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刊号:CN52-0004 邮发代号:65-16 主管单位: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民族报社 新闻热线:0851-86817231 邮箱:gzmzbszb@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民族地区的环保“攻坚战”

作者:□ 本报记者 罗元涛 版面:第A3版 制作:王瑶 时间:2017-05-19

 

 

印江自治县环保监测站工作人员对印江河水进行监测    左禹华/摄

 

 

 

    天柱县凤鸣村群众自筹资金2800余元购买鱼苗在生态河里投放  金可文/摄

 

 

    近日,省环保督察组向媒体披露,截至5月17日上午12点,我省累计收到中央督察组转办二十一批案件共计2306件,重点案件284件,一般案件2022件。其中贵阳市1263件、遵义市327件、六盘水市137件、安顺市53件、毕节市149件、铜仁市98件、黔东南州79件、黔南州90件、黔西南州52件、贵安新区12件、仁怀市20件、威宁自治县26件。这些案件主要涉及水污染664件、大气污染561件、土壤类4件、生态破坏200件、重金属污染10件、垃圾污染279件、噪声污染727件、油烟污染236件、扬尘污染206件、其他396件。
    目前,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累计转办的2306件群众投诉问题已办结1220件。其中贵阳市742件,遵义市138件,安顺市25件,六盘水市54件,毕节市50件,黔东南州42件,黔南州66件,黔西南州23件,铜仁市58件,贵安新区5件,仁怀市8件,威宁自治县9件;正在查办1086件。
    连日来,省环保督察组每天都会向媒体披露相关环保案件的办理进度。自4月26日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贵州省工作动员会结束后,民族地区积极部署迎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取得突出成效。

 

 

重拳整治水环境

 

    前不久,黔西南州州民意调查中心向册亨县反映者楼河道出现污水(黑水)。册亨县委书记邓启鹏、县长张茂亲自带队,组织有关单位负责同志立即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处理,责成该县住建局牵头开展整改工作。此次整改,册亨县要求相关部门及各乡镇(街道)要举一反三,深刻汲取经验教训,立即对辖区内的生活垃圾再次进行全面清理和排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整改,防止类似污染再次发生。
    距离威宁自治县县城14公里,流域面积97.35平方公里,集雨区72.27平方公里的杨湾桥水库,是威宁自治县城区人民的“大水缸”。过去,这口“大水缸”受到了污染。目前,威宁自治县正在紧密锣鼓地实施杨湾桥水库恢复增效工程和杨湾桥饮用水源地水污染防治工程。
    近年来,在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过程中,由于治污设施建设相对滞后等原因,一些地方水环境污染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乌江等河流部分指标超标,少数饮用水源水体出现富营养化状况。
    今年4月,全面建立了以省委书记、省长任总河长的“河长制”,在全省八大流域及一、二级支流和县城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全面推行。5月,建立了省领导包干负责9个市(州)中心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地问题整改制度,确保在今年年底前全面完成9个市(州)中心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源地问题整改工作。同时,对十大污染源治理和十大行业治污减排全面达标排放均制定了专门的方案,实行领导包干负责制。
    在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省领导专程到乌江调研指导水环境保护治理、到黔东南调研饮用水源环境保护工作。各市(州)、县(市、区)主要领导也把保护和治理水环境作为重点任务,纷纷到实地检查督导。
    据了解,我省在饮用水源地问题整改方面,目前已初步筹措中心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问题整改资金9.09亿元,关停农家乐、洗车场、加工点等123家,关闭畜禽养殖场85家,搬迁保护区内居民1445户,搬迁警犬训练基地1个,建立隔离围网62.3公里,建成生活污水处理厂5个,完成绿化2000亩。
    省环保督察组公布的投诉案件显示,涉水污染案件居各类投诉案件之首。通过边督边改,我省包括水污染在内的一大批环保突出问题得到解决,广大群众环保获得感明显增强,对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工作给予点赞。

 

经济发展拒绝污染
   
    除了水污染案件以外,排在第二的是大气污染案件。
    磷化工产业在黔南州乃至整个贵州,占较大的经济比重,但也面临大气污染问题。今年3月份,省环保厅公布2017年环境保护的十大污染源治理清单,黔南州福泉马场坪片区瓮福集团及川恒公司等磷肥废水污染源治理工程便是其中之一。
    “近年来,黔南坚持‘生态黔南·拒绝污染’,持续加大对两个流域的污染整治和环境监管,实施了瓮福集团发财洞1-3期整治工程、川恒公司龙井湾整治工程、瓮安河流域环境综合整治攻坚行动、推进企业清洁生产和产业整合升级等举措,下大力整治水体和大气污染,消化磷石膏等工业固体废弃物,流域水质明显好转,各项污染物浓度大幅度下降。”省委常委、时任黔南州委书记龙长春近日在瓮福片区磷化工污染整治工作专题会上说。
    龙长春表示,瓮福片区磷化工污染整治是一项艰巨复杂的政治工程、民心工程和系统工程,时间紧、任务重,群众关心、社会关注,必须加强领导、密切配合、明确责任、凝心聚力、狠抓落实,加强督察、严肃问责,确保有序有力有效如期完成整治任务,让瓮福片区早日重现净水蓝天,向中央、省委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答卷,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同样,今年以来,印江自治县对噪音污染、电解锰企业渣库、垃圾填埋场渗漏液排放隐患等环保问题“亮剑”。
    “养生印江,拒绝污染!”印江自治县县委书记田艳说:“要坚持问题导向,牢牢把握环境治理主动权,对存在的突出问题和潜在隐患高度重视,及时彻底整改整治,全力为人民群众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
    截至到5月5日,涉及印江自治县29个整改问题已完成13个,整改率44.83%。

