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我的父亲

作者:潘江平 版面:第B4版 制作:吴春琴 时间:2018-01-12
    父亲,在我眼里是一个很有分量的词。他承载着的是责任与关爱,只是小时候的我不理解。儿时,并不理解自己的父亲,他给我的感觉除了凶就是严厉。我曾有过很多不好的习惯,比如会吃饭挑食,比如会早上爱睡懒觉、爱偷懒,还比如会做事爱拖延……父亲总要纠正到底,我不克制改掉就会挨揍。现在想来,我很感激我的父亲,父亲的爱和母亲在任何细微处体现对我的爱不同,父爱是一种对我一生整体大有作用的爱,他体现在宏观上。
    父亲是一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退伍军人,历尽过保家卫国的战火洗礼,因此他懂得纪律重要性,他也会抓我的生活一点一滴的习惯,他对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提出一大堆的规则。我曾也一度的反感,认为我是笼中龙“鸟”,毫无自由可言。如今,我渐渐明白了。当我把这一切都当作了习惯,那么我就是一个有良好作息的人,同时父亲的规则也让我使得避免和一些不该接触的人接触到,少走了很多弯路,想想他是那么的睿智。
    记得我以前到哪去都不长记性,从不“看路”记路,还自以为有道理。父亲为此向我发出记路名的命令,并说这是生活最基本的常识,走到哪都要看路记路,这也是对你自己负责。记得有一次在家乡的县城,有位陌生的路人向我求助,问我去哪哪该怎么走,我知道那个地方,但我没办法告诉他顺着哪条路到哪条路拐弯 ,我只说直走多久大概多久拐弯,把人家说的懵圈,我也懵了,我还是本地人吗,愧意顿生。这才发觉父亲的话是那么的在理。
    六年前,我大学顺利毕业踏入了社会的大熔炉,循着一贯以来的习惯,谨记父亲的教导,渐渐明了这是对么的明智。如今我做事逐渐成了有条理、靠谱;做人成了稳重、仔细。在单位里,也一如既往,努力工作。
    感谢感谢父亲的严厉教导!感谢您给我生命,教会我为人处世的真谛!爸爸,您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