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天上宫阙不再

——祭林略

作者:石宏思 版面:第C2版 制作:龙鲲浩 时间:2017-05-19

    我永远忘不了09年11月6日这一天,那是故乡林略遭受灾难的日子。
    那天凌晨两点多钟,我从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伸手抓起电话,那边传来母亲带着哭腔的叫喊:“着火啦,着火啦,咱村着火啦,快叫人来救火啊……”
    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同晴天打霹雳,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仔细一听,电话那边的母亲还在哭叫。消息准确无误,我打了一个冷颤,对母亲说:“注意安全,我们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当我连夜坐车赶到故乡林略时,大火已吞噬了大半个村庄,漫天的火海染红了整个天空。跳下汽车,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可怜的村人们凄惨地哭叫着跑来跑去,搬东西的,找亲人的,灭火的,整个忙乱一片。火海里禽畜被烧发出惨烈的叫声,混杂着大火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彻云霄,一幅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景象呈现眼前……
恍惚过后,我撒开两条腿冲向火场,加入到灭火队伍当中。
    当天边泛着鱼肚白时,大火被完全扑灭,但村庄已被洗劫一空,眼前是一片断瓦残垣的凄惨……
    林略,天上的宫阙。不知是哪个朋友曾经这样描述过林略,我想,这样的描述太确切不过了。火灾发生前林略的美确实堪比天上宫阙。
    林略村坐落在大塘坳群山中的一个半坡上,几百座吊脚木楼密集连片,远远望去,只见一排排整齐的屋顶,黑压压的一片。那些吊脚木楼沿着山势由低到高,一直铺排到山顶。在连片整齐木楼之间,六七座鼓楼鹤立鸡群,日夜守护着村寨。村子的前面是层层的梯田,梯田由上而下一直延伸到山脚的深谷。林略,一个侗寨田园风光保护完美的寨子。
    秋高气爽的夜晚,密集的灯火像繁星点点闪烁在山腰上,在深蓝的天空下,林略整个寨子犹如一座天上的宫阙。这样完美的一幅人文景象,只可惜没有人申报把它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可悲啊,一场大火,天上宫阙消逝人间!
    戏台,一个文化象征的符号,它是民间戏剧文化积淀和传播的地方。在侗族地区,村村寨寨都有戏台,但历经千年历史沧海巨变的老戏台却不多,林略的老戏台算是一个。
千年戏台,世人都这样尊称林略的那座老戏台。林略戏台真否有千年历史?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去对它进行考究,仅“千年”这一字眼就足以让我们领略到它的历史积淀与厚重。
    林略戏台建造在寨子中央,是一座与鼓楼结合在一起的建筑。建筑物前部分为戏台,后部分为鼓楼。鼓楼层层而上呈宝塔状,戏台和鼓楼的瓦檐上彩绘或雕塑着山水、花卉、龙凤、飞鸟和古装人物,云腾雾绕,五彩缤纷。戏台造形之独特,形式之优美,堪称侗族地区木结构建筑艺术珍品。
    据村人说,千年戏台是本村著名木匠吴公包同所设计建造。那时,为建造这座鼓楼吴公包同师徒日夜操劳,当鼓楼建成时吴公包同却积劳成疾永远离开了人世。吴公包同的丰功伟业连同千年戏台成为世人永远传颂的佳话。
    小时候,坐在台下看戏和围在鼓楼火堂边听老人讲古的乐趣至今仍历历在目,只可惜那样的日子一去不返反。
    一场大火,千年戏台永远消逝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我不知道以何种方式来悼念它!
    风景树,在侗寨里往往带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它和鼓楼都是村寨的守护神。
    林略村头有一棵上百年老樟树,它枝繁叶茂,像一把巨大的雨伞,为整个村寨遮风挡雨。村人把这棵老樟树当作神树,过年过节时都要到这棵树下烧上几柱香,乞求神灵保护村寨平平安安,人们健康长寿。传说几次发大水时都是这棵老樟树保护了村寨,要不民房早被大水冲到山脚下的深谷,村人遭受灾难。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我母亲总是带我到那棵老樟树下去祭拜。烧过香,拜过树,我的身体就好了。我想,这不算是什么迷信,这是村人的一种信仰,是村人精神世界的一种寄托,有了这种寄托,人就会有安全感,身心就会健康起来。
    这场灾难,这棵神树被大火烧伤了大半个身体,但至今它依然傲立在村头,俯视着整个寨子。我祝愿它早日康复,保护好我那苦难中的村人。
一条青石板路,犹如一首优美的诗歌。
    林略的那条青石板路,从西向东横穿过悠长悠长的村巷,少说也有上千米。多少个岁月的流逝,那条青石板路上不知留下了多少双世人的脚印,储藏了多少个美妙的故事。儿时赤着脚片跑过青石板路那劈啪劈啪响彻村巷的余音,至今仍回荡在耳边。
    现在,我只能站在废墟当中拾起那儿时的梦想。但愿村人在重建家园的过程中,重新修好那条长长的青石板路。
   林略,天上的宫阙永远不再!让我眼含泪水,跪拜在土地上,悼念大火中遇难的亲人和故土,祈祷一座新的天上宫阙早日建成!

 

同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