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蝴蝶谷

作者:扁担兄弟 版面:第A4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7-10-12

第四十三章


 

    小然从调查组回来后,心里松了一口气,总算过了一关,不是说自己没有问题,是说自己与调查组接触以后,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吓人。调查组的人也是人,他们也不是洪水猛兽,并不是一味的高压恐吓,按照询问的内容行使法定的调查程序。可小然自己在单位上能够明显感觉到,自从他被调查组叫去以后,有些人看他的眼光都有些与平常不同,好像就是犯了错误一样,特别是遇见别的部门的领导,那都是像避温神,生怕惹到自己身上。小然自己也想得通,这种特殊背景下,任何人被调查组叫去,那都预示着风险,这种风险谁也不知道何时贴在了自己身上,大家都尽量不去提及与垮桥事件有关的人和事,见面也就是点点头。好在自己的几个熟人倒不计较,也大着胆子问他被询问的一些细节,有没有刑讯逼供啊?有没有抽筋扇耳光?因为外面传言调查组就是那样做的,凡是进了调查组都有可能受到那样的待遇。小然毫不夸张地把自己进调查组的所见所闻反反复复告诉了她们,问得最细的是他老婆袁小牧,小牧害怕自己的老公遭遇不测,自然也就十分关心细节的问题,从办公室当秘书的记录到当办公室副主任的审查记录都有许多值得吸取的经验和教训,现在的工作更应该注意些什么?
    桥垮塌案件并没有结束,随着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城乡建委主任、副主任、质检站长、质检员等人员被带走协助调查,整个县城都人人自危,特别是机关的人和领导干部更是害怕。
    一个周都没有多少事,也没有领导召集开会,小然本想找袁野好好地聊聊,可袁野说她事情比较多,等她忙过后再找他,小然有点不满意,可也不好发作,自己能够说什么呢?也不知怎么搞的,他回想起来,唐悦还对他真不错,她虽然冒冒失失地跑到单位上,但这种冒失昭示着对他的关心,非常非常的关心,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关心他,事后想到来真是挺感动的,好几天没见面了,给她打个电话约好见面。
    小然也没多少心思做事,办公室愣坐了一阵,一个人往酒店去了,他觉得这段时间要做事也很困难,领导不开会,大家还真有点不习惯,只不过想做事也难,人们都只能各顾各,顾得了自己都不错了。
    咚、咚、咚,房间响起三声均匀的敲门声。
    小然心里高兴死了,他没有想到唐悦来得这么快,真是有情人相见比什么都让人高兴,几天的阴霾之气一扫而光。
    小小的打开房门一条缝,生怕有别的人看见似的,一把拉住唐悦拽进房间,啪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垮桥的事并没有了结,随着十多位领导被带走,有的被宣布双规,随后被逮捕,有的虽没有被关起来,但免职的不少。时间一长,生活渐渐归复了平静,小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还是当他的房管局长,只不过当得不是那样惬意了,杨县长被调到另外一个县当县长,并且是恢溜溜地离开的。桥垮了,毁掉了多少条生命,杨县长虽说那段时间在党校学习,但不能说一点责任没有,平调也算是最大的关照。小然的老领导调走,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自己依靠自己了。
    袁总的烂尾楼盘完全盘活了,他想搞一个庆典仪式,但又害怕邀请不了几个领导,到时候冷冷清清的不好收场,他又让袁野找林局长商讨这个庆典仪式究竟该怎么办?
    林局长,我们袁总说找你有事,可他人到广州了,我过去找你行吗?
    你下午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其实小然上午没多少事,他是想吊吊袁野的味口,不想这么快就答应她。
    一下午,小然在办公室看了几次表,都没有等到袁野,实际上时间还早着啦,是他自己心急,盼着袁野赶快来到,好多天都没见了。自从小然真正地帮过袁野,她的态度还是有明显的改变,不像有段时间冷冰冰的那样对他。
办公室的门响起敲门声,是袁野来了,一定是。
    打开房门,门前站着袁野,高挑的身材,圆润的脸庞,特别有神的动人的眼睛,可以说现在的袁野比以前更有吸引力,显得更加成熟有魅力得多,怪不得让与她有过几年夫妻生活的小然念念不忘她。
    坐吧,袁主任。袁野已经是袁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林局长,袁总已经跟你讲过了,我过来想讨论一下庆典仪式的事。
    那是你们公司的事,找我有什么办法呢?
    你当官愣几年了,晓得你有办法,不然袁总怎么会让我来找你啦?
    要看你们公司想搞什么规模?想请些什么领导?
    这里有一个方案,请你看一看。
    小然接过袁野手中的庆典方案,没有急于打开看,示意她喝口水再说。
    他们两个人悄悄的离开办公室,分开到那个叫竹叶轩的地方去吃饭。
    两人分别走进竹叶轩,选择一个最清静的房间坐下来。点了几个清淡的菜,就坐下来等着吃饭,话也明显少得多。他们也不知道该谈些什么,谈什么话题更适合他们?
    吃了几口闷菜,双方都望着。
    还是小然打破沉闷:那个事情办好了吗?
    什么事?
    烂尾楼盘的事,袁总应该给你重重奖励吧。
    哦,有那么一回事,你不是问过我吗?
    有奖励就好,袁总还算是讲信用的。
    他不讲信用行吗?他还在你手里捏着,可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我有自己的原则。
    小然本想挑起这个话题让袁野有点感恩之心,让她对自己有所感动,没想到她几句话就把小然的口封了,让他不好意思再提这件事。本来小然是自觉自愿做的,确实也不好意思再提。
    饭菜没吃几口,小然提出来喝点红酒,袁野是好酒量,当然这一点小然自己十分清楚,只是这让他不自觉地想起当年两个人刚到县城的时候,在路边随便吃什么东西,都要一瓶香槟,你一口我一口,似醉非醉地回到那租住的小屋内,屋子小得只容得下两个人,充满了温馨的气息。小然想起这些有点脸红,觉得这酒喝起来有点意思,他主动地与袁野碰杯,一小杯接一小杯,他想借酒放纵自己。
    袁野当然知道小然想借酒力回忆那过去的事情,考验她如何面对?凭借着她的酒力,脑袋清醒得很,她得回避这个问题,不能让小然的阴谋诡计得逞,凭着酒力再挡回去。
    林局长,你喝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我没醉,袁野,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苦心呢?
    回去吧,小牧还在家里等你。
    小然听见袁野提起小牧的名字,找到了他的软肋,他不好意思再提旧事,只好作罢。
    小然想导演的一场戏不得不收场了,两个人喝了点闷酒就散了,但袁野想谈的事情也没谈成。
(未完待续)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