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今天,侗族大歌的正确打开方式是什么?

——对话侗族大歌研究专家吴定国、邓敏文(下)

作者: 版面:第c1版 制作:罗曼 时间:2018-01-12

   语言障碍或成侗族大歌发展局限

   本报记者:在之前的访谈中,两位专家谈到在侗民族音乐挖掘、整理和改编方面,许许多多的民族专家、研究学者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也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在两位看来,侗族音乐面临怎样的现状?未来的发展趋势怎样?两位觉得还有哪些遗憾?
    吴定国:贵州高原丰富的民族民间音乐文化资源,养育了一代又一代音乐人才。这里是歌舞的海洋,也是音乐家的摇篮。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贵州的音乐家们创作上运用侗族音乐民间音调,表现侗族风格,追求民族神韵的作法大致有三种:一种是原型引用。就是将民间曲调原封不动,一个音符不变地应用到作品中来。一般讲,这种“原型引用”的手法,其创作因素主要表现在作者根据内容的需要以及自己的审美意识、艺术趣味来对民间音乐进行鉴赏和选择的能力上,这里也是见仁见智,可窥其功夫深浅和功力高下的。一种是局部引用。就是不完全照搬民间曲调,只选用其中的某部分进行改编、扩充、发展或只撷取民间音乐中的某一因素作为动机,进行深加工处理,使之表达一个完整的乐意和更为丰富的思想感情。还有一种是不引用任何现成的民间曲调,而是在充分掌握、深入研究和“吃透”大量民族音乐的基础上,把它融会贯通,化为自身的“血液”,变成自己的音乐语言,并注入自己的激情与个性,创造出新的民族音调和新的音乐形象,表现新的时代生活与精神风貌。
    侗族大歌是相当优秀的民族文化,我们的各个领域的音乐人值得采集,但我们也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中国大多数音乐人并不擅长使用这些民族元素。还遗憾的是,我们侗族专家对音乐创作没有更加宽容的态度,老是以“像不像”而不是“好听不好听”来要求作品,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好听不好听,就被我们民族内部否定或者扼杀在摇篮之中。
     邓敏文:关于侗族音乐面临的现状及发展趋势问题我只想谈一点意见,那就是翻译问题。因为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侗族大歌终究会受到语言的障碍或局限而得不到更广泛的传播。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做了诸多实验工作,如将传统侗族大歌《大山真美》《美好时光》等经典作品翻译成汉语、英语、日语演出并受到听众的广泛欢迎。
    2014年我们带领“岩洞农民大歌队”到北京、东京等地进行跨国巡回演出。本人还亲自主持了几场试探性的商业演出,台下观众基本上都是国内外年轻的音乐爱好者。演出之前我提出这样一些问题:“你们当中有几人能用两种语言演唱同一首歌的?”举手者为数不多。我又问:“你们当中有几位能用三种语言演唱同一首歌的?”举手者几乎没有。我接着问:“你们当中有几位能用四种语言演唱同一首歌的?”所有观众面面相觑,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意思。这时我便面向观众大声地说:“那好,那就请听我们岩洞农民大歌队用多种语言演唱侗族大歌吧!”此时,台下数百人鸦雀无声!随后,我们的侗族农民歌手先用侗语演唱。唱毕我问:“你们听得懂吗?”大家摇头。还有人大声回答:“很好听,但不知唱什么内容。”我说:“那好,那就请我们的侗族农民歌手再用汉语演唱一遍。”唱毕,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大概大家都听出了一些味道。然后我接着问:“台下有外国朋友吗?请你们举手。”我说:“我们的侗族大歌是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我们的侗族大歌不应该仅仅唱给侗族人或中国人听,还要唱给全世界各民族人民听。下面,请欣赏我们的侗族农民歌手再用英语和日语演唱我们的侗族大歌”。唱毕,台下再次爆发出久经不息雷鸣般的掌声和尖叫声。这就是我们的“实验结果”!

 

 因势利导  发展“原生态”艺术


    本报记者:侗族大歌在取得这么多成绩和荣誉的背后,同样存在着一些制约它发展的因素。在我国经济浪潮汹涌澎湃的今天,远古山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思想发生了变化,“走出大山,走向城市”“跳农门”等思想意识的加深与强化导致传承人与传统艺术活动大量减少,面对这样的发展趋势,两位如何看待侗族大歌未来的保护与传承之路?
    吴定国:关于侗族大歌的保护和传承,我和邓敏文教授多次讨论,形成一致观点,我俩的具体意见是:一要藏歌于民。侗歌是侗族人民群众历经千年万代不断创造、不断继承、不断发展的结果,所以侗族人民群众才是这笔珍贵遗产的主人和真正继承人。没有侗族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我们的保护和传承工作只能是一句空话。
  二要载歌于节。随着社会生活日渐现代化和信息化,侗族青年男女们为了谋生,平时或忙着在校读书,或忙着外出打工,或忙着进城经商等等,唯有节日才能聚在一起载歌载舞,尽情欢乐。所以,各种节日是传承侗歌的最好时机。如春节、“三月三”、“四月八”、“六月六”、“七月半”、喊天节、吃新节、中秋节、冬节(侗年)等等,只要政府稍加引导,给予支持,鼓励民间组织各种各样的唱歌或赛歌活动,侗歌传承就可以长盛不衰。
  三要放歌于市。随着市场经济和商品社会日益深入侗乡,侗族人民耻于经商的传统观念迅速改变。所以我们要因势利导,将唱歌活动与谋生活动有机地结合起来,将精神文化与物质文化有机地结合起来,让那些爱唱歌、能唱歌的优秀歌师、优秀歌手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逐步得到提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侗歌产业化”的根本目的。侗歌要产业化,就要寻找市场。侗歌要寻找市场,就必须走出鼓楼,走上舞台,走出侗寨,走向城镇,走向国内外。为了适应更广、更大的国内外市场,侗歌就必须改变传统的演唱内容和演唱形式,这就是发展,唯有发展才能有新的生命和新的活力,才能在新时代里得到更好、更广地传承。
  我相信,侗族大歌从一千多年的过去走到今天,也必然会以更加崭新的精神面貌走向未来。

 凝心聚力  赓续民族文化

 

    本报记者:两位专家精辟的总结,言简意赅地道出保护与传承的道路方向。无论如何,侗族大歌作为侗族人民一笔丰富的精神财富,早已融入这个民族的血液。俗话说:“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在各方关注下,侗族大歌美好的发展前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畅想,不知两位对侗族大歌的明天有怎样的期许和展望?
    吴定国: 侗族大歌是侗族文化的集中体现,是民族精神的象征。这些年,侗族大歌提升了侗族的知名度与影响力,大歌体现出的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爱好和平、团结互助、乐观向上、和谐共处,以及集体意识、创造精神等都是侗族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保护侗族大歌,不仅仅是侗族文化发展的需要,是中国多民族文化繁荣发展的需要,也是保护人类共同的文化精华、保持世界文化的多样化和丰富性的需要。
    邓敏文:关于我对侗族大歌的明天有怎样的期许和展望?我完全赞同定国先生所表述的我们的几点共识。我只补充一句: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我们的侗族大歌一定会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完)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