 

 州委书记调研环保督察

 

    在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贵州省工作动员会结束之后,民族地区高度重视,党政一把手部署区域内环保督察工作。连日来,黔南、黔东南、黔西南三个自治州委书记亲自带队,深入基层调研。
    龙长春在都匀市开展环保督导调研强调,要整合政策、系统谋划、综合治理,严格问责,压实责任,层层传导压力,理出责任清单,进一步落实责任,加强督察、检查和整改,确保各项工作到位、措施到位、整改成效到位,建立健全常态长效机制,以问题整改促环境质量全面提升。
    黔东南州委书记黄秋斌率队到凯里市开展环保督察调研中要求,要高度重视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意见,压紧压实责任,以较真促认真,以碰硬求过硬,扎实抓好问题整改,做到问题不查清不放过、整改不到位不放过、群众不满意不放过。要切实加强对环保督察反馈意见整改工作的组织领导,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从严传导压力、从严督察考核、从严监管执法、从严问责追究,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良好整改局面。各级各部门要高度重视环保督察所反映出的问题,结合实际,逐一建立台账,集中力量进行整改,将环境保护工作抓细、抓实、抓出成效。要积极做好正面舆论引导,多形式、多渠道组织开展生态文明建设宣传教育活动,动员全民共同参与生态文明建设。
    在黔西南州,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在贵州的工作启动以来,该州立即成立黔西南州迎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指挥中心。
    目前,各项工作高效运转,反馈问题交办、信息报送、宣传报道、舆情引导、责任追究、整改督办等工作有力有序推进。
    “做好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方式要灵活,方法要管用。要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以群众的愿望为出发点,通过恳谈、共商等形式,让企业和群众充分沟通、相互理解,共同推动环保难点热点问题的解决;要紧盯责任环节,建立责任链条,让相关部门既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又形成督办合力;要以民意调查为前置,在民调中心设立环保窗口,长期受理老百姓对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民意诉求;要发挥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的宣传引导作用,让各级干部和人民群众树立良好的环境保护意识;要建立环保督察长效机制,每年在统一的时段,集中火力督办环保问题。”黔西南州委书记张政说。

 

加大环保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力度

 

    不作为、慢作为要被问责,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也要被倒查追究,民族地区落实环保领域监督制度。
    5月2日,镇远县4名干部因在生态环保问题上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被约谈。原来,镇远县接到中央环保督察组转办件,有群众反映和平村道路两旁噪音扰民,投诉城建、公安、环保部门之间存在推诿现象。针对“城建、公安、环保部门之间存在推诿”问题,镇远县在查清事实后,由镇远县纪委书记对镇远县住建局分管副局长、镇远县公安局主要负责人、镇远县环保局时任主要负责人、分管副局长等4名领导干部进行了示警谈话,被约谈同志态度良好,表示立即整改。
    据了解,为抓好交办案件查处整改工作,切实做到立转立查立改、边督边改,镇远县成立了环境整治组,整合县纪委、县委县政府督查室、县市政局、县住建局等部门力量,采取每天一督查、每天一汇报的形式,加大督查考核力度,以责任推动工作落实,对工作不力、整治效果不明显的,将进行通报批评,并列入年终目标绩效考核。
    为了加大环保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力度。黔南州纪委召开有关会议,要求全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切实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立足“监督的再监督”“检查的再检查”,坚持上下联动、条块结合,紧盯环保领域违规违纪问题,挺纪在前、严查快办,较真碰硬、严肃问责,实现问责一人、警醒一片,形成强力震慑。
    黔南州采取严格履职尽责,为环保督察提供坚强纪律保障。坚持挺纪在前,加大对环保监管不力问题的追责力度。发挥问责“利器”作用,严肃处理对环保工作领导不力的党政干部。把贯彻执行新颁布的《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作为在环保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实践,针对环保工作领导不力,造成严重损失、产生恶劣影响,对环保工作不负责、不担当,监督乏力,该发现的问题没有发现,发现问题不报告不处置、不整改不问责,造成严重后果等问题,着力加大问责力度,从严执纪,形成震慑,倒逼环保责任落实。

同版文章: