妈妈,你在哪里?”阿哲站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上喊着,“暴风雨已经过了,我们可以回家了。”阿哲记得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时候,妈妈让它躲起来,等暴风雨平息之后再回家,可是阿哲却在洞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妈妈和族群已经不见了踪影。阿哲动了动圆圆的耳朵,缓缓低下头去,用黑色的鼻尖触碰着雪地,像是在雪地里搜索着什么。“是族群的味道!”阿哲激动地摇了摇蓬松的尾巴,顺着气味一路狂奔,却不知怎么的又停了下来。
    “雪太大了,族群的味道都消失了。”阿哲失望地垂下头,这样下去它肯定回不了家。就在这时,一束蓝色的极光铺洒下来,落在阿哲雪白的头发上。“对了,妈妈说过,极光的尽头就是家的方向。”阿哲抬起一只脚,光线穿过它的指缝,在雪地里投射出绮丽的蓝。
    “谢谢你,告诉我回家的方向。”阿哲冲着极光微微露出笑脸,然后振作起来,朝着家所在方向一步步走去。
    阿哲在冰原上走了一天一夜,它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它,可它回头时却什么也没发现。“我应该是饿坏了,这都是幻觉。”阿哲一边想,一边艰难的前行。突然,它听到了猎枪的声音,阿哲还没来得及思考,就看见猎犬朝着它飞奔而来,嘴里还发出得意的叫声,只一会儿的功夫,三只猎犬便已将阿哲团团围住。其中一只背上有刀痕的猎犬,露出它尖利的牙齿,凶狠地盯着阿哲,喘着粗气说,“小狐狸,你跑不掉了,抓了你,我们就可以领赏了。”
    “猎犬先生,”阿哲一边躲闪,一边求饶,“求你们别抓我,我妈妈和族人还在家等着我呢!”
    “我才不管呢!”刀痕猎犬说完,猛地纵身一跃,将阿哲扑倒在地。其它猎犬则迅速跑过来,死死的按住阿哲,然后仰头发出抓住猎物的信号,等待着猎人的到来。
    阿哲在三只猎犬的身下苦苦的挣扎,渐渐地昏了过去。
    忽然,刀痕猎犬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猛地一下从阿哲身上弹开,重重地摔倒在雪地里。另外两只猎犬也被那股奇怪的力量摔倒在地。
    “它……它居然是……”刀痕猎犬哆嗦着,一步步地往后退。
    “大哥,它是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害怕起来!”一只猎犬踉跄的从雪地里爬起来,疑惑地问。
    “别问了,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我们将被永远逐出阿拉斯加冰原。”说着,刀痕猎犬带着它的兄弟,急匆匆地消失在了雪地里。

 

 

    “哎呀!头好疼!”阿哲挠了挠脑袋,“奇怪,那三只猎犬呢?”
    “被你赶走了呀!”冰原上发出轻微的声音,像是在回答阿哲的问题。
    “是谁?谁在回答我的问题?”阿哲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除了一望无际的冰原和头顶上淡蓝色的极光,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又是一阵轻声的笑声,“阿哲可真是超级大笨蛋。”
    “喂,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啊!”这一次,不管阿哲怎么发问,再也没有人回答。
    “真是的,又出现幻觉了。”阿哲安慰着自己,随即理了理凌乱的毛发,又开始出发。
    这已经是阿哲在冰原上度过的第三个夜晚了,每一夜,它都要抬头看看苍穹之中的极光,仿佛这极光给了它无限的力量,让它坚持着。只是,现在,阿哲又渴又饿,它在冰原上晃晃悠悠地走着,直到精疲力尽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个冰窟窿。阿哲高兴极了,一个劲的扑了过去,一不小心,掉进了冰窟窿。阿哲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它慢慢地闭上眼睛,等待着冰冷的海水将它淹没,“妈妈,难道我永远都见不到你了吗?”
    “都说了你是个超级大笨蛋。”阿哲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到了雪地里。当它睁开眼睛的时候,它发现救它的是一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北极狐,不同的是,它有着极光一样美丽的宝蓝色皮肤。
    阿哲盯着它宝蓝色的毛发,和宝蓝色的眼睛,发出了惊讶的叫声,“你是北极神狐!”
    北极神狐眨了眨眼睛,笑眯眯地对阿哲说,“你居然知道我是北极神狐?”
    “当然了,”阿哲激动地说,“族长说北极神狐拥有漂亮的宝蓝色毛发,聪明伶俐,骁勇善战,是冰原上最神秘的神灵,就像你这样。可是,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真是大笨蛋!”北极神狐敲了敲阿哲的脑袋,“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从你出生那一刻,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只是你太笨,从来都没有发现我而已。”
    “天呐,北极神狐居然是我的跟班!”阿哲撇过头去偷偷地笑,随即问道,“你能带我找到妈妈和族群吗?”
    “那有什么难的。”北极神狐点了点头,自信满满地说,“包在我身上。”

 

 

    “快!快!阿哲,快!”北极神狐带着阿哲在冰原上一路狂奔,“你看到了吗?那就是极光的尽头,那里就是你的家了!”
    阿哲猛然抬头,极光的尽头居然是浩渺的夜空,夜空之间还有许多星辰来回流转,真是太美丽了,而此时的阿哲,也闻到了族人的气息,它努力的奔跑着,终于找到了妈妈和族人。
    “妈妈!”阿哲兴奋地喊着,然后扑向妈妈。
    “阿哲,我还以为你永远都回不到我身边了,那场暴风雨实在是……”妈妈边说边擦拭着泪水。
    “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我还认识了一个朋友,它是北极神狐,它有宝蓝色的皮肤,它就在我身后……”阿哲转过身去,却发现北极神狐早已不见了踪影。
    族长摇摇脑袋,说道,“让阿哲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想它是累坏了。”因为族长知道,北极神狐不过是个传说,那个全身毛发呈现出宝蓝色的神灵,不过只是生活在冰原上的动物幻想出来的罢了。
    然而阿哲却相信,北极神狐真的存在过。
    直到十年后,阿哲成长为北极狐族群里面最勇敢的勇士,身上的毛发也由小时候的白色变成了宝蓝色。当它站在冰原最高处,仰望天边的极光时,它才恍然大悟,原来小时候遇到的北极神狐就是心中另外一个强大的自己,它就像信仰一样的扎根在阿哲的身体里,永远都不会离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