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石子印象

作者:秦晓春 版面:第A4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7-10-12
    QQ上有一个朋友叫石子,是在QQ聊天室里认识。最先吸引我注意到他的就是这个名字。我一直以为,网络虽然虚拟和隐蔽,但网名仍然有一定的筛选性,每一个人的网名都或多或少反应了这个人的性格爱好品行之类。比如说石子,我觉得是很质朴的不张扬的一个名字。我首先点了他:“请问,你这块石子是女娃补天的七彩石呢还是一块顽石呢?”他很快就回我:“你就理解为铺路石吧。”这是我们的开场白。第一次还聊了些什么呢?好像知道了他喜欢写作,在网站上有博客。我进去看了一下,确实不错,散文、杂文、诗歌等等,内容很丰富。于是,我们加了对方。
    随着时间渐渐推移,知道了他更多的情况:原来是一个老师,后来从政,在一个镇上作领导。说老实话,我这人是一向很怯于和当官的打交道,一方面,我觉得自己教好书就行,没别的野心,犯不着和当官的近乎;另一方面,我一直认为政治是这个世界最肮脏的东西(我记得这句话应该是出自某个伟人之口)。在我的理解中,政客(原谅我用了这样一个带贬义色彩的词语)的形象就是脑满肠肥、油头肥脑的,肚子里填满了民脂民膏。而石子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偏激的看法。
    石子的工作是很忙碌和紧张的。有时在网上碰见了,他多半不会搭理我。后来他解释说:他的QQ一直都挂着的,但是,通常情况下都是在忙,有时甚至不在办公室里。他很亲民,可能是因为出身农民的关系。我曾在报纸上看过有关他的采访,还有一张照片,内容是——正在很亲切地(一不小心就用了新闻词语)和当地村民交谈。
    我觉得他的形象与其说是当官的(他说自己是公务员,这倒是一个很中性的称呼),不如说是书生更恰当。他儿子读高三了,从年龄推断,他应该是四十几岁的年龄,很多人到了这个年纪,差不多是已经放弃学习和进修了。他却不是,他本来是中师学历,在他们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想跳出农门,最直接的途径就是考师范生,可以免交学费。后来,他自考了汉语言文学的专科和本科。我总以为,其实,第一学历不关紧要,要紧的是他是否会继续学习,真正的学习,增长知识,提升能力。我们总是很看重第一学历,终身学习在以前几乎都没有提过,现在虽然有提法,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可以量化的,以上面的继续学习考核登记表来衡量,一种形式主义的东西,这完全是背离了学习的宗旨。这是我很佩服他的地方。
    我对他心生敬意的还有一点。尽管他每天公务繁忙,中国的基层干部是最累的,琐事很多,还有一些突发事件要处理。在这样的生活紧张之中,他仍然坚持读书,写作。他是读书不辍,笔耕不辍。我所知道的很多人在这个年纪,或者比他年轻很多的人,业余时间大部分是在电视、酒宴或者麻将桌前度过。有人说过:一个人是否有所成就,取决于他的业余时间的利用。诚然。人生的理想,总有些人在放弃,有些人在坚持。石子是后者。
    石子在一些网站里有几个博客,经常贴一些文章上去。他还经常有作品在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他曾寄给我一些有他作品的杂志,都是很有水平的。我觉得,在高中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是诗人,因为他们对生活充满了激情和梦想。而石子,在人生过午时节,他仍能写诗,那么,他心地里一定有一块单纯之地。在人生变得很沉重的时候,他却在诗意地生活。可能是诗人,因为他们对生活充满了激情和梦想。聊得久了,得知石子这个昵称,还有深意。他说,他家乡的村子叫石安村,石子,石安村的儿子。从这点看,石子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
    前不久的全国书展,他告诉我说他有一篇书评获了“读新书”活动征文二等奖。那篇书评他是在去年国庆关在家里写的。因为有一个比较长的假期,他就去书店买了新书,读后写了那篇书评,一不小心就得了一个二等奖。他还经常给我推荐一些他觉得好的书。
    他说,他现在坚持书写,把感动的人和事记下来,等到某一天他有空了,写一部小说,但愿他能实现。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