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天使之翼

作者:何君林 何东山 版面:第B4版 制作:高小明 时间:2017-05-19

第六章  争分夺秒


    很多时候,人们认为生小孩很辛苦,但并不可怕。每次听了这话,长寿区医院产科主任孟晓蓉只能不置可否地笑笑。她实在不知道该如回应。
    一次朋友聚会,有人见孟晓蓉满脸疲惫且心神不宁的样子,就说:“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别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你不过就是个产科大夫,也就是早些年间的接生婆,能有那么累那么让人揪心吗?人家生小孩,你只管接生,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孟晓蓉想摇头叹气,还想告诉别人,生产和接生听上去似乎很简单,而且也是一件充满快乐和幸福的事情,因为生产和接生意味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但这只是听上去的美好,事实的本来面目却并非如此,快乐和幸福有时也伴随着凶险,甚至会要人的命。但她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们不是产科大夫,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只不过凭自己想象而已。
    是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孕妇生产背后其实暗流涌动。
    这天上午,正在院部办事的孟晓蓉,突然接到科室来的电话:“有个产妇从下面的镇卫生院转诊入院,情况十分危急,因剖宫产术后子宫收缩乏力导致产后大出血、失血性休克、极重度贫血,到院时已发生DIC,生命危在旦夕。”
    病情就是命令,接完电话,孟晓蓉急速赶回产科,组织开展抢救工作。她指挥产科危重病人急救小组立即启动,并快速果断地制定出缜密的抢救方案。为抢救生命,控制出血源,在经家属同意后,当机立断决定为其实施“子宫全切术”。
    整个抢救过程,医务科、妇产科、麻醉手术室、急救重症部、血库等科室通力合作,一路绿灯开放,为抢救提供最充分的有利条件。在医院血源紧张的情况下,血库紧急联系涪陵区和市中心血库采调悬浮红细胞及冷沉淀,术中共输入悬浮红细胞3400ml、血浆1000ml。
    经过4个多小时的努力抢救,产妇的生命体征趋于平稳,各种生化指标逐渐转为正常,医务人员终于将危重产妇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术后,产妇不仅脱离了生命危险,且无重要脏器损害,生命体征正常,并最终康复出院。
    事后,院领导特别表扬说:“这次产后出血、DIC、失血性休克的病人抢救成功,得益于妇产科及相关科室医务人员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精湛的医术,你们用爱和责任谱写了又一曲救死扶伤的赞歌。”当时,孟晓蓉只是和旁边的医生相视一笑。她眼前其实浮面出的是另一个画面,在病房,经抢救脱离危险的产妇拉着她的手说:“医生啊!是你救了我的命啊!你就是我的恩人,也是我们全家的恩人!要不是你们把我抢救过来,我那刚出生的孩子没妈了呀!”
    虽然每次病人说的感激话都大同小异,但孟晓蓉从不感到厌烦,且每次都很感动,很欣慰。用她的话说,医生面对病人,就像学生面对考官,病人的感激如同考官的肯定,总是令人欣慰和高兴。
    通常,欣慰和高兴总是短暂的,转眼她又投入到新的救治中。
    这天傍晚,产科接诊了一名39岁,已行两次剖宫产,本次怀孕未行正规产检的高龄孕妇。入院时该孕妇已临产,医护人员积极术前准备后行急诊剖宫产。术中探查,符合凶险性前置胎盘的表现。如立即转诊,途中可能发生致命性的大出血而危及母儿生命安全。但医院又无急诊介入手术条件,怎么办?
    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孟晓蓉立即与孕妇及家属沟通,建议先行剖宫产术,再行全子宫切除术。患方签字同意后在输血科、麻醉科共同协作下,由孟晓蓉和副主任夏红梅共同完成手术。术后,产妇无严重并发症发生,新生儿也很健康。
    现在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推行,疤痕子宫再次妊娠者增多,凶险性前置胎盘的发生率也相继增加,常导致难治性产后出血,严重威胁母儿安全。提高凶险性前置胎盘诊治水平,无疑是产科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及严重并发症发生的重要前提。此次孟晓蓉果断施治,成功抢救凶险性前置胎盘产妇,标志着医院产科诊疗及处理危急重症水平更上一层台阶。
    其实,在看似风平浪静的长寿区医院,时时刻刻都在上演争分夺秒的抢救大戏。尤其在医院急救重症部,抢救病人如同家常便饭。有人开玩笑说,在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中间,神情紧张的多半是急救重症部的人。他们的神经总是绷着的,一个个随时准备着冲锋陷阵,与急症重症厮杀。
    时间是4月末,春天已接近尾声,夏天正渐行渐近。这天,急救重症部突然变得喧嚣起来,一群人闹哄哄送来一名腹部刀刺伤病人。首诊医师准确判断出病人有腹腔大出血伴失血性休克,立即启动危重病人救治应急预案、开通绿色通道,病人在来院10分钟内被直接送入手术室行抢救性手术。
    医务科在接到汇报后,迅速组织肝胆外科、普外科、麻醉科、手术室全力抢救。由于患者不但有严重的胃穿通伤、肝脏损伤还有危及生命的下腔静脉贯通伤(长约4厘米),术中在快速扩容、双静脉通道加压输血、升压药支持的情况下,收缩压还一度低至30mmHg左右。关键时刻,在重医附一院血管外科任为教授会诊指导下,医院肝胆外多名专家齐心协力,成功修补了下腔静脉的裂口(长约4厘米),止住了大出血,挽回了生命。病人术后在重症监护室接受加强治疗,由于预防措施充分,没有出现大量失血后容易发生的DIC、多器官功能障碍等继发损害。
    病人康复出院时对身边的家人说:“我真不敢想象当时进院的情景,要是医生没有急时抢救,也许我已经不再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看到一辆救护车鸣叫着警报开进了医院。他想,应该是又一个急症或重症病人被送进了医院。

(报告文学连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