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蝴蝶谷

作者: 版面:第B4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7-05-19

第十七章


    小然在办公室的时间也难熬,本来空余时间不多,剩余时间也很少去想袁野,不是不想,而是自己的调动没有着落,考试也没有确定具体的时间,熬得他晚上睡不好安稳觉,即使偶尔想起她那撩人的身子时,也只是身体上的某一部位起了一定的作用,没有更多的闲暇。
    终于,小然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时间确定,但报名的人也还真不少,办公室只招一个人,来报名的有教师、医生,还有其他行业的,总共有四十多个。小然面对着这么多的竞争对手,心里也觉得有点悬,比例这么小,自己得与这四十多人竞争,谁又有把握呢?
    办公室的领导专门找小然谈了话,要他回去好好准备一段时间,多复习一会儿,一定要考好,必须体现出县委办公室工作过的人员水平,千万不能有一点马虎,不然别人要笑话我们办公室的。
    小然知道办公室领导的意思,那就是自己不单单是为自己考,而是为县委办公室这样的单位名誉而考,必须要考好,考出县委办公室的声誉。小然想了很久,是回家复习呢,还是到其他地方去?
    正在这个时候,袁野到县城来给学校领资料,两个人谈到复习的问题时,袁野.建议到花坝的蝴蝶谷去,那里风景秀丽,有利于小然的复习。
    小然抱着袁野,抚摸着她的手,那也是他正寂寞无奈的时候,袁野的到来,给了小然生活的激情。两个人当即收拾好东西,奔花坝草原而去。
    汽车上,小然和袁野手扣着手,捂着热烘烘的,偶尔还轻轻的掏一掏对方的手心窝子,痒痒的却不敢笑出声来,只是抿着嘴对视着对方,那是一种心的交流,忘却了生活中的烦烦恼恼。就这样,在车子里摇摇晃晃,不管它从何而来、到何而去,那就是无忧的生活。
    可小然不能这样想,也不能这样做,他面临的人生最大机遇摆在面前,车子里的亲亲我我是人生历程中最小的插曲。袁野从心里倒向往着那种不争不夺的生活,与小然安静地呆在一起,她觉得能够找到小然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孩子,若能够终生厢守在一起,真的不管荣华富贵,她都是能够接受的。可她也知道,正因为小然才华横溢,她想把他拴在自己身边,作为自己的私人财产,也许真的是做不到的。小然对他和袁野的事,没有过多的去考虑过,因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也没觉得不合适,多数时间还是有激情的,没有其他的想法,至少没有想过分手的事。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了,小然和袁野背着东西,来到中心校袁野的宿舍,与熟悉的老师打过招呼,两个人就分头做自己的事。袁野忙碌做饭,又把前几天踩的野蘑菇,专门留着给小然的拿出来,熬一锅鲜活的汤。小然打开包里的书复习起来,装模作样的争取一切时间把考试的科目复习一遍。
    小然静静地坐在狭小的写字台前,抱着公文与写作、政治经济学等几本书,翻过去覆过来,时间长了也就疲惫和厌烦了,没有长久的兴趣支撑,只有那遥遥的不确定但又很诱惑的前途在支持着他。
    晚餐很简单很有特殊的味道,一钵鲜嫩嫩的蘑菇汤,一碗翠绿色的蔬菜,两个人分坐在两边,正面对着喝上一碗新鲜的汤,夹上几棵绿色的蔬菜,吃得有趣有味。
    处于青春期的小然和袁野饭后只小坐复习了一会儿,小然一伸手揽住袁野的小蛮腰,拉过来抱在一块儿,袁野更是热情似火,嘴巴贴过来一下子盖在小然的嘴巴上,手忙脚乱的扯掉手中的书,轻车熟路的就呼啦在床上去了。
    第二天,小然独自往花坝草原去了。
    去花坝草原,还得经过小然曾经任教的花坝小学,这是一段不长的路。小然背包里的复习资料不算重,可来到花坝小学,曾经熟悉的小操场,曾经熟悉的旗杆,曾经熟悉的宿舍,那里有他的情感和少年时代的依恋,站在小学校的门口,小然真的感慨万分,离开小学已经四年多了,从来到花坝小学起,他根本没有想过很快就能离开,以为要在这儿呆很长时间,自己家庭又没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熟人,没想到的是一次考试改变了命运,呆了半年时间就调到了中心校,一个小学毕业班,一届初中毕业生,因偶然的机会就借用到县委办公室,虽然还没有正式调动,只要自己努力,应该是希望大大的。
    小然很快就来到了花坝草原,还是绿茸茸的一片,即使草原有点起伏,那也是小得像一个土山堡,这样有点凹凸不平的草原还真有意思,一眼望去就是满满的绿色,其它的什么也看不见,远远的在草原的边缘才能看见一些树木,沿着这片草原往里走,那里面就是蝴蝶谷。
    看到蝴蝶谷,一踏进来,眼前的风光还是那般秀丽,高大的树木之间绕着一些藤萝,绿色的藤萝上飞舞着各种颜色的蝴蝶,白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红白相间的蝴蝶真是数不清,它们一会儿停在藤萝绿色的叶子上,一会儿又翩翩飞舞在树木之间,总之,各种各样的蝴蝶飞的、停的交错在一起,整个蝴蝶谷都是灵动的风景。蝴蝶谷的空气负氧离子丰富,站在或者躺在谷里的任何一个地方,精气神都是充足的。小然找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地方躺下来,拿出复习资料,一阵子风飒飒地吹过来,脑子里装满了简报、通知等应用文体的知识,并且很快就记了下来,还有其他的剩余价值理论等等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下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复习效率得以大大提高,使得复习起来忘我所以,全然没有任何东西干扰小然的复习,就连那飞舞的蝴蝶都把翅膀扇动的声音降得低低,生怕影响了小然的专心。忘我的境地之中,太阳升起在树林之上,一缕缕阳光射进树林,稀疏的阳光和稀疏的树叶之间,那交错的是一种心境。
    忘乎所以的小然没有看见袁野已经来到蝴蝶谷,他朗诵的诗也感染了袁野。
    啪、啪的声音响起来,小然猛回头,看见提着篮子的袁野,那一定是午饭了。
    哦,还真是饿了。
    复习效果怎么样?蝴蝶谷这么好的风景。
    记得很清楚,也很牢,在这里复习还真是好。
    小然坐下来,慢慢吞吞地吃着袁野送来的午餐,心里回忆着每次来蝴蝶谷的经历,那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
    小然揽住袁野,这样的风景让人心旌荡漾,他一手慢慢伸进袁野的胸膛,想提住那活蹦乱跳的兔子,袁野自己也是波浪起伏,但她坚决地制止小然的手。
    这里是圣地,不能动。
    哦,每次来草原,都说这里很神圣。
    是啊,真的是神圣的地方。
    小然很不情愿地收回自己的手,专心地看着蝴蝶谷的风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